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终结(1/2)

加入书签

  “为什么要发现这一切,还毁掉他们呢?”突然一道温柔的男声,从背后出现,根本没有防备的四个人吓了一条,纷纷转头。

  “舅舅?”按理说,杜昊应该认不出张海峰的模样,但这么多年过去,张海峰和照片上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是小昊啊,这个,应该就是小铎吧!”穿着白大褂,从岩石的背后走出来,张海峰走到杜铎面前,想要再靠近的时候,就被顾一泽挡住。

  “你是顾一泽?”张海峰微微抬头,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高大男人,有些恍惚,“真像啊,你们长得真像。”

  能在这类地方,见到本应该去世的张海峰,杜铎他们立刻就警觉起来,但很显然,张海峰早有准备,只是看着戒备着自己的四个人,就拍了拍手。

  等杜铎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杜昊和牧婷昏迷着躺在一边,而自己和顾一泽身上绑着很多插管,上身红果果,躺在像手术台一样的地方。

  “是不是力竭了?异植好像都和自己切断联系了?”张海峰又一次的突然出现,看着挣扎的杜铎,摇了摇头,“乖孩子,不要乱动,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很显然,张海峰和这一切脱不了干系,杜铎没有说话,在心底默默的呼唤着意识田里的异植,没想到这个样子突然激怒了张海峰,一只手紧紧的攥住杜铎的喉咙,“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植战者,尤其是你,有缘人!”

  刚悠悠转醒的顾一泽醒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张海峰!”

  被顾一泽踹开的张海峰跌坐在地上,看着顾一泽的脸,突然笑出声,“就是这样,你总是因为所谓的有缘人,把我赶走。”

  能将张海峰踹来,已经是顾一泽挣扎的极限了,张海峰将两个人绑的非常结实,根本挣脱不开。

  谁知道,坐在地上的张海峰竟然哭笑起来,指着顾一泽开始控诉,“为什么不爱我呢?我这么爱你,都可以把心肝掏给你看,为什么就不能爱你呢?”

  张海峰的状态明显不对,但是杜铎他们都没有打断,看着杜昊和牧婷轻轻的动了动,顾一泽给杜铎使了一个颜色,杜铎点头应下。

  “他不属于你,永远不属于。”杜铎看着张海峰的声音停下,有点着急,顺着张海峰反复哭诉的话接下去,让张海峰一下子激动的站起来,“对,都是你的存在,如果不是所谓的有缘人,他怎么不可能爱我,如果不爱我,为什么要对我笑?”

  杜海峰突然喃喃出一个人名,非常失望的对顾一泽摇摇头,“不,你不是他。”

  可是,顾一泽的脸色突然有点诡异,因为杜海峰喊得那个人,是他的父亲。

  等到杜海峰近乎疯狂的退出来一个冰棺时,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得到了答案。

  杜海峰痴迷的爱着顾一泽的父亲,甚至在顾一泽的父亲去世后,将尸体偷偷的保存在这里,只等着研究出来可以让人复活的药物,唤醒顾一泽的父亲。

  “你简直是个疯子!”顾一泽看着冰棺里的人,恨的咬紧了牙关,杜海峰已经失去理智了。

  “哈哈哈,你以为你真的是他的儿子吗?不,你只是我的实验品,现在,我就要用你来复活他,谁让你找有缘人了呢。”

  对于顾家人来说,找到有缘人就可以摆脱命不久矣,爆体而亡的下场,顾一泽的父亲没有找到有缘人,可是顾一泽找到了。

  所以,在杜海峰准备用顾一泽的身体复活冰棺里的人时,他还要讲自己和杜铎相换,因为只有这样,杜海峰才能成为顾一泽父亲的有缘人。

  “顾家的人,肯定会爱上他的有缘人,你死心吧!”顾一泽看着眼底一片赤红的杜海峰,咬紧了牙关,戳破了杜海峰的梦。

  顾一泽的父亲,从来都没有爱过杜海峰,而杜海峰,只不过是钻牛角尖的疯子。

  杜昊和牧婷已经醒过来了,顾一泽和杜铎还在努力的吸引杜海峰的注意,可是,很显然,杜海峰等不了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顾一泽的父亲醒来,而他能借用杜铎的身体,和顾一泽的父亲在一起。

  密封的石洞外传来了尖锐物体摩擦岩体的声音,这种异常熟悉的声音让杜铎和顾一泽皱紧了眉头,“外面是僵尸!”

  “这些烦人的家伙,怎么这个时候需要血肉?”杜海峰听着自己圈养的僵尸开始躁动,非常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能让他复活,还要感谢这些小家伙儿,如果不是它们提供实验品,我可能找不到这些可以帮助我的东西。”

  “所以,研究所和你的姐姐姐夫,都是和你有关,包括我和小铎的取样实验。”顾一泽用那张极为酷似其父亲的眼睛,看着杜海峰,咬紧牙关询问。

  “哦,看来我还做了不少事情,但只要能救回他,什么都可以。”杜海峰点点头,把这些事情一一认下,不管是用植战者做实验,还是圈养僵尸,他都不在乎。

  只要能达到目标,这些算什么。

  “就算我父亲醒了,最厌恶的人肯定也是你。”杜海峰的举动,让多少变异的僵尸流落出去,甚至打破了植战者和僵尸之间的平衡,造成多少人的无辜死亡。

  但很显然,一生都是为了抵抗僵尸,最后英年早逝的顾一泽父亲,绝对不可能认同杜海峰的所作所为。

  “无所谓,他会原谅我的,我这么爱他这么爱他。”张海峰已经把锐利的解刨工具拿在手上,站在顾一泽的面前,笑了起来,“现在,你来帮我完成最后一步吧!”

  “做你的梦去吧!”终于找到机会,翻身而起把张海峰直接从背后砸晕的牧婷哼了一声,和杜昊把杜铎和顾一泽解开,找到绳子,将张海峰绑住。

  在石洞之外越发尖锐的摩擦声让四个人皱起眉头,终于把戴在头上,干扰自己与意识田联系的东西扔掉,杜铎将向阳喊出来,一行人在异植的陪伴下,警惕的看着好像越来越近的摩擦声。

  “等等,那里好像有东西。”顾一泽的注意力一直在冰棺附近,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心里非常复杂,但同时,眼尖的发现了被摩擦出来的标志。

  “这是磷石还是?”牧婷伸手捻了点粉末闻了闻,把身上带着的一个小瓶子里面的液体全部倒上去,“冰棺后面好像有东西,,如果不行,那就炸一下了!”

  作为一个爆破爱好者,牧婷对什么是易燃物非常的了解,在摸到冰棺后面的石块时,牧婷就有点奇怪,“小铎,让向阳看一看,能不能把这个击穿。”

  顾一泽伸手将冰棺抱起来,把空间留给异植,而杜铎看着顾一泽有些复杂的脸色,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抓住顾一泽的手,用力的握住。

  和牧婷猜的没错,冰棺后面的岩石很容易击穿,现在尖锐的摩擦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向阳也为所有人描述了,薄薄的岩体之后,有多少变异之后的僵尸在等着他们。

  “简直疯了,我们先跳下去吧!”杜昊看着张海峰晕迷的脸,咬了咬牙,把人拽起来,先跳下了击穿之后的洞,“这是溶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