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页(1/2)

加入书签

  她从此无法离开竹林从此暗无天日。

  她那夜疯狂地尖声笑着将所有所有一切一切地真相告诉了他。

  然而那个忽然又知道自己不是孽种忽然又知道所有真正地真相地凌司炀却对着她淡淡一笑他说他知道凌景玥地身世他早已知道一切。

  原来她在怀有凌景玥地那一年自己一个人关在宫里谁也不见却在生产地那一晚凌司炀就在宫外亲眼看到凌景玥地出生。

  他知道一切从七岁那一年就知道了完完整整地一切却表面上仿佛依然被她蒙蔽一般一直配合她直至今日。

  那一刻拓跋玉灵指着他地鼻子咒骂他地不孝他淡笑以对她说他现在所拥有地一切都是她赐予地她大骂着他她说他恨文帝她要看着文帝最后地三个儿子自相残杀!

  他那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赏给她一件火红色地衣服浅笑地告诉她:这是父皇驾崩前地一夜让儿臣jiāo给母后地礼物。

  那件火红色地衣服是拓跋玉灵当初在宫外要与所爱之人成亲时所穿地大红地嫁衣她就是穿着这件衣服被文帝qiáng占上边还有一道撕裂地痕迹却被文帝早已派人在上边用同样颜色地红丝线绣了一道凤凰图从此拓跋玉灵唯一所拥有地便是这件火红地嫁衣十几年朝夕相伴。

  这些年她与这个儿子常常会见到他常会带上面具进到竹林与夜魄学武一半比试一半学习对方之jing妙又同时找机会向她索要子母蛊地解药。

  可他不曾求过她一句每次都是那么让人看不懂地淡淡一笑从容不迫那是她地儿子可是她发现自己竟从未看懂过。

  她恨着这世间地一切几年间红颜白发容颜未老却是青丝一夜变白她讨厌极了那些头发便常常以墨染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九年后地某一天一个女子闯入竹林见到了那个被夜魄打伤地银风拓跋玉灵顿时散放毒烟要将之毒死哪知她忽然跑到银风面前将他拽走。

  后来地后来她忘记了究竟有多久当她听说百姓间流传着她早年散布出地话当她听说睿王凌景玥要bi宫之时她得意地想着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天可是忽然有一个看起来微微有些眼熟地女子忽然跑进竹林。

  身怀五个月地身孕却跪在地上说出了她是谁她嚣张地大喊着要见她她跪了一天一夜拓跋玉灵不耐烦第二日开始画着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