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页(1/2)

加入书签

  她没说话,等着他说。

  “今日白常在所说过的话,你听到了多少?”

  苏瞳眼中瞳孔微微一阵紧缩,随即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没多少……”

  凌司炀挑眉,摆明了在用眼神(shubaoinfo)说:我不信。

  苏瞳不由皱了皱秀眉:“全听到了。”

  “别说出去。”他笑了笑,只轻轻的笑着说了这样四个字,便松开了她。

  苏瞳连忙将一直被他轻轻按住的手抬了起来甩了甩,只感觉那只手一片冰凉,也不知道他究竟用的是什么方式能让她的手变的这么凉。

  “就只是这样?”苏瞳又甩了甩手,随即将头上的帽子给固定好。

  他与自己周旋了这么半天,最后竟然只是告诉她,不要把今天她所听到和知道的事情说出去。

  她看得出来凌司炀不是那么笨的人,也看得出来从他对拓跋落雪和对自己后宫妃子的手段来看,他若是想保住什么秘密,就会直接让那个知道秘密的人再也开不了口。

  可是现在,他竟然只是告诉她,别说出去,却没有想要杀她。

  “不然,你希望朕杀了你?”他陡然转过头,又是对着她云淡风轻的一笑,笑得那么容易扰乱别人的心智,真是只妖孽。

  估计他前世真是只兔子,一身雪白,就只有肚子上长了黑毛的兔子。

  苏瞳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又耸了耸肩:“我没必要把你这些破事告诉别人,更何况,有谁能相信一个皇帝会亲手扼杀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估计我要是说出去,你那群妃子会直接以为她们的小产是因为我下的毒,然后我却诬陷给你……你觉得,就算我说了,有人会相信我么?”

  估计,他不杀她,也是因为明知她就算是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吧。

  真是只狡猾的兔子,苏瞳翻白眼,双手藏在衣袖里握拳。

  是的,她现在很想用她那可怜的只会的一点点跆拳道来狠狠给他一拳,再补上一脚,然后帅气的走人。

  但也只能凭空的遐想暗慡了一把,表面上却还得恭维着等着他老人家放话让她走人。

  第015章:擅闯者死文/纳兰静语

  凌司炀果然还是放她走了,擦肩而过的一瞬,她又闻了闻他身上的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