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页(1/2)

加入书签

  陛下娘娘她莫霖嘴快的开口不解的问了一声随即便收到莫痕的一记冷眼。

  无妨。将视线从苏瞳的身上收了回来凌司炀转身眼底的浅笑越加幽深:去通传上官大人进宫。

  待莫霖点头转身牵过宫外准备好的马奔向上官府时莫痕不着痕迹的又淡淡看了一眼凌司炀脸上未变的表情。

  按照一般情况下来说凌司炀在发怒(shubaojie)的时候才会如此平静平静的可怕。

  那是bào风雨来袭前的预兆——

  第236章:原来你也会心疼

  苏瞳没想到自己再次回到这些熟悉又似乎陌生的地方时竟然会这么平静。

  平静到当环佩一边激动的哭着一边替她沐浴净身时嘴边一直嘟囔着还以为这辈子也见不到她了的那些动情的话时她竟也没什么感觉。

  乾司殿里的浴池与坤雪殿里的没什么太大差距不过是坤雪殿里白玉砌岸而这里在四角有着栩栩如生的金龙温软香滑的水顺着金龙大张的嘴里缓缓滴出整个世界净的只有淡淡的水流声。

  直到沐浴后又换了身衣服那些她曾经穿过的珍贵的锦服长锻那些丝滑的罗裙一袭素色薄锦加身淡淡的凤形纹路沿着衣摆直连在前襟。

  苏瞳一直未再说过半句话环佩扶着她坐在铜镜前梳头泛着淡香的桃木梳子在发间轻轻穿梭苏瞳闭上眼无欲无求的表情在环佩看起来只觉得心疼。

  娘娘不管您离宫后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情既然陛下会出宫亲自接娘娘回来就代表陛下对娘娘真的很好这后宫里的女人有几个能像娘娘您这般被陛下如此珍视您为何要这样对自己呢

  说时环佩小心的又看了一眼镜子里苏瞳脸颊上淡淡的血痕没敢多问见她不理自己便只好继续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的梳着她及地的长发。

  一袭淡淡檀香飘然而至听不到有人走进来的声音当忽然有人接过环佩手上的梳子时环佩才惊愕的就要跪下去。

  凌司炀淡淡虚扶了一下用眼神(shubaoinfo)示意她出去环佩咬了咬唇不安的看了一眼依然闭着双眼静坐在铜镜前的苏瞳恭敬的小心的做了个万福礼转身悄然离去。

  有人依然在替自己梳发苏瞳微微睁开眼看向镜子里倒映出的两道身影。

  只见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