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页(1/2)

加入书签

  苏瞳瞬间瞪向他那欠揍的表情,咬了咬牙,忽地一笑:“更衣?好呀!”

  说着,她募地擒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大步走到chuáng边,拿过他的外衫走上前,笑眯眯道:“银爷,来呀,奴家给您更衣……”

  一听她这忽然软软的听起来让人骨头都苏麻了的声音,银风僵了一下,忙径自起身:“还是爷自己来吧。”

  “别呀!爷不是让我给您更衣么?”苏瞳先是一阵媚笑,话音刚落时便是狠瞪着他咬紧牙关似是要伸手掐他。

  “罢了罢了,你这女人就是不能温柔些。”一想起当日在印阳山上她一副虚弱又憔悴的样子,站在他身后说出那么多那么多的话,那时候的她将最脆弱的一切都展露了出来,而平时的一如现在这般的嚣张冷漠,是一层连他都无法轻易穿透的保护层。

  说时,银风顺手抢过衣服穿上,便见她斜了自己一眼就得意的笑着转身去摆弄东西。

  “好歹爷也是个男人,昨天被你这不负责的女人挑起的还火没灭,一整晚睡的不安生,早上给爷穿个衣服都不成。”

  身后仿佛传来某男不服似地小声嘀咕,苏瞳背对着他差点没忍住笑,不由清了清嗓子,装做没听见的一边摘着手中的菜叶一边开口:“昨天早上李伯家的那个叫小喜的小姑娘的腿摔伤了,这里现在缺了几味治骨伤的糙药,你呆会儿陪我去后山一起找找,还有李伯受了风寒,最近总是咳嗽,咱们再多摘些千日红回来。”

  说完时,苏瞳顿了一顿,想起昨夜银风说过的,今天会帮她找答案。

  想了想,便不以为意的叹笑,只当他是昨天见她心情不好而暂时安抚的话,随意的又摘了些菜叶,转过身时,忽地瞟见紧闭的木门外似乎有个身影。

  在那fèng隙里,看得看得出来那人是昨天逃之夭夭的白晴儿,心里微微一紧,顿时又是一阵极度的不慡,猛地转过眼瞪向正摆弄着面具和头发的个妖男:“哎,你的小情。人儿在外边。”

  银风随意的瞟了一眼fèng隙外那个鬼祟的身影,无奈叹笑:“你还当真?”

  “我当什么真,跟我又没有关系。”苏瞳将菜洗gān净,甩了甩菜叶上的水,便起身抱着洗菜的盆子转身走了出去,装做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哗啦一下子打开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