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页(1/2)

加入书签

  外边传来小楠谨的疑问和小白大声的绘声绘色的形容,还有十三有些担心的目光。

  苏瞳顾不得许多,将房门关好。

  转回身扯开凌司炀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撕开,扔至地上,又连忙用布巾沾着温水替他擦拭身体,虽然他身上那些三年前的箭伤确实已经愈合了,但是路过那些不该还存在的淡淡泛白的痕迹时,苏瞳却还是本能的怕弄痛他一样小心的轻拭。

  直到她吩咐外间等候的药铺伙计拿来人参,连忙切成片,小心的掰开凌司炀的口将之放在他嘴里含着,又忙以银针刺xué让他有疼痛感不至于在昏睡时没有神(shubaoinfo)智,又仔细探了一下他的脉向,隐约察觉出了什么,却不确定。

  只能小心的将凌司炀刚刚吐出来的血收集了一点点,放进玉盒里。

  又写了一味虚名补血的药方jiāo给伙计让他快去熬一碗过来,之后便是一直以自己的手搓着凌司炀微凉的手,时不时检查他全身的经脉和白晰的皮肤上隐约能看得出来的血管和筋脉的颜色。

  须臾后。

  “怎么会这样……”苏瞳忽然无力的坐在chuáng边,双目愣然的看着沉睡的男子。

  手轻轻爬到他的手上,渐渐收紧,渐渐握住。

  没多久,房门被人敲响,是十三的声音:“伙计将药熬好送来了,我让他回去休息,我,方便现在进去么?”

  苏瞳连忙抬起双手擦了擦眼睛下边的两行清泪,又吸了吸鼻子,努力扯开一抹微笑:“进来吧,十三。”

  房门被推开,十三走进,将药碗递给苏瞳,苏瞳努力的笑着接过,道了声谢谢。

  “他怎么样?为什么会这么虚弱?”十三轻问。

  苏瞳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笑意,勉qiáng扯了扯唇:“……可、可能是三年前箭伤太重,留下的病根未完全治好,所以内脏有伤,才会这样。”

  十三定定的看着苏瞳明显是在说谎让他放心的神(shubaoinfo)色,没点破她,转眼看了看安静的睡着的男人:“他会好么?什么时候回宫,我也好昭告天下,我们耀都皇朝的陛下真的没有死,他回来了。”

  苏瞳没说话,勉qiáng的安静的笑了笑,隐去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