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安置倪喃(1/2)

加入书签

  扭过头,见是上次n水太少的那个nv人,又见她面带微笑,刘旭就道:“我在呢,咋的了?”

  走进诊所,周莉道:“听说你开了诊所,我特意过来找你看病的我右边这眼睛这j天很红,贼疼贼疼的,就好像有沙子在里头,可我叫我婆婆帮我吹了好j次,都没啥东西。”

  让周莉坐在凳子上后,刘旭让她昂起头。

  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压开周莉的眼p,见周莉眼里的血丝非常多,但又不是整个眼白都是红的,刘旭确定是细菌感染。对于这个病,治疗的方式很简单,采用杀菌滴眼y就可以了,这也是最普遍的治疗方法。

  松开手,看了眼周莉那胀鼓鼓的x脯,刘旭道:“细菌感染,不碍事,拿一瓶氧氟沙星滴眼y回去滴着就可以了。晓晓,帮我拿一下。”

  示意后,刘旭继续道:“我本来还想开点杀菌的y给你吃的,不过你现在还在喂n,不能乱吃y,所以就用滴眼y吧。”

  “谢谢刘医生。”

  “在没有康复前要注意卫生,尽量别让别人用你的ao巾,你也别去用别人的ao巾。尤其要注意的是,你绝对不能揉完你的眼睛再去碰宝宝的手或者是脸,知道吗?”

  “嗯,记住了。”看了眼李晓陈甜悠,周莉道,“其实我还有点问题。”

  “说吧。”

  “可以直接说吗?”

  料到周莉有点怕生,刘旭就笑道:“她们两个都是诊所里的护士,要是我没有在啊,你就是找她们看病,所以你尽管说,不用不好意思。”

  “对呀。”陈甜悠cha话道,“姐姐你有什么病就说呗,我们会替你保密的。”

  要是在正规的大医院,周莉会毫不犹豫地说出自己的病情。可因为这里是大洪村,她们两个都是当地村民,周莉就很担心她们会将自己的症状说出去。所以就算听到陈甜悠这么说,周莉还是很担心,微微皱着眉头的她就看着刘旭。

  “那你跟我到二楼去。”接过李晓递来的滴眼y,刘旭就往楼梯口走去。

  “好的。”

  看着跟在刘旭后面的周莉,陈甜悠有些不乐意了。

  待他们走上二楼,陈甜悠问道:“晓晓姐姐,难道我们长得像坏人吗?”

  “隐s。”

  “嗯?”

  “nvx患者都很担心隐s会泄露出去。”

  “但我们是护士,我们怎么可能把患者的隐s说出去呢?”

  耸了耸肩膀,李晓道:“我们当然是不会说的,但患者这么担心是很正常的。反正呢,咱们两个就看着诊所,看病的事让刘旭去整。其实啊,这样更好,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有些f科病很可怕的,就是那种让你看了都会没有胃口的类型,所以咱们不去瞎参合其实更好。”

  李晓这么一说,陈甜悠倒是想通了。

  其实呢,李晓没有将她的心里话完全说出来。她其实还想说,刘旭是个se魔,让他跟nv患者单独相处的话,nv患者的豆腐很可能会被刘旭吃掉,甚至还可能跟刘旭在诊察室做那事。

  当然,这只是李晓的一味猜测,并不一定是真的。

  李晓承认刘旭很有魅力,但她不相信刘旭的魅力能强大到让任何美nv甘愿被搞的地步。

  而且呢,她也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

  陈甜悠是刘旭nv朋友,单纯善良,不是那种善于掩饰的人,所以要是她说了可怕的猜测,陈甜悠准往楼上跑去。

  李晓胡思乱想之际,待周莉走进诊察室的刘旭已经关上了门。

  看到那些先进的仪器,周莉就看呆了。

  在这里心里,她绝对认为这里是专门给nv患者检查身的地方。

  嗯,没错,这里确实是给nv患者检查身的地方,只不过刘旭的目的除了治疗nv患者之外,他还想从中揩点油。这种揩油可跟平常街上那种摸一下x拍一下pg大有不同,因为刘旭是以白衣天屎的名义去揩油的,而且力度也大得多,就比如很可能会将手指伸进nv患者y道内。

  看着长得颇为俊俏的周莉,刘旭问道:“哪里生病了?”

  周莉从家里走到这里花了二十分钟,所以腿有点儿酸的她直接坐在了床边。

  两手撑着床铺,周莉道:“上次叫刘医生给我看病是因为n水太少,可现在我的n水又太多。其实也不是太多吧,就是每次宝宝吸的时候都会被呛到。”

  “把衣f脱了,让我看一下你的ru房。”停顿了下,刘旭又补充道,“先别脱,你先把头昂起来,然后自己把眼p压开,我先给你滴眼y水。”

