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言语。他的温热的身体触碰着苏瑾,隔着各自的衣服,苏瑾的心颤抖不止,如水中涟漪,圈圈扩散向全身。

  她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伤他。但是,这份儿后悔很快的便被强行压制,他敢做,为什么她就不能说!

  皓轩缓缓地松开抱着她的手臂,自嘲的笑道:“我还以为你连这个都不会在意。当年你走的那么决绝,甚至连点痕迹都没有给我留下,现在你回来了,看到的却是这个样子的我。呵呵情深奈何缘浅”

  “你什么意思?”苏瑾依旧竭力保持着森冷的语气,“当年是你与练冰月旧情复燃,逼我离开,现在却又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我几时与练冰月旧情复燃?又何曾逼你离开?”皓轩的声色惊诧,看不出伪装的迹象。

  “非得让我再重温次心殇你才甘心吗?”苏瑾心中虽然略微疑惑,但是,五年前的那些话是她亲耳听两人说的,那天的场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又怎会有假?

  皓轩快走两步,拦在苏瑾身前,愕然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五年前明明是你不迟而别才对啊!”

  “好!五年前,离校的前晚,练冰月来找我让我离开你,我不愿,她便说让我来你这儿寻找答案。我是那么的相信我们自己的爱情,结果呢,结果你说了什么?你说我很烦,你说让我离开!”

  皓轩连退两步,脸色卡白片,然后竟是哈哈的大笑起来,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可笑啊可笑”

  “这些在你看来就那么可笑吗?”苏瑾发现了丝不对劲,但是,她想不出哪里出错。

  “怎么不可笑?”皓轩仍是苦笑着,“恨了五年,到头来却发现,原来只是场误会”

  听到这些话,苏瑾的心深深地揪起,她愣愣的低喃道:“误会?”

  “我父亲在前天晚上跳楼自杀,母亲因为承受不了打击而病倒,你说我会不烦吗”皓轩嘴角的笑意在苏瑾眼中渐渐变得刺眼,更刺痛了她的心。

  “怎么会”苏瑾难以自持的连退数步,“怎么会那么巧,刚好练冰月那个时候前来逼我退出”

  “很巧吗?”皓轩摇了摇头,“她定是先步知晓了家父的事情,有意算计吧。”

  “怎么会这样”苏瑾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不住的摇着头,“那这五年算什么?算什么!”

  皓轩重新上前抱住她,轻声细语的安慰道:“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个五年,我们可以把失去的五年努力地赚回来。等我报了仇之后,我们就”

  苏瑾突然浑身阵颤抖,缓缓地挣脱他的怀抱,望着眼前这个自己刚刚才下定决心去恨的男人,喃喃道:“报仇?你的仇人是常浩?”结合目前知道的种种,纵是她再傻也理清了头绪。

  “是!就是他整垮了我父亲手创立的公司,害得我家破人亡!”皓轩说到这些,整个人都带上了股戾气,像极了个被仇恨驱使着的亡命之徒。

  “你想怎么报仇?”苏瑾问。

  “让他身败名裂!”

  “如果这么做的代价是失去我呢?”

  皓轩突然沉默下来,盯向苏瑾的目光闪动不止,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苏瑾就是想知道这个答案,她想知道,在他复仇的道路上,她会不会次次的被当做棋子对待!

  “这是两码事,我我”然后沉默终,他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懂了,现在我知道,就算没有五年前的那场误会,我们之间仍旧会驶向陌路。早晚罢了”

  撂下这么句话,苏瑾转身而去,滴泪终于滑过她的脸颊,缓缓降落,在空气中留下道优美的弧度,然后破碎于地。

  这次,皓轩没有上前阻止她的离去,他只是笑着,望着空无物的门口,笑的分外凄凉。

  为了仇恨,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失去了太多,早已无路可退!

  19阴谋跨度

  苏瑾走了〉大的房间内只剩下乔皓轩独自站着,渐渐站成道风景。

  房间的主色调是玫瑰红,从窗帘到被褥,显然是精心安排过的,颜色鲜艳如新婚娘子的旗袍。只是,现在这些红已经不再新鲜,像是滩滩捣得稀烂的草莓,汁液凝固变质。

  凌晨两点半。

  苏瑾坐在床上,对着电脑发呆,没有点倦意,那种想要找人倾述的迫切心情像是开闸泄洪的堤坝,声势汹涌,无人能挡。房间里没有暖气,露在被子外的胳膊略微泛红,静默的空气中只有键盘的敲击声,下下凌乱的响起。

  “我中毒了,在那个荷尔蒙横飞的校园里,我遇到了他”

