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页(1/2)

加入书签

  苏瞳懒得去迎接,却还是乖乖的任由环佩叮当给她换上衣服,走出去,一gān宫女跪了下去,唱道:恭迎陛下。

  苏瞳却是淡淡的看着一身白衣的小白兔,未跪,更未随着一起唱和。她知道在宫中生存之道就是顺从,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否则死于非命的就是自己。

  但是好歹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来人,她不曾跪天不曾跪地不曾跪过养父,何况眼前这位今日将祸嫁到了她的身上,她要如何笑脸以对,或者,或者是她的戏演的不够纯熟吧。

  “都退下。”凌司炀面上含着一丝温柔的浅笑,似乎未对苏瞳的不敬有任何的不满,走上前,修长的手指轻轻覆住苏瞳随便上了些药却没有包扎的手,声音缓缓,带着一丝凉意。

  “是……”

  直到宫女太监等人都退了下去,喏大的宫殿里只剩下两人,苏瞳才嗖然将手抽了回去:“陛下今日好兴致,竟然想到会来这里走走。”

  “朕怎么,仿佛觉得这话里有着一丝酸味儿?”凌司炀故意笑着挑起眉,不顾她的挣扎,伸臂轻轻环住她的腰身搂着她一起走进内室。

  苏瞳懒得理他,转开眼与他走,虽然想挣脱开并不是难事,但是她暂时还有话要问他,先保持这样的状态也好。

  凌司炀的到来也不知究竟算是为了什么,只是两人走回内室后,他便轻轻的按着她让她坐到软榻上,袖口滑落出一支宝石蓝色的瓷瓶,他从中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后轻轻洒在苏瞳的手背上。

  苏瞳沉默(zhaishuyuancc)的看着这一幕,视线依旧(fqxs)冰冷:“皇帝陛下,想必你今日的到来并不是只是为了替臣妾上药来的吧?既然你明知道惠妃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怎么不提前过来警告臣妾一声,现在过来放马后pào,你不觉得自己的戏演的很烂么?”

  凌司炀旦笑不语,替她上好了药,然后轻轻扯出些白布替她将手上的伤口缠好:“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落雪算是第二次受伤了吧。”他笑着。

  苏瞳皱眉,可疑的看了一眼他的眼神(shubaoinfo),那双眼里平静无波,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一切的纷争都与他无关,他是最无辜的。

  惠妃的事情对苏瞳其实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