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让我跟着着学,说家里就我根独苗,以后肯定是招上门女婿的。家里那么大的产业就算是女婿也不放心,逼着我学呢。”吴芳无奈道,说到这问题就头痛,“话说我十七岁都没到啊,简直就是残害祖国的花朵。”

  “嗯。”王思妤没接她的话,心中若有所思。

  原来,她早就已经开始接触自己不曾了解过的世界了啊。看来,我也要抓紧时间充实自己才行,不然再将来,偶像永远都只能是偶像。

  “喂,王思妤。”吴芳喊道。

  “什么?哦,你叫我思妤吧,家里人都这样叫我,不用叫全名的。”

  “哦,思妤,要不你真的做我的妞吧?”吴芳脱口而出,下瞬她似乎也觉得这个说法挺个笑,于是又洒然地揶揄着对方般笑着。

  “啊?!”倒是王思妤吓了跳,吴芳该真不会是同性恋吧?

  “哎,学校里帮色狼整天对着你嚎,你也会受不了的。我说我谈了女朋友,断了他们的念想才行。”吴芳嘿嘿笑,“让他们知道我找了个女朋友,还是个漂亮妞,又断送他们的个美女资源,想想他们鬼哭狼嚎的样子就爽啊。”

  王思妤满头黑线:“我看你还是找个临时男朋友吧。”

  “开什么玩笑,我才16岁多啊,早恋不好吧。”吴芳理所当然道。

  王思妤感觉有些接不上她的话了。

  两人收拾完毕,退了房间,没走多远起吃了米线,顺势交换彼此的手机号码,然后挥手告别。

  “思妤,嗯,开学我们就是同学了,十八中有人找你麻烦你就报我的名字,我罩着你。”先前在旅社的对话中吴芳知道了王思妤即将是自己学妹的事,故有此说。

  吴芳挥手,举手间桖的角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那是头天晚上王思妤只将她的衣服脱到般就忍不住栽倒,结果吴芳憋得难受自己迷迷糊糊的撕扯弄坏的地方,那蝴蝶结就在朝阳中飘啊飘啊地远去。

  看着手机中吴芳的号码,王思妤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换作没有成为自己妹妹的话,以王振的身份将生活无论如何继续下去,都不可能像吴芳那样优越的女孩产生交集。而当自己用种诡异的方式与之认识之后,两人的命运长路奇迹般的产生了焦点。也让她知道了,即使那样耀眼的存在,也可以如此的亲和,而那样的亲和,又是从何而来。

  王思妤收拾好心情,跟吴芳的再见让她知道了自己跟她的差距还相差在哪里,要是不努力追赶,吴芳跟自己即使产生的交集也是短暂的,要想成为‘吴芳’第二,就必须先改变自己。她开始考虑是不是自己也找些讲商业经营的书来尝试着学习。

  为了梦想,最先找些关于酒店管理的书籍来充实自己的大脑,为以后打开局面作为个最好的铺垫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家的过程正是上班高峰期,好不容易搭上公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刚进门喊了声:“我回来了,爸妈在家没?”,王思妤就听到王振要死不活的声音:“小妹,你可回来了,爸妈夜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哥整整饿了天夜救命啊”

  那声音如此凄惨,简直闻者伤心听着落泪。

  原来王国庆夫妇招待吴陆奇行人,结果陪酒不成把自己弄了个晕忽忽,好在酒楼那边的办公室有休息室,于是夫妻俩就在那边休息,第二天王国庆干脆直接在酒楼做事懒得回来,王母则去了培训班。

  两位家长都想着反正两个孩子都那么大了,有着自己的生活能力,做饭是谁都会的,家中有米有菜也饿不着,也就没有过于担忧,期间也就打了个电话给‘当哥哥的’王振,说明两人处理问题回不了家,让‘当妹妹的’照顾好他就行。