  周莉昂起头并压开眼p后,站在周莉跟前的刘旭就帮周莉滴滴眼y。

  尽管周莉只是一只眼睛患病,可担心另外一只眼睛会被传染的刘旭就顺便滴了另外一只眼,随后他就让周莉闭着眼转动眼球,让滴眼y尽量均匀地散开。

  在这期间,刘旭的目光就在周莉的嘴巴和x部之间流连着。

  周莉嘴巴微微张开,就像是要索吻,刘旭甚至能感觉到她那呼出的香气。

  至于x部呢,因为周莉还在哺ru的缘故,所以两颗n子非常饱满和翘挺,给人一种呼之yu出的错觉。

  p刻,周莉睁开了眼睛。

  周莉知道刘旭站在自己身旁,可和刘旭对视的时候,周莉还是有些害羞,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坐在自家的床上,然后站在她面前的是自己的男人,然后刘旭会将她推倒,像上次那样吸着她的n子,并将手伸向她两腿之间。

  明明是看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退后两步,刘旭道:“好了,可以把衣f脱了。”

  周莉不仅被刘旭看过x,还被刘旭捏过过,甚至还让刘旭吸了不少的n水,所以就算刘旭提出这要求,周莉也不会觉得奇怪,所以她就慢慢解着上衣纽扣。

  尽管觉得将x部给身为f科医生的刘旭看很正常,可因为上次差点跟刘旭做那事,周莉心里自然就会有其他想法了。

  脱下短袖放在一旁,脸蛋有些烫的周莉低着头解n罩的扣子。

  见周莉两颗n子很大一部分都露出来,就好像n罩没办法罩住一样,刘旭就道:“你这n罩应该是怀y之前的,但怀y后你的ru房变大了,所以你得买新的文x。”

  周莉正要解开,可被刘旭这么一问,她就停了下来,并问道:“你咋知道的?”

  面带微笑,刘旭道:“因为这尺现在明显不适合你,你怀y的时候ru房会自然变大,所以现在这尺就少了一个罩杯。nv人的ru房必须好好ai护,所以你回头记得买大一个罩杯的n罩。要是允许的话,最好先试一下。记住,你现在处于哺ru期,绝对不能压迫ru房。”

  “其实平时我都不戴的,因为要给孩子喂n。”说着,继续解着扣子的周莉道,“这次是来看病,我才特意戴的。”

  说完话的同时,周莉已经解下了n罩。

  脱n罩的时候,见内表面沾着些许的ru汁,周莉脸蛋更加的红。这n罩尺确实太小了,把ru房压得都流出了ru汁。担心刘旭看到,周莉还特意将n罩放到了身后。

  挺起ru房后,两手撑着床铺的周莉道:“刘医生,你给我好好检查检查。”

  担心被喷一身,刘旭特意站在了周莉边上,随后刘旭握住一颗。感觉着细腻丝滑的触感的同时,刘旭还轻轻捏了捏。只是轻轻一捏,ru汁就如同甘霖般喷出,洋洋洒洒地落在了地板上。

  见状,周莉的脸红得跟红苹果似的。

  她已经结婚了,应该只有丈夫才能捏她的n子才对,所以她让丈夫以外的男人捏就是在做对不起丈夫的事。可是为了不再呛到宝宝,周莉还是觉得她今天的做法是对的。反正只要刘旭不乱来,她其实就是在看病。去找其他的医生也要被捏,还不如让同村的刘旭刘医生捏呢!

  当然啦,这事她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周莉胡思乱想之际,刘旭正以医生的专业手法轻轻捏着。

  分别捏了两颗n子后,刘旭发觉周莉现在的ru汁确实比以前多了。

  “这些天宝宝有没有厌吸现象?”

  “不会的,就是经常被呛到。把嘴里的n水都咳出来后,宝宝就会继续吸。但宝宝也吃了不少到肚子里,应该是比以前还多的。反正就是宝宝经常被呛到,要不然也不碍事。昨晚喂的时候,n水直接从鼻子喷出,可吓死我了。”

  “这可不是好兆头。”停顿了下,刘旭问道,“最近你都吃什么?”

  “就是跟你说的差不多,是不是我吃太多,最近得停一停了?”

  皱着眉头,刘旭道:“除了一日三餐外,其他补品量直接减半,但按照我的估计,就算你这么做了,你的n水也不可能立马就降下来。”

  一听这话,脸se变得有些难看的周莉问道:“那刘医生的意思是,我的宝宝还得每次喂n都被呛了?”

  没等刘旭说话,很是着急的周莉继续道:“总不可能每次宝宝饿得哇哇叫了,我就先挤一碗,让n水变少一点吧?”

  “这种办法没用,假如是。”沉默p刻,刘旭忙问道,“宝宝吸的时候是只吸住ru头,还是也有吸住ru晕?”

  “ru头。”

  “我总算知道原因了!”左手重重拍了下右手,刘旭激动道,“在哺ru的过程中,你绝对偶尔会被吸得有些痛,这是因为宝宝只吸ru头,所以就造成了ru头损伤,进而导致出n的管道扩大,所以宝宝用力吸时,流出的ru汁的量就可能是平时的两倍甚至是三倍!这样子的话,宝宝怎么可能不被呛到?”

  听完刘旭的分析,周莉激动地使劲点了下头,道:“对!应该就是这问题!”

