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1/2)

加入书签

  “有事吗?”

  “我想和你说说案子的事。”这个理由有点蹩脚,但是唯一一个能让柯然放松警惕的理由。

  柯然点头应着,没有理会那个女人跟着袁彻后面走向他的车。

  然后接下来的场面就变得很奇怪。

  袁彻瞪着对眼前的一男一女,拨弄了一下自己梳理整齐的头发,还好还好自己今天有认真收拾了一下,否则岂不是在这个女人面前损了自己的颜面?

  至于他为什么会有这个担忧,这个问题只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了001秒就被他忽略了。

  柯然有些不自在地看着袁彻:

  “抱歉,我没想到她会来。”

  袁彻翘起二郎腿,用手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单独的沙发。

  他们三个此刻正坐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咖啡店里,袁彻坐在不是很大的沙发正中间的感觉愣是给人一种在豪宅里的范儿。

  那女人从进来就一直盯着袁彻。

  她屁股沾了沙发的一个边,身体坐的笔直,穿在身上夏季套装,裁剪非常合身,显得她身材玲珑饱满。女人这么一坐下来套装裙子往上缩了一寸,女人把双腿侧向一侧,坐姿淑女极了。

  袁彻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上次看到是从远处,只看了个侧面和背影就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个大美女。

  果然,自然修长的眉毛微微斜向上方,一双大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戴了美瞳,黑眼仁乌黑明亮,眼角细长,显得眼睛格外的妩媚。

  袁彻只是盯着她的眼睛就觉得,这个女人配柯然还真的是很登对。

  可惜了,她不知道柯然是弯的。

  袁彻打破了沉默先开口:

  “你这么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还不说话,我会以为你看上我了。不做个自我介绍吗?”

  女人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我叫冯宝怡,是柯然的女朋友。”

  柯然听冯宝仪这么介绍,手抬起来摆了摆手,又无力地放下来:

  “你来这儿有什么事吗?我早上说的不清楚吗?”

  冯宝仪没理会柯然,仍然盯着袁彻:

  “我来就是想谢谢你,平时那么照顾柯然。他就是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总是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早上出门还是干干净净的,晚上回来就像是出去流浪了似得。”

  “听说你还在他喝醉的时候收留他,这怪让人难为情的,这是我的电话。”她说着从j-i,ng致的小包里拿出来一张香槟色的带着香味的名片:

  “要是再有这样的情况,麻烦你给我打电话,多晚都行。我这个做女朋友的不能不尽一下义务你说是不是?”

  袁彻盯着名片看了一秒钟,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抱着双手摆明了拒绝的意思:

  “抱歉,我从来不收女人的名片,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直接送他回家。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我还是打听到了他家的地址了。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吗?”

  “那你昨天为什么不送他回家?”冯宝仪说话声音高了一个调,大有质问的意思。

  袁彻嗤笑着说道:

  “我很奇怪,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难不成你在跟踪他?还有,为什么你对他那么不放心?看柯然的样子,绝对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多麽忠厚老实的一张脸啊。”

  “我不是不放心他,我是不放心你,你这个,这个变态。”冯宝仪最后两个字说出来声音很小,像在牙齿中间好不容冒出来的,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袁彻正要反唇相讥,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一阵响亮的“啪”的一声,把袁彻吓了一跳。

  柯然竟然打了她女朋友一个耳光!

  作者有话要说:

  要不要接着写下去,有点纠结。

  第71章摊牌

  这一巴掌声音清脆,回声悠远,让整个咖啡厅说话的声音瞬间消失了,片刻之后又嗡嗡地响起来,其中至少一半的人在猜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而对面冯宝仪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博得了他们的同情。

  柯然还是一脸愤然不平的样子,居高临下瞪着冯宝仪,眼睛里都冒火了。冯宝仪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时间愕然、困惑、委屈的表情都堆在脸上。

  袁彻冲着柯然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

  “打人不打脸,何况人家是女孩子。我这个当事人还没发作,你倒是急了。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个词的,显得我风格与众不同。”

  他当然在说假话,听到这个词是男人都不能接受,何况他是gay,更是忌讳别人这么说。

  但袁彻的脸上却完全看不出来,仍旧云淡风轻的样子。

  柯然一屁股坐下来,胸脯一起一伏,看得出来刚才真的是动了气了。

  冯宝仪才缓过神来,眼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滴,呼吸急促嘴唇颤抖着:

  “你,柯然,我是你女朋友,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打我?你,你难道,难道也是……”

  柯然打断了她的话:

  “你当初说的很清楚,我和你只是演戏给老人看,做个表面功夫而已,除了必要的场合装装,其他时候都是自由的,互不干涉。你不觉得今天你管的太宽了吗?那时候趾高气扬地让我不要纠缠你的话言犹在耳,现在却在这里胡搅蛮缠的,袁彻是我的上级,你当着我的面骂他,是故意让我难堪吗?我以后在组里怎么混?”

  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c-h-a曲,袁彻挑挑眉,难怪两个人关系看上去有些怪怪的,柯然的表现完全不像是有女朋友的人:没有电话,没有短信,不急着回家。

  和那个刚刚成了妻管严的顾华宇完全两个样子。

  不过说起来,这还是认识这个柯然后头一次听他一次说这么多话,气场十足,看来以前果然都是装出来的。

  冯宝仪一时无语,被打的脸在自己的手心里蹭了蹭,说话底气弱了许多:

  “可我也告诉你了,我现在真的很喜欢你,我想和你做真的男女朋友。我刚才说话是有点过分。”她说着身体正了正看向袁彻,竟然带着歉意:

  “对不起,我刚才是口不择言。大概是早上和柯然吵了起来,心情太差了。你是他的领导,也是比他年长,就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耳边风吧。”

  袁彻心里暗笑,眼前的女人真的是能屈能伸啊。只是她这么戏剧化的转变太快了,一看就知道此刻对他说的话都是违心的,没有一句真的。倒是刚才声情并茂的表达才是她的心里话。

  她所有的话都只是说给柯然听,说给周围的听众听,凸显她的识大体,懂进退的优良品格。

  从她抽动的嘴角、眼底的恨意中分明看出她对自己的不屑不是假的。

  既然她要演,袁彻自然要配合,不然这出戏就唱砸了,唱砸了对谁都不好。

  袁彻忙大度地摇摇头:

  “你担心自己喜欢的人,我理解。换做是我,可能做得更过分。不过话又说回来,先不说他才来我们队几天而已,你担心他被我带坏,也太早了些。何况这段时间天天办案,我想带坏他都没有机会。柯然是个慢热的孩子,还很较真。他大概把你当初说道话当金科玉律了,这样,你们明天找时间好好谈谈。话说开了,误会解除了就皆大欢喜了。”

  袁彻暗自庆幸现在的柯然不是那个张扬的柯然,不知道他曾经对自己做了什么,也就不会当面露马脚,否则以他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今天的事完不了。

  现在他只想快点把这个女人打发了,自己一肚子的话想问柯然,今天不问明白,憋得难受。

  冯宝仪紧抿着嘴,看了看柯然沉着脸默不作声,不肯定也不否认,有些怯怯地说道:

  “你,要不,我明天到你家吃饭?反正好久没看到爷爷了,顺便咱们把话说开了?你今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