  王振正急于修复‘兄妹俩’的关系,哪里敢说出妹妹去夜场跟人玩去了?只能生生的受着。

  王思妤听得王振凄惨的喊声,她简直不能太了解他了。不过还是进了厨房,将吃火锅的电磁炉扒拉出来,放上汤锅开始烧开水。

  “嘿嘿,小妹,你回来简直太好了。”王振瘸拐的走到厨房门口,靠着门笑嘻嘻的冲王思妤说道。

  王思妤指头点洗碗池里及个脏兮兮的碗碟不语。

  “别提了,玩金鸡独立累死我了。”王振抹着额头说道,其间的‘危险’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就知道。王思妤撇撇嘴:“我是想告诉你,吃饭不洗碗,三天归你管。”

  王家的饭桌教育之,就是吃独食要洗碗,不洗就罚三天,另条是先吃饱不管,吃得慢洗碗,弄得每次吃饭家人跟打仗似的。

  “我现在是伤员。”王振佯作大怒。

  王思妤管都不管:“看着点水开,我去洗澡,我没洗好你就自己下面条,难受死了。”

  日子仿佛就这样归于平淡。

  暑假的阳光依旧猛烈的散发着自己的光与热,室内的空调徐徐吹着冷气。

  客厅的的茶几上,放着王思妤进屋时放下的本书籍。

  书是崭新的,封面上印着“酒店经营与管理”几个大字。

  第十五章平淡才是生活

  第十五章平淡才是生活

  收藏,推荐,评价,谢谢

  切都恢复了平静。

  自从嗨吧与吴芳相遇之后,王家里切都变得波澜不惊。王思妤经常感觉自己回归了以前那个平和的家庭。要不是房间换了,环境变了,她还以为自己直是他。

  嗨吧回来后,第二天张方杰登门,张口闭口的“对不起,思妤,昨晚我真的不想那样的。再给我次机会吧。”

  且不过王思妤从来都没曾想过给他机会,王振就发飙了:“怎么着?那样是怎样啊?占了我妹的便宜是吧?”声色俱厉的样子,让本身就对其还有这阴影心理的张方杰落荒而逃。

  十来天后王振恢复了行动能力,只是手臂跟左腿的伤疤还没有那么快的脱落,也不知道会不会破相留个纪念什么的。不过王国庆倒如言真的给他报了个机动车驾驶学校,从摩托车道四轮的全都要学。

  当然了为了顺利拿到驾驶执照,为了让教练拿出真实水平来进行相应的教导,活动经费是必不可少的。比如教练瞌睡了,你得拿中华烟出来让人家提提神;人家口渴了,你得塞上几张红彤彤的茶水钱

  王国庆边肉疼,边利落的掏腰包,看得王思妤好阵眼热:“妹的,这本来应该是我享受的待遇好吧。”想着自己现在还真是妹的,也就忍了。

  吴芳后来真的约了帮姐们去光顾王家的酒楼。在医院门口王国庆到底跟她有着面之缘,还记得这个为了捞自己家钱无所不用其极的富家女,想着她老爸的面子,王国庆二话不说招呼帮大厨连同搞了桌私房菜来招待帮莺莺燕燕。

  王国庆能从个替别人打工的厨师,后来自己摆夜宵摊,然后做到酒楼,那刷子也不简单,吃得帮莺莺燕燕赞口不绝。所谓私房菜本来就是过往些行内的师傅只用来招待亲戚朋友的秘制好菜,般是不会拿来招待客人的,可见王国庆可是给足了吴陆奇面子。

  吴芳再表示付钱是必须的,这很有理论依旧:“上次嗨吧她们吃我的喝我的,没看到这次她们出血我不舒服。”于是王国庆给她们打了个八折。

  八折?从私房菜的‘秘制’两个字就知道这些菜的成本价值,八折也就收个材料钱。出了桂城人家味馆,你都没地能吃上。

  由于吃得太爽,吴芳最后因此还打了个电话给王思妤,要知道那天两人挥手道别之后直都没有通过电话。或许吴芳早就没心没肺地将王思妤给忘了,然后以为吃了顿爽的才将记忆召唤回来记起王思妤的电话。

  “我爸又拿那些个私房菜出来现了?”王思妤电话中满带着无可奈何。

  “什么私房菜?”吴芳对此说法倒是好奇。

  王思妤番解释后吴芳原来如此地说道:“我说比以前下馆子吃得爽呢,原来是这样。思妤是吧,呵呵,下次我们起玩,你请客带我们去你家酒楼吃饭吧,我们还吃私房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