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很好。

  余慕枫皱眉,对于她,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要么滚出来,要么滚回去!”余慕枫的声音极度阴冷。

  赵甜甜看看靠在对面墙角的安二,示意他不要出去。

  安二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赵甜甜,原本他也没有打算让余慕枫知道他的跟踪。况且安二能笃定,以他的本事,余慕枫是发现不了的。

  赵甜甜从角落里步步的缓慢移到道路的正中,面有尴尬之色。

  安二冷笑,他已经不能再让自己完全相信赵甜甜了。赵甜甜的这举动,他终究也不想去想里面的深意。

  赵甜甜不想让安二暴露出来,更多的是怕连累到她,她不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和安二扯上关系,不想仅有的丝希望也断送在他的手中。

  “你跟踪我!”是肯定,而不是询问。

  如果是蒋蔚然的话,余慕枫定不会这么面呈厌恶之色。

  赵甜甜心头悲戚,静静地立在那里不言不语,她不知道怎么解释这荒唐的行为。

  还是没有办法在余慕枫面前做到理直气壮,刻骨的爱恋已经让她卑微的再也聚不起那份勇气。

  “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跟踪我,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动手打女人。”余慕枫的警告在偏僻的街道上格外响亮。

  赵甜甜不知道哪里窜出小股儿勇气,辩白:“我没有跟踪你,我是怕你有危险所以才不自觉的跟着你。”

  余慕枫毫不掩饰对赵甜甜的嘲讽:“原来你把自己当成了济世的大侠,你说,我会有什么危险?”

  赵甜甜看到余慕枫微眯的双眸,里面盛满了探究和怀疑,随即她就知道又说错话了。

  余慕枫就像头危险的狮子,有敏锐的直觉和洞察力,让她不得不时刻小心的应对着。

  “我只是随口说说,这里毕竟偏僻。”赵甜甜表面维持着镇定,内心早已经慌乱不堪。

  总也想着逃离余慕枫那危险的目光。

  余慕枫对她的怀疑已经不是这两天的时间,他不想放过任何丝打破谎言的机会。“既然这里偏僻,你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反正不是跟踪”赵甜甜的抢白愈发的增加了掩饰的嫌疑。

  余慕枫瞧了赵甜甜身后良久,并没有发现安二的踪迹,他现在有事在身,不想跟赵甜甜继续纠缠。

  余慕枫的目光在赵甜甜身后搜索的时候,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千万不要发现安二,千万不要发现那个见不得光的男人

  赵甜甜在心里默默念叨着,果然,余慕枫没有发现躲在另侧的安二。在余慕枫转身的那刻,赵甜甜的心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余慕枫撂下句话,头也不回的大踏步而去。

  望着余慕枫的背影,赵甜甜微微发痴。

  “都已经走了,看也回不来了。”安二的话不是调侃,更多的是讽刺。

  赵甜甜有些被刺伤了,缩了缩脖子,掩饰好那浓重的落寞,她变得尖锐刻薄起来。“你不要妄图打余慕枫的主意,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跟你鱼死网破。”

  “鱼早就已经死了。”安二闷闷地说道。

  突兀的这句,竟然饱含着道不尽的沧桑。

  赵甜甜愣,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你到底想要对余慕枫做什么?”

  安二眺望街道的尽头,唇边不自觉地挂上抹冷笑,说:“你的心不能是我的,但是人定就要是我的,是我直来的守护你才能安然到了今天,你说你把那样的身子给我,我能甘心吗?”

  安二的逼视让赵甜甜不自觉间连连后退。

  这样危险的气息赵甜甜太过熟悉,每次在执行完安文吩咐的任务之后,赵甜甜在安二的身上总能嗅到嗜血的味道。

  他定是要对余慕枫不利,定是的。

  “我会保护余慕枫的,你休想怎么样。”赵甜甜的坚定惹怒了安二。

  “哈哈哈哈”安二凄厉的笑声在空气中震荡。

  这世界让安二觉得可笑,他拼命要给的,在赵甜甜这里点价值都没有,而赵甜甜拼命要给的,在余慕枫的眼里竟也文不值。

  笑罢,安二说:“你这样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爱吗?你我这样的人手上沾染了罪孽,我们都还配拥有爱吗?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你不肯死心,我会哟用尽切办法让你心死。”

