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页(1/2)

加入书签

  陡然间发现那个灵惜双眼只是一直盯着凌景玥看那双眼里明明是带着千帆尽过般遥望而不可及的感情顿时眯起眼。

  也对毕竟也才是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即便被训练多年但在睿王府藏身五年之久日久生情爱上了这个王爷却又不得背叛主人直至今日却根本就一点也不怕死。

  仿佛死才是最后的解脱。

  莫痕了然于心淡淡看了一眼对面的莫霖忽然用眼神(shubaoinfo)示意他过去。

  莫霖点头走向躺在地上的灵惜莫痕转眼继续对凌景玥开口:睿王殿下年少气盛陛下虽病危于榻却仁慈非常陛下口喻若睿王殿下诚心悔过他自会念在亲生兄弟的情份上饶殿下一命。

  亲生兄弟?十三顿时嗤笑:莫痕大人如此聪明之人怎会有一天也会做这自欺欺人之事既是亲生兄弟不如让凌司炀本王的皇兄亲自站出来是否亲生本王倒是想听听他亲口辩解。

  没错刀都已经放在脖子上了怎么凌司炀现在倒是做起了缩头乌gui派你们这些狗奴才出来应付难不成他趁此机会收拾包袱私逃了?那这游戏可就大大的无趣了

  一袭火红身影倏然从远处飞身而室落至殿门前邪佞一笑悠哉的步入大殿瞟了一眼地上的huáng衣女子便不以为意的挑眉站在十三身后笑得张狂邪肆。

  花迟?莫痕顿时眯起眼缓缓走上前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花迟那双眼里满满的杀意和肆nuè的冷笑不由气定神(shubaoinfo)闲地微笑以对:看来陛下算的果然不错

  哦?说来听听。花迟不以为然的挑眉邪笑。

  -

  ---纳兰静语---

  (今天会有五更这是第一更。)

  第245章:究竟谁是棋子

  腾议殿里一片喧哗。

  乾司殿里此时却是一片宁静的可怕。

  直至莫钧快步走入内殿穿过檀香缭绕的片片金帐一看见仿佛清闲的斜卧软榻gān净的手指轻轻持着一颗莹润的黑子落于面前一片杂乱无章的棋盘之上。

  瞬间本是杂乱无章的棋局变成了一分为二的势均力等的战局在莫钧走进来时唇边瞬时悄然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再又落下一子这才慢吞吞的看了一眼静默(zhaishuyuancc)的站在前边的莫钧。

  这些人向来习惯查言观色本是想进来相告外边的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