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页(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叫我什么的话,就还叫我落雪吧,哥哥。”苏瞳凛下神(shubaoinfo)色,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抬起眼又对着他微微一笑:“忍着点。”

  “你要做什么?”拓跋城无力的坐在糙地,背上溃烂的伤口不知被她淋了些什么,只是一瞬间清清凉凉的仿佛那种火辣的痛消失了许多。

  苏瞳垂眸看了一眼匕首,想了想,忽然转过眼,看向远处一袭火红的身影:“喂,花痴大侠,您老人家跟着我一路走了这么久了,麻烦把你的酒借我用用!”

  拓跋城一听,不解的顺着苏瞳所视的方向看向远处的有些陌生的身影。

  果然,那人动了动,大红色的衣袍在阳光下折she出刺目的光芒,一瞬间酒香飘至,妖邪一般的脸带着怪异的冷笑:“你如何得知花某在跟踪你?”

  苏瞳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废话,全世界就你一个神(shubaoinfo)经病喜欢穿大红色的衣服,俗死了!想让人忽略都难!”

  花迟募然黑下脸,冷冷的瞟了她一眼:“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找死!”

  见他废话那么多,苏瞳懒得再说,直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腰带:“别废话,你要真想杀我,这一路上早下手了,快把你那个酒葫芦给我!”

  说着,苏瞳低下头就顺着他腰带在他腰间乱摸了一通,花迟挑起剑眉,没在意正战她便宜的女人,视线冷冷的瞟向那边脸色难看的拓跋城:“我说皇后娘娘,一个将死之人你还救他做甚?”

  拓跋城脸色更加难看,挣扎着想要起来,奈何被苏瞳刺中了xué位动弹不得:“落雪!快把我xué道解开!”

  “找到了!”苏瞳恰好这时将花迟身后悬挂着的酒葫芦拿了起来,毫不留情的直接一把扯下来,在花迟有些惊竦骇人的目光下仿佛没有注意到似的转身就将那一葫芦那酒倒到了她的匕首上。

  “哎!天……我的五十年桂花陈酿……”花迟陡然睁大双眼,伸手将之抢了回去。

  苏瞳不理他,转过身按住拓跋城的身子,抬手在他背上那几处溃烂的伤口处下刀。

  “哼……”拓跋城一感觉到苏瞳竟然在割他背上伤口周围的ròu,顿时惊的僵住了身子,冷汗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