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换就好了。”件白衣而已嘛,林府又不会没有,“你先去漱洗吧。”

  “嗯。”她想走,可是突然觉得有腰间有股力量拉着她,她低头看,啊,原来是儇卿银,他还揽着自己呢!估计是怕她倒下吧

  “我陪你去吧。”他有些担忧她会不会脚步不稳,还是决定陪她去。

  “啊,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她还没喝醉呢!只不过是吐了嘛。蕙芷谢了他的好意,想挣脱他,证明自己可以去。因为有点酒意,倒像是推开他的,她也没多想,径直就离开了。小白说了句“我去换衣服”然后也走了。

  儇卿银有些失神,刚才她竟然推开他,该死,她竟然敢推开他!怒火直窜上心,后面却有笑声传出。

  “没想到银也会有被‘拒绝’的时候,哈哈。”有人狂笑不止。

  “就是,你没看见他那副表情么,好逗!”有人煽风点火。

  “”其余沉默不语。

  安倾尘和墨宿玄开始还不相信聚影昭所说的,银真的会喜欢上那个姑娘,可是如今事实就搁在这儿了,种种迹象都表明不会错了,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怎么起哄了。

  “你们两个!”儇卿银倏地转身,眸中怒火渐渐收敛,柔声微笑,“来,我请你们喝酒去。”正好拿你们出气!哼哼!

  见他由怒转喜,笑得那么温柔,不了解的以为他不会计较就这么算了,但是,安醉尘墨宿玄不要太了解他,他越是笑得温柔无害,就说明他越计较,越不会放过你。更何况刚才蕙芷拒绝他的事,这厮现在的脾气可谓是暴风雨的前奏。

  “不,不了,这酒很好喝啊。”墨宿玄干笑着,努力无视他笑容里带着的明显的威胁。

  “噢?醉,你也这么觉得么?”他眯起眼,看向安醉尘,带着浓浓的警告。

  不管觉不觉得,下场都是样啊!安醉尘无奈地和墨宿玄对视,用轻音传音跟他说:不如我们逃吧?

  墨宿玄瞪他:怎么逃,这里人多繁杂,被发现可不好了。再说,有他在,我们逃得掉?

  安醉尘垮下脸:那怎么办?

  墨宿玄同样苦恼:我也不知道啊

  安醉尘:那就等着被他整死吧!

  墨宿玄:

  “你们俩想好没有啊?嗯?”他怀抱双臂,故意等他们传音完,也让他们踏实点,做好心理准备,在被他整之前。

  安醉尘:我觉得我们完了

  墨宿玄:影都没反应么

  安醉尘向聚影昭挤眉弄眼,在和段霓裳轻声聊天的聚影昭很淡定地回了句:“看我干嘛,你们就跟银去喝酒吧。”

  “”安醉尘真想劈他,不帮忙还落井下石!“聚影昭!”

  “醉。”竟然还想让影帮你们?儇卿银好心地再次唤他。

  “在!”安醉尘笑着看向他,他知道他现在的笑比哭还难看。

  “宿。”他又很温柔很温柔地唤着。

  “有!”墨宿玄很正色地应和。

  “那走吧。”转身之际,明摆着你们不跟来就等死吧,两人苦恼,默默跟上。姬灵卉看着这切,早已愣住。

  “银,蕙芷到现在还没回来呢。”聚影昭很会把握时机,在他就要很得瑟的带着两个皮痒的家伙走人的时候,突然就来了这么句,也如他所料,儇卿银即刻停下了步伐。

  两人如获大赦,感激地向聚影昭看去,聚影昭脸鄙视。副“你们不知道他在意的是她啊”,两人这才想到,受教地点头。

  须臾,儇卿银又走了,两人以为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刚才的欣喜又变成哀怨,郁闷地跟上儇卿银,这让聚影昭也有点不信了,结果儇卿银的句话,还是让他勾起了嘴角,他怎么会看错呢。

  “你们别跟来。”然后就消失在转弯处。

  两人面面相觑,终于松了口气。

  “被他吓得,竟然忘了蕙芷才是他的要害啊。”墨宿玄擦擦汗,没想到他现在这么在意那位姑娘了。

  “什么要害啊。”安醉尘没好气地瞪他。

  “好吧好吧,是我们的救星。”墨宿玄会心笑。

  “好了,过来喝酒吧。”聚影昭真受不了他们,很聪明的两个人,在银的微笑就变成这样,哎,造孽。

  蕙歌扶着墙走着,胃里又阵翻腾,不就是喝了点酒嘛,竟然这么难受。噢,以后再也不要碰了

  “呜呜——呜呜——呜呜”不远处传来诡异的声音。

  什么声音?难道是有人在漱洗么她想了想,决定。

  穿过走廊,走下阶梯,眼前是条蜿蜒的小河,河水潺潺作响,周围都是树,呜呜的声音就直未断。

  “谁啊?”好像根本分不清声音是从哪来的哎。正疑惑着,脚上沉连带着抽泣声。

  “呜呜——呜呜,救我。”

  什么动物?蕙芷蹲下身,摸到拿到团黑黑的,毛茸茸的,是,羽毛吧?她捧起来仔细辨认,是是只黑鹰!难道是“黑墨?!”

