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页(2/2)

加入书签

ng,然后一个放在屋子的最东边,一个放在屋子的最西边,中间还被苏瞳故意弄了一块gān净的大白布支了起来暂时当做屏风,晚上睡觉时,苏瞳甚至怀里还抱着可防身的东西,生怕银风那小子忽然láng。性大发对她上下其手。

  其实那天坠崖时她也不知是怎么了,就是忽然真的很感动,那种心里特别踏实的感觉,就觉得眼前那个抱着自己,愿意为自己而死,甚至一味的只是关心自己的男人,他怀里真的好温暖,她当时就觉得他抱着自己,她感觉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那么静谧的没有人再能穿透什么来让她心痛让她害怕甚至让她不得不一直小心翼翼谨慎而行,那种踏实,她说不清。

  所以那时候她仿佛是终于女人了一次,她心里很慌,很乱,但是在慌乱之下却又是一片奇怪的宁静,于是他忽然吻她时,她第一次没拒绝,也没厌恶又戒备的推开,那有些迷(xinbanzhu)蒙的时候她只想溺死在这个真正关心自己心疼自己的男人怀里……

  虽然,当他们到了梨花山谷里后,第二天她就又开始继续掐着腰没事就说他这说他那,一会儿说他无赖,一会儿说他犯傻那天不该跳下来,总归是不肯承认自己心里在被一个人刚刚伤到已经没有知觉的时候,竟然会对另一个人心动。

  苏瞳曾经不是这样的女人,她自以为爱恨分明,所以她喜欢了她就说,她厌恶了她也说,但是现在面对那个时而保护在她身边对她温柔备至,又时而妩媚风。情,又时而又坏又痞又色色的喜欢吃她豆腐的男人,即便她真的感觉到那一丝熟悉的跳动,也无法承认无法面对。

  她没有那么水性扬花,她更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只是她无法面对罢了。

  何况,那个叫银风的男人,她连他究竟长的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所以从那天开始,苏瞳小心的总是故意疏远,而某银面妖男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不qiáng求什么,只是真的很霸道的住在她的房里,甚至在这梨花谷的人说闲话的时候大放撅词的说他们是夫妻。

  然后苏瞳连忙解释,最后所有人得到的结论时,两人从某某某某富甲之家,私奔出来,还没成亲,坠下山崖误入梨花谷,然后打算过一阵子就成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