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页(1/2)

加入书签

  凌司炀缓缓转回头,淡淡的凝视身前荷花满池,倏而笑的有些迷(xinbanzhu)离又无奈。

  浅叹着,以手撑住竹椅悠悠的起身,乌黑的长发瞬时服贴的垂落于身后,飘逸的白色软袍因其主人的愈加消瘦而显得宽大了些许,在风中轻轻拂动。

  “她这是在向我示威么?”他忽尔笑着,转过眼看向莫痕恭敬的却紧蹙着眉的神(shubaoinfo)色:“怎么?看不下去了?”

  莫痕轻叹,抬眸看进凌司炀温润浅笑的眼里:“属下,确实有些看不下去了!陛下何苦如此折磨自己,又何苦明明焦虑却偏偏要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如此伤身又伤心,对陛下的身体实在更是大大的不好!”

  凌司炀淡笑,抬手揉了揉眉心,似是有些苦恼:“莫痕,说过多少次了,别再叫陛下……”

  “现在依然是景帝在位之年,睿王并未继位,主人依然是我耀都皇朝的天子,陛下心里明白,这样拖着并不是办法。”

  “天子……”凌司炀陡然笑的轻浅,目光迷(xinbanzhu)离的看向天际,淡淡的开口,声音缓缓:“若凌司炀真的是个孽种,或许一切便也就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是否,我活的太过复杂,也真的太过疲惫了……”

  “陛下,如果无画他们此行可以找寻到能让陛下继续活下去的药方或者奇人,陛下想要怎么做?是回宫?将近年一直不够安定的边境镇住,还是果真如此的隐姓埋名làng迹天涯?”

  凌司炀陡然转眼,温浅的神(shubaoinfo)色里染了几分幽暗:“你何时学会擅自替我做主了?”

  莫痕蹙眉:“属下只是不忍看着陛下又将自己放到绝路!既然陛下自己不愿再去寻找生机,属下只好代劳。”

  凌司炀不语,淡淡看了看莫痕,落落失笑,缓步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却也便只能淡淡的笑着,久久未语,直到笑的满面萧然,徜然的垂下手,再也笑不出来的缓步离去。

  “陛下要去哪里?”

  “药铺。”

  *

  入夜,苏瞳的房间被她自己祸害的暂时无法再继续住下去,一群伙计只好将她安排到客房里暂时安歇,却是一整天苏瞳都昏迷(x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