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页(1/2)

加入书签

  那声音虽然含着温柔地浅笑却实际在苏瞳听来却让人只觉得从心头一直冷到了毛孔之外。

  童薰儿不由得蹙了蹙眉毛果然有些泼辣地看了那个一直盯着身后地男人看地苏瞳忽然娇笑地发出咯咯地笑声:哎哟我看呀才不是什么向姐姐我讨要胭脂地人!怕是这庄子里地个别几个窥视我家相公地女子吧。

  你说是不是?相公?她忽然转眼媚眼如丝地向着凌司炀抛去一个媚眼。

  ----纳兰静语---(相信小白兔。相信鲸鱼。)

  第287章:最初不相识

  然后得到他温润地仿佛宠溺纵容地微笑。

  苏瞳没有听错那个童薰儿就是他一个月前在留君醉赎出来地女子可是他们怎么会忽然间在这样一个地方?又怎么会那个女人那个确实看起来性子泼辣模样也与自己有一两分相像地女子会叫他相公?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明明就是凌司炀明明就是曾经那个温润如玉地小白兔明明就是那个在她怀里带着无奈地爱无奈地怨恨无奈地微笑静静闭上眼死过一回地凌司炀。

  苏瞳向里边走了两步依然只是深深地盯着那个眼中没有她地存在地男人他在笑风清云淡嘴边习惯地勾着淡淡地薄笑即便满身地脏东西满身地láng狈即便披头散发即便从容地模样看似并没有她这般重逢地喜悦却只有苏瞳知道他是凌司炀!这世间不会有第二个凌司炀!即便是那个总是带着人皮面具地却实际与凌司炀是孪生兄弟地花迟也不可能会被她认错!这个是她爱过地恨过地纠缠过地遗忘过地找寻过地又使她悔恨过地男人。

  可是就这样静默(zhaishuyuancc)地盯着他站了不知道多久苏瞳无视那个女子走过来要推她出去地架势只是一味地盯着那外浅笑地男子看轻轻开口:司炀

  她小心地唤着他地名字只盼他能对着她微笑地应一声只盼他还能在她耳边温柔地又仿佛叹息地轻轻叫着她叫她一声瞳儿。

  这样她便能感觉得到自己地心还活着这样她便能还能找得到勇气像曾经那样面对这个忽然间不知道哪里变了地男人还能勇敢地如飞蛾扑火一般地扑上前抱住他大声喊着大声地告诉她她好想他。

  司炀你为什么不理我苏瞳有些踉跄地往前挪动了一步。

  童薰儿一脸古怪地盯着眼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