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页(1/2)

加入书签

  见银风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花迟顿时握紧手中的瓷瓶,冷笑着看着那抹长身玉立的银色身影:“如此淡定从容,你以为自己是神(shubaoinfo)仙托世,救得活一个将死之人?”

  “她不会死。”银风在门前视线淡淡的看向木屋里静静的躺在那里呼吸微弱的人儿,藏于袖中的手微微一紧。

  花迟挑眉,不削一般冷笑:“所谓帝王之无情,还真是让花某不得不佩服之至!也罢,女人是你的,花某不削多管,不过她可还欠花某一个天大的人情,她若敢死,天上地下,我定不饶她!”

  说罢,花迟眸中jing光一闪,陡然将手中的瓶子向空中一抛。

  “东西用不着了,赏给这印阳山的花糙树木也可算是功德一件呢。”

  银风转眼,视线冷然的淡淡的看向花迟那明显是在激他去接住瓶子,清冷的视线微微一滞,忽而一笑:“银某人向来讨厌làng费奢侈之物!”

  说时,倏然身影飞身而上,抬手欲接那只被抛于半空中的瓷瓶。

  “好身手!”花迟得逞一笑,瞬间一齐蹿了上去,玩心大起的同他去抢那瓶子。

  早已料到如此,花迟这人就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之人,银风懒得和他多做周。旋,几次点到即止欲停战,哪知这江糊上圣名昭著的红衣làngdàng客摆明不肯善罢gān休。

  苏瞳半昏半醒间,听见外边仿佛有打斗的声音,浑身都没有力气,肩上那入骨的痛楚更是让她不敢动弹,可是那打斗的声音一直在持续,便只好勉qiáng支撑着坐起身,以着乌gui一般的速度下了木chuáng,一步三颤的扶着墙壁按着肩上的伤走至门边。

  一看到是花迟与正银风纠缠着,苏瞳不由勉qiáng的咽了咽早已gān涸没有的口水,按着伤口无力的靠在门边:“你们在gān什么……”

  有气无力的声音陡然从木屋门前传来,银风顿时面色一寒,只守不攻的形势瞬间变化,花迟也看见了苏瞳,正想抽空说句她还真是命大,还能自己出来看看,本来奚落一番,却因银风忽然加快的攻势而不得不防备了起来,眼中笑意加重:“怎么?忽然如此急切?果真是担心了?”

  “她与你有何深仇大恨?一味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