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页(1/2)

加入书签

  但苏瞳身体现在很虚十三特地叫人赶制了一条新的白狐裘让她穿着。

  又喝了一口药却总觉得仿佛有谁在想她似的耳朵发热还总想打喷嚏不由得抬起手揉了揉鼻子面无表情的脸因为旁边渐渐靠近的人而终于带上一层异样。

  一阵浓烈的酒香飘来伴随着仿佛有些耳熟的奚落声。

  啧啧看看看看这是谁蜷缩的坐在那里可怜兮兮的喝着药双眼无神(shubaoinfo)这王府的秘院里何时多了这么一具行尸走。

  刺眼的大红色身影缓缓靠近似乎是算准了灵惜何时去前边忙而趁空过来奚落于她。

  苏瞳惊愕于花迟的出现看了他一会儿才微微缓过神(shubaoinfo)仿佛不以为意的几乎喝药。

  看着她忍着那药的苦涩却仿佛没有知觉一般一口一口往嘴里灌的模样花迟冷眯起眼危险的一步一步靠近。

  皇后娘娘该不会是不认识花某了吧?她这漠视的态度还真是伤到他堂堂花迟的心了呢。

  苏瞳继续漠视直到他在眼前两米开外停下脚步时才放下已空的药碗抬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花迟眯起眼。

  这女人眼神(shubaoinfo)明亮清澈眼底寂静无波虽漠视一切虽装聋做哑仿佛逃避什么却仍然带着那么一股属于她的傲然倔qiáng。

  心底赞叹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以前就注意过曾经是一心想要利用这个女人的关系让他能达到一些顺理成章目的甚至曾经不惜将身上的灵药也给她治伤很难得如此安静的时候看见这平时嚣张的可以的女人静静坐在这里。

  苏瞳向来知道花迟不简单也确实因为他的出现而惊讶。

  -

  ---鲸鱼---

  (我无聊而己我进来闲转转)

  第230章:被告知凌司炀的身世

  苏瞳向来知道花迟不简单也确实因为他的出现而惊讶。

  可她现在心如止水再惊人的事情对她来说恐怕也没什么不一样只当是看见了一个见过的朋友勉qiáng的勾了勾唇。

  得了吧笑的这么难看。花迟嗤笑了一声撩起火红的衣摆坐到她对面的石椅上邪肆的目光几乎张狂的扫视着她苍白的脸又瞟了一眼她脸颊旁的几道血痕不由得斜勾起嘴角:丑死了!

  苏瞳不以为意的淡淡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