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页(1/2)

加入书签

  “姐姐……”

  那人一边哽咽着,肩膀因为抽噎而一抖一抖的,手下却是不停的刻着一个木头美人。

  “姐姐,你走的时候给十三捏的泥人还在呢,十三保存的可好啦!我在等姐姐回来,等姐姐回来的时候,十三就把这个刻出来的最像姐姐的木雕送给姐姐做礼物好不好?”

  “姐姐……”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呢?呀,又刻坏了!姐姐的嘴不是这么大的!”忽然,那人bào躁的喊了一声,郁闷的将手中的匕首用力拍在桌子上。

  夜色中,仿佛只有那座香亭里点着的灯笼最亮,花迟立于假山之上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忽地冷冷一笑,手中瞬间银光一闪,倏地飞上那香亭中的人。

  闪着银光的暗器带着尖锐的风声快速侵袭而来,而那边又拿起一块新木头正要重新刻的人仿佛什么也没感觉到。

  倏地,一把银剑忽然从一侧蹿来,挡住暗器,一抹黑影站到睿王身后,将他挡住,视线冰冷的投向假山之上的那一抹如火的红衣之人。

  “来者何人!我们王爷与人无怨无仇,是谁叫你下此毒手?”那黑衣人乃是睿王府里的王爷的贴身侍卫,看着睿王长大,曾是大内高手,后跟随前皇妃和睿王一起出宫在此安居。

  “你?”花迟顿时挑眉一笑,看向那有些眼熟的却是面色沧桑的黑衣之人:“没想到当年的燕达大人,此时竟在这睿王府里当起了保护一个痴儿的下等侍卫的地步,啧啧,可真是人生无常啊!”

  早已化名的燕达一听此人竟知他曾经在宫中的名子,不由募地一滞,神(shubaoinfo)色凛然的看向那抹火红:“你是何人?”

  这时,刚刚还一脸认真的拿着木头乱刻一通的十三仿佛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猛地站起身,缩在燕达身后:“怎么了?怎么了?”

  “王爷莫怕!不过一个刺客!”燕达一脸冰寒的将满脸惊恐的十三护在身后,视线却是冷然的看向花迟的方向:“你究竟是何人?怎知燕某十几年前的名讳?”

  “十几年前?”花迟勾唇一笑,视线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个缩着的一脸惊恐痴傻模样的十三:“睿王爷,现今你皇兄景帝病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