  “呜呜——呜呜,救我。”它哭花了脸,翅膀和脚趾都在流血。

  这只鹰怎么跟那只狮子样,哭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不过看它黑羽上流淌的鲜血,她还是不忍心见死不救。

  “呜呜——呜——唔”疼痛渐渐消去,哭声也渐渐停息了。黑鹰望着自己的翅膀和脚趾都已被衣布包扎好了,明亮圆润的大眼看着蕙芷。

  “我在衣布上涂了点金创药,你会好的更快的。”金创药是她随身带的,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唳——”只听见声鹰唳,眼前的小黑鹰转身变成名黑衣男子,长长的黑发散下,只是手脚的伤口被布包着,有点破坏美感了。

  “黑墨?”真的是黑墨哎,不过好奇怪

  他怎么会在这,又怎么会受伤?

  “好痛哦,不过好像被你救了耶。”他也就坐着,没有起身的打算,脸微笑温和的看着她。

  黑鹰也会知恩图报么?不过他这个样子好像还是挺好相处的。

  “谢谢你救了我,小蕙。”

  听他嘴里叫出小蕙,她有半时的怔愣。

  “白纡不也这么叫你么,难道我不可以么”他有些委屈地撅起嘴看着她,样子像是要哭了。

  这这只鹰怎么跟那只破狮子样跟她卖起萌来了?!

  “不是不是,你叫吧。”名称什么的倒是无所谓啦,“黑墨你怎么在这的?”

  他垂下眼帘,口气有点幽怨:“被人打伤的”说着又像想起什么的突然抬起头,目光闪烁,“你救了我,要我怎么报答你?”

  “啊?”这个她没想过哎

  他思索了会,道:“以身相许吧?”

  以身相许,蕙芷被吓到了,她不就小小的救了他下而已嘛,再说不久前儇卿银也救过她,要说以身相许哎呀,她在想什么,怎么会冒出要嫁也该嫁给儇卿银的想法啊

  “做梦。”在她纠结万分的时候,声不爽却甚悦耳的声音恰时响起。

  当她看清声音的主人的时候,哎呀,儇卿银!他他他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他在听到那声鹰唳的时候,就立马寻声过来了,看到受伤的黑鹰正享受着蕙芷的包扎,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再次升起。

  就连这只臭鸟也跟他作对是么!定要拔光它的毛!他柔和眸子下显出寒意盯着黑墨。

  黑墨莫名地哆嗦了下,仿佛能感受到来者温柔微笑下阴狠的面。前不久被他的剑架在自己脖颈上的场景仿佛就在刚才,来者不善呐

  “小蕙”快快快,给我说下他来干嘛他想干嘛

  儇卿银把拉起蕙芷搂紧怀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是我的。”

  “噶?”两人同时怔住。

  蕙芷:我什么时候成他的了?

  黑墨:原来不是来杀我的

  黑墨幽叹了声,站起身来,潇洒地拍拍灰尘,毫无刚才那受伤的样子:“你说是你的就你的了?”

  “你!”你这只臭鸟想死我就送你程啊,本公子赏你的!他脸冷意。

  黑墨果断无视,反正他在意蕙芷,才不怕他对自己怎么样呢。于是,公然挑衅:“你也不问问小蕙。”就是叫的亲热,气死你!

  该死该死!这只臭鸟!

  “芷儿。”原本绷紧的脸冷若冰霜,在看向蕙芷的瞬间和煦万分,就连语音都那么柔和动听,“你讨厌我么?”

  他练得要不要那么炉火纯青啊!黑墨傻眼。

  “额不不讨厌。”从黑墨的表情可以看出,儇卿银变脸变得真快啊,连她都不得不赞叹了。

  在确定她的回答后,他才放心下来:“那就是喜欢了。”

  “”又阵无语。

  蕙芷:那是什么惯性思维?

  黑墨:这都可以么!

  “切,管你”

  “等等,黑墨你的伤!”黑墨正要得瑟,却被蕙芷打断,打断的原因正是她忽然发现他的伤!好像根本没事!

  “他根本没受伤。”儇卿银鄙夷地瞅着黑墨。

  黑墨很大方地承认:“是啊,我是装的。”

  第十六章姑娘你真造孽

  你是装的!竟然还说的这么堂而皇之!蕙芷忧伤了:“你欺骗我感情!”亏我还担心你以后怎么办呢。

  “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想娶你嘛。”他说得有点忸怩,还带点女子的娇羞。

  蕙芷瞪大了眼,他他他,竟然矫情了?

