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页(1/2)

加入书签

  主人的意思是以结盟之名让玉夏国主动归为耀都国境且只能依附我朝才得以偷生?莫霖忽然拧眉开口:那恐怕拓跋城那人子冲动不甘如此惹出祸端来还要替他cao心属下看倒不如还是暂糙除根免去日后的麻烦!

  莫霖你可见过笼中的老鼠不甘心的一次一次用身体去撞铁笼想要逃出来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莫痕挑眉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弟弟。

  莫霖一愣顿时笑了:明白了。

  双方安静了许久莫痕忽然有些尴尬的不得不提到银风怀里被他袭晕的女子:主人现在是打算将她如何处置?

  银风不语只是轻轻抱着怀里的苏瞳让她的头靠在他胸前柔软丝滑的长发垂落在身后。

  你之前那一箭是故意she偏等我出现。银风忽然抬眼淡淡的看向莫痕的方向。

  莫痕脸色一僵忙单膝跪了下去:主人赎罪。

  也罢。银风忽然失笑轻轻拍了拍怀里昏睡的女子目光寡淡的看向东边的方向:昭告天下景帝十年初秋帝病危于榻暂不早朝前往九合山行宫静心调养待帝病愈后自会回宫。

  莫痕一愣抬眼看向银风随即陡然敛住神(shubaoinfo)色:明白。

  那属下等先行告退——

  直到那三人上马欲离开之莫痕忽然勒住缰绳趁着莫霖与莫钧先行离开时忽然转过眼看向银风抱着苏瞳走回木屋去的方向。

  主人失踪十日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包括主人早已经猜到的那个人

  银风陡然停下沉默(zhaishuyuancc)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眼底浮起一抹没有任何感情的漠然笑意随即抱着苏瞳便走进了木屋里。

  莫痕知道他已经明了便不再停滞赫然策马奔下山去。

  皇帝先失踪又病危这样的理由传了出去恐怕将要迎接的若不是朝堂暗下揣测的bào风雨前的宁静便是风起云涌。

  是引蛇出dong还是什么终究要面对的也是那些改变不了的事实。

  有些人总是和表面上并不相同的。

  再又皇后在木阳城中箭失踪的消息已经不径而走有些人怕是真的要坐不住了吧。

  *

  青山木屋小烛。

  手指轻轻取下脸上的银制面具美若梨花的俊逸侧脸在烛光中变的分外分明。

  琉璃般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