  “邂逅很唯美,美中不足的是,他的怀里躺着另个女孩儿,在阳光下笑的肆意张扬。暗恋这件小事被我维持了近年,直到那天他打电话过来。他说他失恋了,我突然觉得满心欢喜,然后便又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懊恼;他说他的心突然破出道口子,我便绞尽脑汁的想要替他缝补;他说他依旧痛,我便跟着他起痛,毫无怨言”

  “那夜,他抱着我,彻夜缠绵。偌大的房间被我们玩耍的混乱不堪,被褥凌乱,满眼充斥着的皆是鲜艳的玫瑰红,这抹红被我当做生命的烙印,深深镌刻入心次日,他拥着我离开,我有意记下了那个刻骨铭心的数字——201。”

  “今晚,同样的201,却是冰火两重天,我发誓,不再为任何个男人牵肠挂肚,因为不值得”

  敲下最后个字,苏瑾缓缓地盖上电脑屏幕,任凭黑夜将自己掩埋。

  灯光全部收敛,夜黑的怕人。她将整个身体蜷缩成团,双眼也渐渐没入被褥之中,这时,窗台上的抹亮光晃的她神经为之振奋,她不知道是什么魔力驱使她起身探究竟,但是,她就是这么做了。

  这边的老式出租房小区内,过凌晨,路灯全熄,这个时间,窗外不该有光线才对。

  从四楼望下去,台打着前灯的轿车静静的停靠在楼下,看上去孤独而迷惘。她认识这台车子,也认识车子的主人。

  转身入被,手中握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拨出那个号码。她将手机丢到床头,界面上仍旧闪烁着那个熟悉的备注——变态。

  窗台上跳跃着的光线渐渐模糊,苏瑾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班,精神抖擞的工作,整理文件,化妆,背讲说稿,忙碌却充实。

  今天是周日,她这个台里的主持人替补本不用工作,但是,她主动提出了带班,帮助另名请了病假的电台主播录制晚间新闻。

  录制完节目已经是下午四点,苏瑾捧着叠相关文件走出录制间,迎面碰上内勤主管王大哥□大哥今年已经近四十岁,却像个到了更年期的大妈,易喜易怒,还对旁人的私生活充满了毫不遮掩的浓厚兴趣。如果你在台里听到有关某某的感情八卦,源头多半来自于他。

  “阿瑾,有个帅哥找你。”

  “王大哥你逗我呢,谁会来这里找我。”苏瑾太了解这个八卦王了,看他脸神采飞扬的样子,多半又在添油加醋。

  王大哥神秘兮兮的凑到她身前,悄悄话似的说道:“我可没骗你,就在楼下大厅呢,英俊的塌糊涂。看他那身派头,多半是个都市精英啊,阿瑾你可得把握好这次机会,话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

  苏瑾逃也似的跑向楼梯,如果你愿意倾听,八卦王绝对可以揪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给你说上个时辰!

  会是谁?这个时候来台里找她?这里她依旧有联系的人不多,会主动来找的更是屈指可数。

  想来想去,却惟独没有想到会是他。

  大厅内张贴着的海报前站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的嘴角挂着抹温暖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是常浩。他确实称得上英俊,周身散发着的那份儿由内而外的自信让他看上去更加器宇轩昂。

  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她认为他们之间已经讲得明明白白,应该再无瓜葛才对。

  而他镇定自若的转过身来,望着远处不愿走近的她,并没有介意,而是缓缓地向她走了过去。

  “饿了吧,起去吃晚餐怎么样?”口气那么随意,似乎两人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苏瑾时猜不透他想干什么,眉头微皱,却是没有出声。

  “怎么这种表情?相识场,我还不能请你吃顿饭吗?”常浩笑。

  “我没胃口。”苏瑾回道。

  “不只有我们两人,如你所愿,我和前女友重归于好了,这些都是拜你所赐,我们理应请客谢你。”常浩仍旧笑着,苏瑾的面色却瞬间卡白。

  她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神色,她无法在听到这些话后做到无动于衷。

  个是她的闺蜜,个是跟她有过短暂纠葛的男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结伴出现的两人。

  “不不用了,祝祝你们幸福。”她的声音已经微微颤抖起来。

  他口气依旧温和,说出的话却让人如落冰窖:“幸福吗?我们俩不会有幸福的。”

  苏瑾愕然,抬头迎向他炙热的眸子,“为什么?我直知道琳儿其实是个好女孩儿,她应该得到幸福!”

  “但不会从我这里!”他语气冷漠。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她?不如放她离开!”苏瑾低吼道。

  常浩眸光闪,字顿的回道:“因为这是你的愿望!”