  儇卿银脸厌恶地看着黑墨,忍不住提醒他:“你再这么恶心小心我送你去青|楼。”

  “我恶心你啦,谁叫你在的。”黑墨瞪了他眼,继续兴奋地看着蕙芷。

  蕙芷有点为难,对于现在的处境,她还是决定沉默是金。

  儇卿银没耐心再陪他玩了,柔情似水地看着蕙芷:“芷儿,你喜欢我还是喜欢他?嗯?”

  蕙芷只觉得心跳漏了拍,他他要不要问得那么直接!而且他们俩到现在动作就很暧|昧了!她慌乱了想推开他,被他抱着暧|昧横生啊!

  “还想推开我?”想起上次被她“狠心无情”地推开,这下更不爽了,直接抱进怀里不放了。

  为什么推着反而“投怀送抱”了?而且他抱得好紧心跳好快啊!

  “你你你你你!竟然在我面前轻薄小蕙!”黑墨气得直跺脚。

  儇卿银得瑟地瞟了眼他,以此示威:她是我的。

  黑墨轻哼了几声,负气消失在黑夜中。

  算他识相,不然儇卿银还真的打算动手了呢。

  “银”蕙芷轻唤出声。被他抱在怀里,满是他的气息,这让她难以控制自己的呼吸了,心跳要不要那么快!

  “嗯怎么了?”抱着她柔软的身体,点都不想这么快就放开她。

  “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毕竟还在吃喜酒好么她不讨厌他的怀抱,甚至觉得安心,可是

  “让我抱会都不行。”他不满地抱怨起来。

  又是只傲娇货还是先回去要紧,她转身正欲离去,却被他抓住手腕。

  “怎么了——唔”软软的,是唇!蕙芷睁大了眼,眼前是他放大的脸庞,他吻她!他的吻轻柔而缠|绵,肆无忌惮地品尝她芳中蜜汁。

  “真乖。”他不舍得放开,舔了舔唇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蕙芷是彻底羞赧了,双颊似火烧。她揉揉脸,好想找坑蹲下刚才竟有些沉醉,要死

  他拉起她的手,笑得有些得意:“那走吧。”

  “聚公子,安公子,墨公子,段姑娘,灵卉身体有些不适,先走了。”姬灵卉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在坐下去,等儇卿银回来。

  “没事吧?”墨宿玄问道。

  姬灵卉摇摇头,转身就走。

  “她怎么了?”墨宿玄挠挠头,有些不解,她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太好哎。

  “笨,你还没看出来啊,银那家伙又造孽了。”明眼人都看得出姬灵卉喜欢儇卿银好么,就这个家伙不知道。安醉尘表示鄙视他的情商。

  “我只看得出来银对那位姑娘有好感。”他摸摸下巴,原本凶恶的脸再配上这动作,让安醉尘觉得他有点像痞子,笑得猥琐些就百分百是了!

  “废话,我敢赌他等会定会拉着她回来。”

  “为什么?”这么肯定?

  “不信你看好了。”

  向冷淡的聚影昭对此表示没兴趣:“无聊。”

  “影,那我们走吧。”段霓裳有意无意地撩拨他,可惜聚影昭根本没当回事,无奈只好决定离开。

  “嗯。”他看着另外两个家伙兴致勃勃地望着远处,也没打算向他们道别了,起身就走,段霓裳紧紧跟上。

  “唔,咦?影走了哎,也不跟我打声招呼真没礼貌。”安醉尘嘀咕了声,墨宿玄戳戳他:“你怎么肯定的啊?”

  “喏,你自己看吧。”他还是继续喝酒吧,虽然抱着副看戏的心情。

  才说着,儇卿银拉着蕙芷就出现在不远处,墨宿玄激动地拍拍安醉尘,道:“被你说对了!”结果被他眼神淡然地鄙视了番。

  “什么说对了?”儇卿银耳尖得很,况且那厮的声音也不轻。

  “噢,就是你——唔!”安醉尘把鸡腿堵住他的嘴,然后向儇卿银谄媚道:“就是你把蕙芷带回来咯。”他很故意的在“带”字上加重音,蕙芷听又羞赧地低下头。

  儇卿银见状又将蕙芷揽进怀,蕙芷顺势做鸵鸟状,啊,找地方躲下也好,可她没想要他的怀里的,但是算了,将就下吧

  儇卿银要是知道她这么想,定会涌起股想拍她的冲动的。

  “差点忘了我还要请你们喝酒呢。”他再次勾起嘴角,恶意明显。刚才的帐,还没算呢。

  “呵呵这事不重要不重要。”安醉尘指指他怀中的人儿,无声表示:还是你家娘子重要。

  墨宿玄迭忙点头称是,儇卿银这才温和的笑了,同样无声的表示:算你们识趣。

  两人同时默默擦了把汗,感谢上苍,让这家伙终于有了新猎物

  就在这时——“不好了,新娘不见了!”

  在场的宾客议论纷纷,新郎听闻忙不迭地冲向新房。

  小紫不见了?小白呢,小白还没回来了么?蕙芷有些担心地看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