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梦境易碎(1/2)

加入书签

  (1)

  “筱萱,你就带我来我家疗伤!”语气里带着一些疑问和惊讶。

  “当然不是啊!但是我们总不能穿着校服去吧!换一件衣服!记得要穿得美美的,不开心又怎么,如果为了那种人而让自己瞬间老了几岁,不是很不值!好了,我也要去换衣服,待会再路口等。”待可妍点头之后,筱萱就快速地跑回了家。

  大概过了几分钟,两个人就在约定好的地点碰头了。

  “嗯嗯,着装不错,我很满意!”筱萱对着可妍说。

  可妍散下头发,身穿圆领的蕾丝花边连衣裙,点缀着稍稍上翘的发梢,穿着一双带有娃娃图案的帆布鞋,整个穿着很好地将可妍身上的可爱表现了出来。

  “筱萱,你也很美!”两人相视而笑。

  筱萱同样披散着头发,她如瀑般的直发搭在肩上,身穿牛仔拼接百褶雪纺连衣裙,脚下同样踩着一双星星帆布鞋,帅气的样子被挥洒地淋漓尽致。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可妍问。

  “秘密,你去了就知道了!”筱萱朝可妍神秘一笑,便迈开步伐。可妍也只好跟着她走了。在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走了多少条路之后,终于到了目的地。这是一条很安静的街道,其实也离筱萱和可妍的家里不远。

  “就是这里了。”

  “咦咦,清吧?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地方啊,可是这一带不算是繁华路段,生意不会很冷清么?而且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可妍望着清吧的招牌“可风”问。

  “当然不,你进去就知道了,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嘛,待会你就会知道了。”

  “还卖关子!算了我们进去吧。”于是可妍推门而入。温暖的灯光打在她们的身上,轻柔的音乐飘进她们的耳朵里,果然是一个疗伤的好地方啊。

  “竟然真的有那么多人!”可妍吃惊地看着清吧里的客人,整个清吧可以说是满了。

  “跟我来。”筱萱牵着可妍的手,走向了吧台。吧台周围围了许多女生,每个人无不惊呼、赞叹,可是围着的人太多,可妍看不到她们中间的人是谁。

  “让一让好吗,让一让!”筱萱带着可妍挤到了吧台前。吧台里站着一个调酒师,看样子和她们两个人的年纪一样大,动作很娴熟的样子。可妍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女生围着他了,不仅仅是他的动作很帅气,人长得也够帅气。

  “您的玛格丽特,请享用!”那个调酒师把手中调好的酒递了出去。

  “言珞哥!”正准备继续调下一杯酒的时候,那个调酒师听到有人在叫他,抬起了头,看到面前的人的时候眼里闪出了一丝惊讶。

  “萱丫头?你怎么来了?好久都没有见你来过了。”那个调酒师亲切地问。

  “是啊,好久都没有来过了。对了,介绍一下,这是我好朋友,安可妍。可妍,这是清吧的调酒师,同样也是我的朋友,顾言珞。”

  “你好!”顾言珞朝可妍点了点头,但可妍听到他的名字后明显愣神了一下,“珞,洛。”

  “可妍!”筱萱明显地听到了她的喃喃自语,用手臂撞了一下她。

  “啊,对不起对不起!你好!”

  “言珞哥,不要介意啊,她有时就是喜欢走神。”其实可妍的表现,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更何况是顾言珞。

  “我不介意。”顾言珞朝筱萱温柔地笑了笑,尔后对着可妍小声地说了一句,“你要知道,爱情就像梦境。梦境,易碎。所以,无需介怀。”

  “我……”可妍听到他的话之后,竟不知怎么回答,还有一点认可。

  “咦,可楹姐和风玺哥呢?”筱萱看着他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便问起了清吧的两个老板。这个清吧是一个夫妻店,柳可楹和林风玺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因为年纪也并不算大,筱萱也干脆以哥姐相称了。

  筱萱说完之后,便感觉后背有一股重量压了上来,回头一望便是可楹姐那张放大的脸。

  “筱萱!真是好久不见啊!我想死你了!”

  “可楹姐!我也好想你啊!”筱萱开心地说。

  “哎呀,可楹,好了好了,不要那么激动!人家筱萱都快要被你压倒了!”

  “对哦!筱萱,不好意思啊!我太激动了,你没事吧?”看着可楹姐这个活宝,无论是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也会烟消云散了吧!

  “怎么会有事啊!还有风玺哥,好久不见!”

  “是啊是啊,好久不见!”

  可妍看着这种和谐的氛围,心中不自觉地流出了一阵暖意。

  “对了,可楹姐,风玺哥,我向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安可妍,我的好朋友。可妍,他们是‘可风’的老板,可楹姐和风玺哥。”

  “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好!不要那么客气嘛,既然是筱萱的朋友,那你就跟着筱萱一起这样喊我们好了!”

  “可楹姐、风玺哥,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可妍!”

  “既然你们都认识了,那就没有我什么事了。对了言珞哥,帮我好好照顾一下可妍,我想去拉一下小提琴,不收钱哦!”

  “这怎么行,当然要给钱啊!”可楹开口道。

  “不用啦!可楹姐,我的小提琴还在吧?”

  “当然还在了,我去给你拿。”风玺说完之后,便蹭蹭地跑去拿可妍的小提琴了。

  “真好,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听你拉过小提琴了,在座页游很多客人一直期待着听你的小提琴呢!”可楹感叹道。

  “真的吗?那我可要好好表现了哦~所以就不需要给钱了啦!”

  “这不好啊!”

  “我说不用就是不用了嘛!不然我以后就不来了!”

  “这……这……那好吧。”

  刚说完话之后,风玺就把筱萱的小提琴拿了过来。那是一架纯白色的小提琴,是可楹和风玺刻意为筱萱定做的。

  筱萱很久都没有碰过这架小提琴了,可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而且这绝对不是她今天要拉所以才擦的,刻意看得出来,他们天天都在帮她照顾小提琴。筱萱接过小提琴的那一刻,泪水差点倾泻而出。

  “谢谢风玺哥!”

  筱萱拿着小提琴走到了小舞台前,架起麦克风说,“欢迎各位光临‘可风’,以下的时间我会为大家演奏小提琴,请大家欣赏!”

  “咦,这不是筱萱吗?”一个客人脱口而出。

  “真的是筱萱啊,太好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她的小提琴了!”

  “……”底下一片赞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