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页(1/2)

加入书签

  “主……主人……”白谷主仓皇的低着头:“请主人饶命!属下也只是一时糊涂,请主人饶命!请主人饶……”

  四周的空气微微转冷。

  “噗——”骤然,正连忙磕头求饶,却瞬间腾站起身出手偷袭就要一掌击向银风的白谷主,只觉胸前一瞬间冰凉,惊愕的看着眼前的银面修罗,一口鲜血自嘴中喷了出来,溅了满衣都是。

  银风从容的收回手,目光寡淡的看着白谷主无力的瘫跪在地。

  “不想你白家唯一的孙女和你一样下场的话,滚吧。”随意的擦去指尖被溅上的血,柔和的视线里是满满的冰霜。

  自知受了他这寒冰掌便已活不久了的白谷主捂着胸口,颤着老迈的身子,转眼看向正从山下走上来的白晴儿时,顿了一顿,这才无奈的闭上眼长吐了口气,悔恨自己不自量力的出手:“属下死不足惜,但求主人看在苏姑娘喜欢这梨花谷的份儿上,饶过谷中其他人的性命。”

  “你以为自己还有资格护着这些人么?”银风冷冷一笑,声音轻冷薄凉。

  苍老的眼里满是悔恨悲伤,绝望的转身顺着小路,踉跄的下了山,模糊的眼前,仿佛是看得到不久的将来,一片素白的梨花谷,鲜血淋漓。

  犹然记得十几年前,看起来才刚刚十几岁的那个自称为银风的面具少年,对忠心的兄弟可把手言欢,对于背叛者,却是血染其九族,手段残忍毫不留情。

  血染梨花谷,这厄运,是他自做自受么?

  看着白谷主摇晃着一步一步离开,直到四周归于平静,银风淡默(zhaishuyuancc)的站在原地,转身向上走去,直到停在几棵模样有些怪异的树木一旁时,忽然顿了顿,抬眸看了眼身旁的树,想起前几日苏瞳与他上山时说过的,这树很少在这样的地方生长,一般应是生长在一个叫做热带雨林的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她当时笑眯眯又得意的说,这叫箭毒木,又叫剪刀树,谷称见血封喉,里边的白浆就是沾到了人血,那人就会顷刻血液凝固,窒息而死,是不需要提炼也不需要配制的天然毒药。

  正要抬手触碰上边的绿叶,忽然一声甜腻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银大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