  “我的愿望是让她幸福,不是让你去欺骗她的感情!”

  “那我只能说对不起!”常浩的的眼中闪过抹失望,“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无法随意支配自己的感情!”

  苏瑾越来越看不懂面前这个男人,她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会真的爱上自己,但是,他如此费力的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正想着这些,她的脑中突然冒出另个问题,夏琳和他是什么时候走到起的?

  重回这座城市之后?或者没有离开之前?

  如果是重回这座城市之后,夏琳才迅速的坠入的爱河,这么短时间的相处,她不相信夏琳会为他情根深种除了这种可能之后,就只剩下种可能。

  两人在五年前便已经是情侣!

  火车上的巧遇,起逃离这座城市,五年的闺蜜情想着想着,苏瑾突然好累,好累。

  20同命相连

  “我现在就想知道,五年前夏琳与我的邂逅,是不是你的安排?”问出这句话,苏瑾如释重负。

  “你都已经猜到了答案,何必还来问我?”常浩挤出抹笑容,看上去却颇为僵硬。

  “人渣!”苏瑾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转身便走。常浩上前拉住他,刚要说话,却被她大力的甩开,咬牙切齿道:“个女孩儿五年的青春就这样被你糟趟!”

  “你的青春又何尝不是被自己糟蹋?”他逼视她的眼睛,冷冷说。她的身体突然感到发凉,为什么总是要让她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才刚刚做好遗忘的准备!

  “那是我的事,我心甘情愿。”她颤抖着声音说道。

  “她也是心甘情愿的,我从未逼她做这些。”他稀松平常地说。

  “你无耻!你知不知道个二十多岁女人的五年是多么的宝贵?你怎么可以利用她对你的爱,如此随意的挥霍她的青春?”她凄厉地举起手劈向他,却被他顺势抓住拉,她便跌靠在他的胸膛,他字句的说:“那我的五年又该由谁来埋单?”

  大厅里显然不会只有他们两人,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两人之间气氛的不寻常,正手指着两人所在的方向,对保安描述着些什么。然后,保安便向他俩走来。

  常浩已经放开苏瑾,两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好竭力保持着微笑。

  “苏小姐,需要帮助吗?”大厅保安显然认识这里的工作人员。

  “不用,我们刚刚只是闹着玩儿的,误会而已。”她笑,面部僵硬。

  保安的目光大有深意的在他俩身上扫过,然后笑着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的离去。

  “他似乎把我们当成了拌嘴的情侣?”常浩轻笑出声。苏瑾实在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她没有去理会,而是冷冷的回望,毫无感情的说道:“时间?地点?我答应去赴约,请你马上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我等你下班,地点定在上次你说的上雅铁板烧。”常浩眸中闪过丝复杂,但是很快便消失不见,他对于苏瑾毫不留情的话语竟是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样的他让苏瑾越来越看不懂。

  “随便你。”撂下这么句话,苏瑾转身走向楼梯,距离下班还有个多小时,虽然她今日的工作已经完成,但是,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害怕与常浩独处,这份儿恐惧究竟来自于哪儿,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个小时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坐上那台熟悉的车,苏瑾只想沉沉睡去,但愿不再醒来。

  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接下来的这场饭局,竟然会那般的富有“戏剧性”。

  夏琳曾经跟她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极端的女人:身体主义者和灵魂主义者体主义者俗称妓女,他们与男人发生关系的原因很多:金钱地位怨恨总之无爱魂主义者俗称圣女,比之前者更为稀有,她们以为耻♀两种极端的女人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大多数女人都介于这两者之间。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萍水相逢之下,夏琳的这段话让苏瑾认定了这个朋友,现在想想,大抵是因为自己喜欢这样豪爽不矫揉造作的女子吧。

  上雅铁板烧店里的人很多,起码比上次两人光顾时要多出倍来。苏瑾刚进入,就看见角落里的夏琳在使劲地向他们招手,她已经等在这里不知道多久。

  “瑾,快过来坐!”夏琳往更角落里退了退,然后拍着身边的座位,嬉笑着说道,“我饿极了,就先点了餐,你想吃些什么直接给师傅说就好,我们自己来烤。”

  她似乎无视了跟在苏瑾身后进入的常浩,但是苏瑾可以看到她的目光飘向自己身后时,里边难以掩饰的爱慕之情。

  “之前我才跟常浩提到你,没有想到你们认识。”夏琳伸手拈起片肉,目光有些波动的注视着苏瑾,顺手将肉递到了她嘴边。

  苏瑾想要张口吞咽,烤的金黄的肉片直是她的最爱,但是这刻,望着那片金黄,她却阵阵反胃,恶心的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