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页(1/2)

加入书签

  凌司炀是个天使,却长着一双黑色的翅膀,一切的yin谋、一些的秘密、一切他想压制住的东西,都被他那双黑色的翅膀遮住,有人想要靠近,他就会毫不留情的拍死那个人,血花四溅,他却可以品尝着那些腥红的血,转眼笑的无邪而又婉转迷(xinbanzhu)人。

  有多少时间里,她真的希望他只是银风。

  忽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可悲,一次一次跌倒,一次一次没有记似的又爬了起来走回了原来的路。

  苏瞳忽然苦笑,握紧上边的石块,咬着牙继续向上攀爬。

  好像是爬的有一个多时辰了吧,阳光将崖壁上覆着的一层溜滑的冰面照耀的化开了些,她爬的愈加顺利,离地面怎么也有几十米了。

  小腹上传来的阵痛一次一次折磨她的神(shubaoinfo)经,苏瞳忽然停顿了一下,吃力的喘息,闭上眼整个身子贴合在冰凉的崖壁之上,久久不肯再去哭一次的眼里蔓延出汹涌的泪水。

  “不能哭,不许哭!”吸了吸鼻子,苏瞳忽然努力的扯了扯嘴角:“有什么可哭的,你是谁?你是苏瞳!连肚子里的孩子都可以狠心的不去管的冷血无心的苏瞳,你有什么资格去哭!你没有资格!”

  一幕幕回忆在脑子里盘旋,眼前划过木阳城外血光漫天时那个飞身而来将自己抱住的身影。

  眼前划过那个故意流里流气的抱着自己猛啃还在她耳边不害臊的唤着娘子的男人,眼前划过那个在崖底紧抱住她的男人,眼前划过那个在行宫东宫里捏着她的下巴硬是给她吃下什么子母蛊的男人。

  她那时蒙蔽了眼,她没太去多想,可是久而久之,她才发现身体里根本没有任何的异样,她知道他根本就没给她喂毒药,也知道他在扮做银风时常常在她耳边说的原谅他是什么意思。

  可是要怎么原谅?

  “呵呵…”苏瞳忽然笑出了声,颊边滑过湿润的液体,吸了吸鼻子,什么也不再想,又一次抬起手紧紧抓住一块石头。

  手心里已经疼到麻木,小腹的痛楚紧揪着她全部的神(shubaoinfo)经。

  苏瞳咬唇,深吸一口气,又向上蹬了一脚,却因为腹部的抽痛而浑身一僵,仿佛不是一般的痛。

  “天!”苏瞳低下头,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