  赵甜甜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威胁,而是安二未来的目标。

  “我们为什么就回不到以前呢?”赵甜甜怕了,想要用以前唤回曾经的那个安二。

  “回不去了,我要的那个你再也不是完整的了。”安二喃喃道,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原本赵甜甜就是想要暂时稳住安二的,她的语气更加柔和,说:“会的,只要我得到了我的幸福,我不会放弃你不管的。”

  “呵呵呵”安二说,“你的幸福?可你应该知道我的幸福就是你。”

  赵甜甜默然,不知道再怎么劝说安二。

  回之前的常态,安二即又冷漠道:“收起你的各种心思,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话说的坚定无比。

  人也转身就要离开,赵甜甜恐慌了,想也不想把抓住安二的衣襟,祈求道:“你就放过我好不好?你不是想要我的身体吗?我给你,只要你什么时候想要我就什么时候给你”

  “啪”赵甜甜话还没有讲完,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安二个耳光。

  紧接着传来安二幽幽的声音:“我打你是因为你作贱自己,也是在作贱我的颗心。”

  赵甜甜捂着火辣辣的脸庞,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转。

  他以为她想吗?还不是被他逼急了,在离达到目的只有步之遥的时候,她承受不了失败。

  安二想要挣脱赵甜甜的手。

  赵甜甜愈发紧攥着安二的衣襟,仿佛她的手只要松开,就是世界末日了。

  她不甘心啊!手机请访问:

  第248章:兄弟相见

  接完秦炽的电话,余慕枫的心情就更加沉重了。

  就算他再不愿意去承认安文,安文也是那个给了他生命的人。余慕枫是恨,恨她带来了现在的局面,不只是他,就连蒋蔚然也深陷在痛苦的深渊之中。

  他还是没有办法原谅,尽管余慕枫不想承认她,对于她的失踪心里还是有些挂念的。

  即使恨着,也希望她好好的活着。

  满腹心事的余慕枫在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尹少阳约定见面的地

  那是栋还没有建成就停工的烂尾楼。

  站在楼下,余慕枫看到了站在三楼边缘的尹少阳。

  尹少阳也是满腹的心事,指间的香烟已经燃去了多半,他不在意的深深吸上口,香烟的火星碰触到了指间的皮肤,他才颓然地扔下烟屁股。

  “我来了。”余慕枫站在尹少阳的身后,淡淡地道。

  尹少阳重新燃上支香烟,保持着余慕枫还没有来之前的姿势。

  “找我有什么事情?”余慕枫继续道,他知道尹少阳在他出现在楼下的那刻就知道他的到来。

  尹少阳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仿佛没有听到余慕枫的声音般。

  余慕枫不解。

  尹少阳的心情很不好,余慕枫感觉的出来。可是他才是那个心情无论如何都好不起来的人啊!

  静默,空气里感染了两个人的情绪

  从知道了身世之后,尹少阳再次面对余慕枫的时候内心是纠结的。他不知道余慕枫对他的身世知道多少?

  尹少阳突然转身,静静地审视余慕枫半天。

  余慕枫疑惑,回与尹少阳最真实的眼神儿。

  在看到余慕枫的神情后,尹少阳知道,余慕枫并不知道他的身世,在他的眼中尹少阳没有察觉到不同于以前的感觉。

  尹少阳虽然矛盾,可是他还是决定身世不让余慕枫知道。

  “你是为小然来的吧?”余慕枫打破沉默,这怪异的气氛让他受不了。

  尹少阳苦笑,他有什么立场为蒋蔚然说什么,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尴尬。

  余慕枫终于察觉除了尹少阳的怪异。“你说的我都知道了,并且也记下了,你还要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其实,他是不该来的。

  “我已经尽我可能做到能做的切了。”余慕枫继续说着。

  尹少阳点头,千言万语哽在喉头,灌了满口的苦涩。

  余慕枫还是会错意了。“既然你和小然有缘分,我会主动退出,这辈子都不在见小然”

