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页(1/2)

加入书签

  看着那个依然从容不迫长身玉立的身影花迟邪冷一笑目光淡淡扫过那边的小木屋忽然开启的房门不由挑眉望去看到脸色苍白的苏瞳一脸孤疑的将视线投向他这边的方向不由挑眉:我也想知道那个被你伤害至深的女人会站在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孽种身边还是会背叛你转而投向凌景玥那个真正的帝王的怀抱?

  第212章:第一次害怕

  我也想知道那个被你伤害至深的女人会站在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孽种身边还是会背叛你转而投向凌景玥那个真正的帝王的怀抱?

  话音刚落花迟瞬间对着正不解的远远看着他的苏瞳邪佞般投去一笑转而绯红身影如火熄一般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凌司炀微微转首看向木门前微微打开一道门fèng双目漠然的看着他的女子。

  他们的距离很远花迟的话苏瞳自然是没有听到只是苏瞳不明白的是花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凌司炀此时忽然转过身来看向她的神(shubaoinfo)色里的那第一次仿佛不确定一般的迟疑是什么。

  见他向这边走苏瞳握着门框声若寒冰:别过来。

  凌司炀脚步顿住忽尔勾唇淡淡一笑:朕第一次害怕失败

  苏瞳拧眉未去理会儿他话中的含义倏然再次将房门关上。

  隔绝了目光隔绝了情肠。

  *

  第二日晌午苏瞳静坐在房间里喝着药汤。

  而大敞的房门外却是一群仿佛正在围观她的梨花谷中的百姓。

  木屋外的大批侍卫已经撤走了却仍是留下了几个在门前守着不让外人靠近。就比如现在苏瞳旁若无人的喝着汤药因为她还没想死她也没必要因为那么一个满口谎言满手血腥的披着人皮的魔鬼去死。

  至于腹中的孩子

  苏瞳一手放下碗一手轻轻抚上小腹抬眸看向门外围观的人仿佛窃窃私语的模样。

  “我昨天听李伯说,苏姑娘家的那个带面具的相公不见了,然后就忽然整个人病倒了呢!”

  “是啊,那个姓银的小伙子一向对苏姑娘体贴,怎么在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忽然就失踪了呢!”

  “我看啊,肯定是有蹊跷!你们不知道吗?我家那老不死的说,这些忽然出现在咱们谷里的陌生人,好像是耀都皇朝的侍卫呢!有上千人,现在都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