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页(1/2)

加入书签

  该死的花迟非要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跑来把这些晴天霹雳的事情告诉她一个正常的人本来就接受不了这么多的事何况她现在身体虚弱而且绝对不能受刺激他分明就是想bi死她。

  苏瞳仰起头难受的紧咬着牙关不小心咬到了嘴唇十三怕她太过用力而咬伤自己忙将手塞到她嘴边让她去咬苏瞳本能的一口咬住肚子疼的蜷缩起双腿无助的急喘。

  直到大夫赶了过来叫花迟和十三一同点住她腿上的xué道然后急忙给她灌下宁神(shubaoinfo)的药汤又匆匆的用羊皮袋装上温度适中的热水贴至她腹部尽量平息她体内因激动而乱蹿的血液直到苏瞳无力的闭上眼十三紧抱着她安静却也同样虚软下去的身子转眼看向静立在一旁面色难看的花迟和满头是汗的大夫。

  她怎么样?

  这姑娘身体本来就虚弱调养了这么久胎盘才刚刚稳定绝对不能受刺激!你们以后注意些若不想她和腹中的孩子一命呜呼就千万不要用任何话去刺激她!这一次暂时保住了下一次难免还是会滑胎!大夫也同样面色不太好的看了一眼花迟和十三:我看这姑娘还是应该找个安静的住处静心调养否则早晚都会出事。

  十三不语愈加搂紧怀里的人直到大夫唠叨完转身出去拿药一直静立在一旁的花迟忽然走至chuáng边淡淡看了一眼正被十三轻轻放置平躺下去的苏瞳。

  会受刺激就代表她并不是不在乎。

  十三一听顿时转过眼声若寒霜:本王警告过你少来打她的主意!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应该是散布到耀都的所有百姓耳里而不是她!

  花迟冷笑:早一天晚一天她早晚都一样会知道逃避不是聪明的女人应该做的事。

  十三顿时拧眉:我不需要她去选择也不需要她知道所谓的真相就算我真的是谋权篡位就算天下所有百姓都误会我我知道她不会!

  可她腹中的孩子是凌司炀的血浓于水你就那么确定她不会出卖你?花迟眯起眼。

  十三笑了笑抬手轻轻抚向苏瞳冰凉柔软的脸颊眼中是浓浓的爱恋:她不会出卖任何人。

  呵呵王爷你是否太相信这个女人了。花迟嗤笑。

  十三挑眉募然转过脸:这样至少也比花兄你二十年来不曾相信过任何一个人的日子要舒服许多本王说的可是有错?

  被戳到痛处花迟面色骤冷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