第372页(1/2)

加入书签

  好看的让人发狂,让我苏瞳嫉妒的要死。

  我沉默(zhaishuyuancc)的勾了勾唇,再没力气去说第二句话,颤着双手,有些笨拙的捧过竹筐,顾不得自己满身素色的锦衣华缎,亦顾不得眼前这个着了普通白布软袍的男子曾经是怎样的九五之尊。

  只是这样的一瞬间,我们都找到了真正的我们。

  一个可以试图放纵又开心的笑着看着我,一个,终于可以笑出了眼泪。

  我抱着筐,仍然有些发傻,一边盯着里边垂死挣扎的已经快要失去呼吸的鱼儿,一边有些僵硬的又有些缓缓的站起身。

  直到那个男人亦缓缓起身,再次将斗笠带在头上,一边在下巴下边系着带子,一边以温柔的眼神(shubaoinfo)瞟着我。

  那一刻,我终于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竹筐瞬间从自己怀里跌落,里边的鱼儿顺着滑溜的岸边扑通一声跌回水里,捡回了一条命,拼命的游了开。

  我却将自己整个人投进眼前的一片怀抱,用尽了一声的力量,毫不勇敢的,甚至像个孩子一样大声大力的哭出了声音。

  “司炀——”

  我听见了自己重重的鼻音,听见了自己对这个男人一生的依恋。

  我亦听见了他在我耳边温柔的轻叹,幽幽的说了句:“瞳儿的晚饭没有了。”

  然后,我便被一双结实的手臂紧紧抱住,紧紧的。

  第432章:尾声5—唯一的债(4)文/

  纳兰静语红|袖|言|情|小|说

  那之后,我被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牵着,越过了马车,我亦以着诸多理由将随行的小厮唤走。

  我们像是两个初初恋爱的毛头小子和小丫头一样,小心的手牵着手,漫步在充满了过往充满了笑与泪的梨花林里。

  直到路过那座衣冠冢旁边,我本是停下了脚步,用着寻问的眼光扫向了凌司炀的侧脸。

  而他,却仿佛没有看见一样,轻轻揽住我的肩膀,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的回到了那座唯一升着炊烟的小屋。

  今里边的摆设依然如初,但明显都是新的,甚至是经由他的手,一点一点,照着过去的记忆做出来的木桌木椅木chuáng,甚至在两张距离甚远的chuáng之间,屋子的正中间,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