  尹少阳制止余慕枫的话,,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我只希望她能幸福,你能辈子对她好。”

  “你说的我做不到。”尹少阳的声音迟疑。

  余慕枫想都不想,拳挥到尹少阳的脸上。

  尹少阳猝不及防,头歪到边,嘴角上渗出血丝。

  余慕枫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尹少阳擦擦嘴角,这是他欠蒋蔚然的,他本来也没打算还手。

  事情发展的局面已经不是他或者余慕枫能控制的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纷乱,尹少阳觉得已经无力去理清楚。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为什么他们三个人之间有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他恨,却不知道该恨谁!

  余慕枫把揪住尹少阳的衣领,眼睛通红的就要滴出血来,他现在要将自己变成野兽,口口地把尹少阳吃掉。

  “既然你给不了小然切,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我宁愿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余慕枫愤怒中掺杂了绝望,受伤的声音句低过句。

  尹少阳看到余慕枫此刻的样子,心里的抽痛更加厉害。

  上天为什么要跟他们开这样的玩笑?他明知道这是人为的,是他和余慕枫的亲生母亲操纵了这切。

  “我们的命运都是被安排好的,谁都无法抗拒。”尹少阳试图拿开余慕枫的手。

  余慕枫的手慢慢地从尹少阳的衣领上松开,不死心的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出于私心,尹少阳还是不愿看到余慕枫恨着他,那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兄弟,于是,心不受控制的让他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我也希望自己是那个可以给蔚然幸福的男人,但是,命运就是爱捉弄我,我和你样,是最没有资格给她幸福的人。”

  余慕枫刚拿开的手怔在空气中,脑子中飞速地闪过道亮光,他似乎就要抓住了它。

  他不敢凭着猜测往下想,不会的,绝不会是他想的那样的。

  “你究竟要说什么?”余慕枫不死心的求证。

  余慕枫这丝微妙的变化落在尹少阳的眼中,他还是小觑了余慕枫,以他的聪明,应该已经预示到了真相。

  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他要的只是个认定,从尹少阳口中亲自说出的。

  “我和你样,身份尴尬,我是你们的哥哥。”尹少阳顺从了心里的那个声音。

  不管将来他们三个人会怎么样,真相是永远不可能逃避的,早晚都要面对,与其让时间来撕裂伤口,还不如他现在就把它撕开来,把时间留给各自去愈合。

  “哈哈哈哈”高楼上空飘荡着余慕枫的笑声,这种荒唐的事情居然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在他的身上,第次他相信了,可是这种事情多了,反而让他心生疑虑。

  他,尹少阳,蒋蔚然都是安文的孩子,真的可能吗?

  若是在不接秦炽的电话之前他是相信的,现在他点儿也不能让自己相信。秦炽说了,安文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以报仇为首要任务的人,可能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接连地生了好几个孩子吗?

  此时,他甚至都在怀疑他的身世,或许他不是安文的孩子,不然安文没有理由那么残忍地对待亲生骨肉。

  他不信,更多的是不信安文这个人。

  正在余慕枫狂笑之际,只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能否认,那只手让余慕枫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终究,余慕枫还是巧妙地甩开了那只手,止住了那让人担心的笑声,冷冷地说:“你说的话可有什么证据?

  余慕枫的心情尹少阳能理解,要证据也不为过。他在刚听到真相的时候,就有过要那份证据的冲动,克制下后,他还是说服了心,尹天力从来就没有骗过他。

  目前的他们的关系,尹天力也没有那个必要。

  尹少阳可以相信尹天力因为他们是父子。

  余慕枫不相信尹少阳因为他们曾经是情敌,都为个女人而疯狂。手机请访问:

  第249章:余慕枫需要三天时间

  但凡爱过的人都知道,情敌之间就像仇人之间样,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经历过蒋蔚然的事情之后,余慕枫已经不能轻易去相信个人了,哪怕他们之间真的是有血缘关系的。

  余慕枫不动声色地将手指并拢,就在刚刚他不小心粘上了尹少阳的毛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