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1/2)

加入书签

  小白兔在报复!

  他绝对是在报复她!!!!

  苏瞳非常非常费劲儿的从chuáng。上转过身下了chuáng,一步一步的在身上那些纱布的限制下艰难的挪到了一面铜镜面前。

  当看到里边那个脑袋上边还系了一个白色蝴蝶结的自己时,苏瞳泪流满面。

  “怎么,伤成这样了还能自己跑下chuáng?”身后传来温和的声音,淡淡的谈吐带着一丝仿佛戏谑的味道。

  苏瞳瞬间一蹦一蹦的转过身,狠狠的瞪向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小白兔:“gān吗要把我包成这样啊?”

  “骨头伤到了,自然要包成这样限制你乱动,免得骨头错位,到时候更痛。”凌司炀继续笑得一脸无邪,一步一步走向她。

  苏瞳警戒的向后退了一步,被包成了两只球的手没有一点自由,只能转过眼搜寻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之前穿过的衣服。

  也就是说,她的荷包也不见了!

  “你……你想做什么?”苏瞳谨慎的后退,手不能拿东西,脚不能跑。

  第一次,她这辈子第一次遇到这么窘迫的境地,什么都无可发挥,仿佛是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落雪似乎很怕朕?”凌司炀笑得倾城倾国,走到她面前,抬起手将她头上的蝴蝶结弄了弄:“你不喜欢这样?”

  “不,我很喜欢。”苏瞳咧开嘴扯出一丝咬着牙关的笑意,却是瞟了一眼他已经没在包扎的手指,也没看到他那个手指上的一点点疤痕,心里更是孤疑。

  “只是,这样很热……”苏瞳又是咧开嘴,想笑一笑,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可不可以,把我的衣服和我身上的东西还给我,我……我的伤其实也不算太重……”

  “那怎么可以,朕见你背上擦伤很严重,手指和胳膊也脱臼了,不这样包着,恐怕你会更难受。”说着,凌司炀又是露出一丝笑意,缓缓俯下身,暧昧的靠近退无可退的苏瞳,看着她眼中的戒备,他不由叹笑:“你可真是一改往日的性子,连冷宫的宫顶都能爬上去。”

  “你说,朕是应该相信你是落雪呢,还是不应该相信你?”

  苏瞳本来以为他会问自己昨天进了竹林禁地的事,但是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