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页(1/2)

加入书签

  缓缓转眸,目光顺着对面不远处的悬崖处,看向上方高高悬挂的半圆之月。

  许久,久到十三以为凌司炀不会回答,却在十三准备再煮些热茶来暖身子时,刚一伸过手去捧起已经空了的茶壶,却听见凌司炀微微启口。

  不由的,收回手,看向凌司炀让人有些看不清的神(shubaoinfo)色。

  捐“三岁的时候,喝下第一碗子母蛊,是朕这一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输给了恐惧。”

  “拓跋玉灵所不知道的是,那一夜,朕静坐在曾经的坤雪殿的角落里,一动不动的沉默(zhaishuyuancc)了一整晚,连朕都忘记了,那时候自己才三岁而己,三岁……”凌司炀淡淡的笑了笑。

  “她亦不知道,朕五岁那一年亲手推着司烨入了安明河时,心里便已经彻底的明白一切逃不出她的算计。”

  秋“于是朕不管是七岁时偷看着你的出生,还是未来的十几年二十几年里,无时不刻的不在与着那个自己的亲生母亲去斗,在明知道她的算计之下,顺其道,逆其心。”

  “可终究朕也并不真的如所有人所想的那般仁慈。”

  “朕不杀这些该杀之人,终究也仅仅是为的自己,不想bi自己做不愿做的事情罢了。”

  “亲手沾着至亲之人的血,那种连自己都厌恶自己的日子,朕曾经走过。凌氏皇宗几十皇子,终究也是死在朕的手下,朕厌了,烦了,实在是不想再杀,是不想,而非不能。”

  凌司炀转过眼眸,看向十三眼里有着流光闪烁,不由得浅笑。

  “可还记得,很多年前,你蹲在角落里眼睁睁看着三皇子与太子被朕亲手割断喉咙?你藏在桌缘下被吓的不敢哭出声来,朕便当做没有发现你的存在,可是那时,十三你是亲眼见过我凌司炀的残酷,又怎能真的相信,在苏瞳口中的我的仁慈?”

  十三沉默(zhaishuyuancc)了。

  他或许此生都忘不了当初政变时苏瞳对自己厉声喊出的话,更也忘不了凌司炀被箭穿透了身子时那悠然的仿佛解脱的浅笑。

  但他也更是忘记不了,曾经亲眼看着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在凌司炀的手下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

  忘不了自己八岁那一年,看着那个一身白衣的帝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