  周莉使劲点头的时候,她的两颗n子剧烈地抖动着,这让依旧站着的刘旭看得喉咙都有些g。

  李晓陈甜悠在一楼,艾美丽倪喃在三楼,夹在中间的刘旭根本就不敢乱来。这道门是木头的,要是周莉叫得非常大声,她们四个绝对都会听到,到时候刘旭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其实被李晓跟艾美丽知道都没事,李晓知道他跟柳梦琳做ai,艾美丽知道他跟王艳做ai。

  至于倪喃呢,其实也没事,倪喃就算听到了,也会装作没有听到。

  最关键的就是陈甜悠了,要是被她听到,依她的x子,绝对会吵起来的。

  看来要在诊所高枕无忧地给nv患者检查身并止渴,刘旭得先搞定陈甜悠才行,就比如让陈甜悠跟王艳或者刘婶一块f侍他,并向陈甜悠灌输一男多nv能够让世界更稳定的唯美思想。

  这是刘旭迟早要g的事,但具什么时候实施,刘旭也不确定。

  因为,跟结了婚的nv人比起来,还没有结婚的nv人会更难接受一男多nv。

  反正呢,走一步算一步吧。

  想着,刘旭道:“补品的话,你还是听我的,从现在开始每天只吃一半。然后有两点你必须记住,第一点是宝宝吸的时候,你要尽量让宝宝吸住你的ru晕,这样持续下去的话,你的病症就会改善了。第二点其实更重要,就是你喂n的时候你的拇指和食指要这样子。”

  说着,刘旭就握住周莉右边那颗n子,并道:“看清楚了。哦,你不看也没事,反正你能感觉到我在捏哪里。一般来说,喂的时候都是不会刻意握住的,除非是刚喂的那j天。你知道我这样捏着的目的是什么吗?就是压迫ru腺,强行让输送ru汁的管道被压缩,所以当宝宝用力吸时,吸出的量就会比平时来得少。”

  知道宝宝不会再被呛到,心头一喜的周莉道:“刘医生,你不是nv人,可你比nv人还了解nv人的身啊!”

  “因为我是f科医生嘛!”

  “以后要是有问题,我就继续来找你。”

  “记得顺便介绍生病的人过来看。我最擅长的就是治疗f科疾病,所以要是有碰到得了f科疾病的nvx朋友,你就叫她们过来。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给她们打六折的。”

  “行呀!”看了眼自己那盈盈n子,周莉道,“我的n罩太小了,刚刚戴的时候,都被挤出了不少的n水,现在要是继续戴着,估计走路颠簸的时候又会蹭得一直流了。刘医生,要是方便的话,你能不能帮我挤一些出来?”

  咽下口水,刘旭道:“母ru是很宝贵的,可不能l费了。”

  “那你找个碗来装吧。”

  “冷了的话,营养价值也会流失。”

  “那。”微微翘起嘴角,周莉轻声道,“就像上次那样吸吧。”

  想起上次在周莉闺房发生的事,刘旭还真是有些怀念,可他又担心周莉会叫得太大声。刘旭的意思当然不是跟周莉做那啥的时候叫出声,而是吸的时候就叫出来。

  而且呢,男人吸跟婴儿的嘴法完全不同,被吸的nv人感觉也会不同。

  不过既然周莉都提出了这要求,身为救死扶伤并顺便替病人止渴的白衣天屎的刘旭自然不能推迟了,所以他就站在周莉面前并弯下腰,并被那两颗沉甸甸的n子给吸引住了目光。

  看着那沾着些许ru白se母ru的两个n头,刘旭胯间那把长枪已经y得不行,他真想一边c周莉,一边吃着n水。

  轻轻托住一颗n子,刘旭张开嘴就含住n头。

  “唔……”

  听到周莉那轻微的呻y,知道周莉身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敏感,刘旭就在想着到底要不要把周莉推倒。

  嫌弯着腰不好吃n,刘旭让周莉靠在床头,随后他就一只膝盖压在床上并凑过去。

  含住比刚才还y了不少的ru头轻轻一吸,美味的ru汁就流进了刘旭嘴里。

  说实话,ru汁的味道还没有一般的饮料好喝,但因为这是生完孩子的nv人才会分泌的汁y,而且刘旭还是直接吸这个人q的n子,所以刘旭自然就会非常激动,跟ru汁好不好喝压根就没有关系。

  吸着咽着,并听着周莉那非常重的呼吸声,刘旭也变得有些亢奋,所以他就握住周莉被吸的n子揉捏着。

  至于另一颗呢,刘旭不敢去捏,就怕被喷得一身都是。

  看着正闭着眼的刘旭,喉咙变得非常g燥的周莉就不停地咽着口水。

  以前跟丈夫在一起的时候,周莉不会觉得自己寂寞,可自从她怀了y并回到丈夫老家待产后,她就很少能见到丈夫,甚至连打电话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周莉也知道丈夫是在忙着赚n粉钱,可一直不联系的话,周莉就会变得身心都寂寞。

  寂寞了,周莉自然会想些之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