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尘归尘土归土(1/2)

加入书签

  郗风大喜道:“如此甚好!郗某不才,愿当先开路。”

  当下郗风施展轻功,龙腾策马往正东方向当先而去,龙七与叶美景并乘一骑居中,龙四殿后,一行五人冲着东边的火光疾行。复行五里左右,那东边的火光已能照耀在脸上。龙腾定神一看,认得是地字军柏超的旗号,但见众军多持火把,也不知有多少人。当下便对郗风说道:“中州地字军是由原五部中的白金部重组而来的,其战力之强天下间难逢敌手,咱们不可轻敌。”

  郗风虽是不谙军制,但在早前曾奉命去中州大将军府刺探情报,亦是知晓中州五部中玄水、白金二部乃是天下精锐,且白金所部更胜一筹。此刻突围之际忽的碰上这么一支劲旅,也不由得手心冒汗。

  地字军众军也已借着火光看清了来人,众军一边接战,同时遣人奏报柏超。郗风眼见大战在即,情不自禁的大喝一声,避过一名骑兵的长枪后,伸出左手抓住其手腕,随即跃起身来,已然坐上了马背。不待那骑兵再次出手,郗风双臂较力,已然将那骑兵举过了头顶,旋即将其摔在马下。那士兵登时跌的五脏俱损,死在当场。

  郗风夺了长枪,一时间扎、挑、缠、挡倒也使得有模有样。众军见郗风如此神武,更是激发斗志,十余人同时冲杀而来,郗风枪挑掌击,也不知打死打伤多少人,只觉得对方如同潮水般涌来,一波接一波无边,苦战时久硬是没有冲开生路,反倒是累得手臂酸麻。

  龙腾等人亦是如此,唯有叶美景在战阵之中惊的花容失色,却又怕龙腾等人分心,硬是一言不发。

  正在此时,又有一拨人马汇集而来,正是柏超亲自前来。他见龙腾等只有五人,不禁大喜:“雪原王,别来无恙啊?想你反出沙巴克城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怎么才过了一天便已成了瓮中之鳖?”

  龙腾知道这些中州本部的将领大多都排外,因此自己做了雪原王遭许多旧将记恨。但此刻一见柏超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登时火冒三丈,拍马便欲取其首级。

  郗风如何不知?当即扯住龙腾,大喝道:“你干什么?表妹不管了么?快,调转马头杀出去,我来殿后。”

  龙腾满腹怨恨,却也知不是意气用事之时,当下逼退面前众军,策马回头,大声喝道:“四弟,跟着我。”当先又向西杀出。

  柏超见龙腾败退,也不追赶,命令手中众军原地驻扎,防止龙腾突围。

  龙腾等人又向南面突围,却又遇到了沃尔阁的大军,苦战之下未能得脱,不多时又被击退,沃尔阁所部亦是只围不攻,任由五人退去。当晚五人四面冲杀皆是如此,众人亦心知合围之势已成,已经陷入了死地。

  郗风道:“看来在天亮之时,他们便会发起进攻。如若不然,那必是要等昭续亲自前来了。”

  龙腾亦是心知肚明,既然行踪已露,索性也不再遮掩,当下便令龙四四下里取些干柴生火,一众人围着篝火取暖。

  郗风见众人沉默不语,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适才一番交锋,对方还只是短兵相接,即便如此想要安然脱身已是难如登天。况且中州大军对龙腾势在必得,倘若生擒不成便会以弓箭射杀。思来想去丝毫没有头绪,不禁暗暗叫苦。

  龙腾沉默半晌,忽的问郗风道:“你身上带酒了吗?”

  郗风从背包中取了只水袋,用手晃了晃:“幸好还未结冰。”

  龙腾接过来便咕嘟咕嘟的喝了一阵。随即伸袖擦了擦嘴:“我本想求你带景儿逃走,但看眼下形势,只怕强如你郗风这般能耐也做不到了。我们夫妇抱定死志,没理由累你在此丧命,你走吧。”

  叶美景也说道:“表哥,你走吧,念慈那么小,也需要你。”顿了顿,又道,“你若能帮扶一把,将他们二人也带出去吧。”

  龙四二人齐道:“我二人誓与主人共存亡。”

  郗风闻言,心道叶美景所言有理,他素来果断,知眼下之事已不可违,当下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各自保重吧!”想了想,又补上一句,“龙腾,别忘了我们元夕的决战,记得来赴约。”

  龙腾似是想起了什么,忙说道:“我身负武功的要诀心法被我默写下来,藏在了师父老宅子的里屋东墙的暗格之中了。若是我不幸身死,你便取了秘籍,找个资质不错的人传授,也免得就此失传了。”

  郗风听他语气似在交代遗嘱,顿生苍凉,点了点头:“好的,后会有期。”

  正欲离去,忽听得龙腾轻声唤道:“师兄?”

  郗风顿时鼻子一酸,回身之时见龙腾正伸着右手。于是又走回到龙腾身畔,也伸出右手与他攥在一处,眼泪却也不自觉的划过面颊。

  龙腾笑道:“但愿有来世,咱们在邵百花酒楼,不醉不休。”

  郗风面容耸动,终是说不出话来,当下甩脱龙腾,施展轻功,三两步便已奔出十余丈。不多时只听得东边地字军中起了一阵喧哗,随即没了动静。

  龙腾不知郗风有否突围,多想无益,便不再考虑。他见其余三人皆是镇定自若,便问道:“你们怕不怕?”

  叶美景笑道:“与你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倘若不幸身死,那便可以见到爹爹妈妈与辰儿,那就更不觉害怕了。”

  龙四二人亦道:“若是死后能见到二哥三哥他们,我们也不怕。”

  龙腾勉强笑道:“能与你们并路同行,我也不怕。”话虽如此,仍觉得心中惴惴,生怕如郗风所说,天亮之后大军便要发起进攻。一时间心乱如麻,只盼着夜晚就这么一直下去,太阳再也不会升起。

  然而黑夜再长,终有黎明破晓。龙腾四人一夜不曾合眼,眼见东方的红日缓缓升起,各自也心跳加快,仿佛升起的不是太阳,而是催命符。四人将剩余的干粮清水分食,便准备迎接这最后的命运。

  苦候一上午,围军并未发动进攻。直到了日上中天时分,才有一彪人马从正西方向而来。龙腾认出来了是昭续的大旗,心中暗叹一声,对龙四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昭续来了。”

  叶美景道:“龙哥哥,你给我一把匕首。若是你不幸身故,景儿立时自尽。”

  龙腾知道叶美景怕兵败受辱,情知自己若是不能护她周全,还真不如她就自杀而亡。当下取了随身匕首交给了叶美景。

  昭续来的极快,不多时便已到近处。只见他跨着一匹雄壮的白马,身着绛色镶金锦袍,腰悬佩剑,身后跟着一队精兵,约有万人之众。众军在龙腾等人面前半里左右便按军不动了。昭续策马上前,大声说道:“雪原王,我中州皇室待你天高地厚之恩,将你自布衣擢生为王爵,你为何要行此大逆之事?”

  龙腾不喜做伪,当即说道:“好了,你也毋须再虚情假意了。龙某落到这般地步,难道不是你昭续一手策划吗?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