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页(1/2)

加入书签

  因为……

  是这个女人让早已经出卖了灵魂的凌司炀发现自己其实还是个人,有血,有ròu,会笑,会痛的人。

  很多年了,凌司炀早已经忘了自己是个人,当初他终于将自己的母亲禁锢在禁地里时,他曾听到那个生下自己却从未做到一个母亲的责任的女人说,他比当初的她,更恐怖,她说他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在这之后,他这个魔鬼,就再没有再念过“母亲”这两个字。

  苏瞳见银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她,她知道他也可能需要安静,就也没再勉qiáng。安静的转身走到木板chuáng。上,脱了鞋袜合衣而眠,刚刚闭上眼正想数绵羊好早点催眠自己睡过去,却只感觉身旁忽然一暖。

  “你这是gān吗?”苏瞳猛地转过眼,只见银风忽然躺到她身边,不由的连忙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快下去!”

  他却在她刚要坐起身时一把将她搂住,不让她起来,硬是搂着她的身子轻拍着哑声道:“我不乱来,只是想抱着你睡。”声音里是浓浓的疲惫,有着不为人知的神(shubaoinfo)伤。

  苏瞳不知他是想到什么了,如果只是因为她的拒绝,以银风的性子应该不会这样。

  感觉他将自己拥紧,让她整个人像个娃娃似的蜷缩在他怀里,苏瞳笑了笑,抬眼见他闭着眼,便忽然勾了勾唇:“你说明天帮我找答案?要怎么找?”

  “明天,你总会知道的。”他拍了拍她的背,似是什么也不想多说,苏瞳不再多言,也没试图去挣脱,闭上眼,放纵自己沉浸在这一片温暖里。

  奇怪的是,她不用再闭着眼睛数绵羊,竟然就这样入了梦乡。

  一夜好眠。

  第171章:给爷更衣

  第二天清晨。

  苏瞳习惯性的翻了个身,蹙了蹙秀眉,抬起眼对着木屋的房顶眨了眨眼,睡意朦胧的想要抬起手抓了抓有些发痒的脖子,却只感觉身旁有个人。

  那种曾经在二十一世纪习惯了二十几年的独自入眠,自从来到古代后也未曾变过。

  募地,苏瞳还处在半睡半醒的有些糊涂的混沌中,抬起脚就往那个人身上一踹。

  没有预想中的某人跌到chuáng下的震动,倒是抬起的脚倏地被人按住。

  苏瞳一愣,赫然睁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