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原来不是打架】

  作者:不详

  我家是个六口之家,家中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和我。我家是住在个小县城里。

  我叫樊之,生于九九四年七月,今年十二岁,在这个小县城里念初二,由于我上学得早,和十三岁的姐姐樊忆读个年级,而且还在个班。

  我家开了个不大也不小的百货店,直是我爸在经营着。生意也还算可以,因而我家在这个小县城里,也算是中上水平的人家了。听我爸爸说,这小店还是我爷爷留给他的遗产呢,只不过中间有好些年没有开了,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听爸爸说,在六七十年代,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可厉害了,谁还敢开小卖部呀。后来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了,爷爷才又将小店开了起来。由于我爸学习不用功,又考不上大学,爷爷就把店子传给了我爸来做。那年,我爸十八岁。

  我爸今年四十岁,我爸大我妈整整十岁,也就是说今年我妈只有三十岁。

  听我妈后来跟我讲,在我妈十六岁的时候,我爸就把我妈给干了,那是九九二年的事,第二年我姐姐就生了下来。也就是说,我妈生我姐的时候才十七岁。当时要不是爷爷用钱到处打理,我爸可能早就进监狱去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今天是星期天,早上醒来,我伸手向左边摸了摸,没有碰到爸爸结实的身体,又向右边摸去,同样也没有碰到妈妈那柔软的身子,知道爸爸这时肯定是出门了,妈妈也肯定去送爸爸了。于是,伸了个懒腰,又钻进了薄薄的毛巾被里。

  我把两腿向两边伸得大大的,感觉到爸爸妈妈的大床就是舒服。我的床,虽然也不小,但在上面转两个身,就像要掉下床来似的。

  昨天晚上,听到爸爸说,店里的货快卖完了,他要出去进货,得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我说,我想爸爸,于是,我死缠着要跟爸爸妈妈睡在起。

  把我捧在手里都怕溶了的父母,没办法也只好同意了。

  其实爸爸要出门几天,我固然是想他,但我缠着和他们睡在起,更重要的是想再次看到爸爸和妈妈「打架」。

  每逢爸爸出去进货,他都要和妈妈打上架。而且这架打得很是厉害,比平常都不太样。爸爸总是不停咬妈妈,还用他那长长的大大的鸡鸡「杀」妈妈,爸爸的「刀子」真的很厉害,真杀得妈妈「啊啊」直叫。

  不过,我最喜欢看到的,还是爸爸抽出刀子又大力地杀进去时,妈妈胸前那两个大奶在上下,左右地不停地摇晃的情景。也不知怎么搞的,我对这个场面有着特别的爱好。在学校上课时,这情景也会时常在眼前出现。每当想起这个让我激动的画面时,我的大脑就会产生种莫名的兴奋,这种兴奋又会激发我的思维细胞,诱导我的思维活跃起来,思考问题也灵活多了,思路也开阔多了。这时,如果让我做平时认为很难的题,此时也会变得迎刃而解,也是小菜碟了。

  昨晚,我照例又是睡在爸爸和妈妈的中间。爸爸和妈妈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从不穿衣服的,就连内衣内裤都不穿。所以我很清楚的感觉到爸爸的大鸡鸡顶着我的大腿,妈妈的大r房贴在我的嫩背上。

  为了能更早地看到我最想见到的场面,我把玩了妈妈的两个大||乳|会后,就装着睡过去了。

  爸爸看我闭眼,就等不及地叫妈妈跨过我的身体,坐到了他的身上。

  我暗想:怎么这次是妈妈在上面了?

  室内的灯还是开着的,我记得在爸爸和妈妈「打架」的时候是从不关灯的。因此,我从床的另头的大玻璃镜中,清楚地看到爸爸的鸡鸡「杀」进了妈妈的肉肉里面去了。

  爸爸妈妈卧室的窗帘是完全隔光的,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就是与般的窗帘不样,从里面看不到外面,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就连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外面也不会看到。因而,他们「打架」的场景也只有我个人能看到

  我睡在床上,闭着两眼,细细地回味起昨晚妈妈胸前那动人的波浪来,也不知怎的,身下那也不算小的鸡鸡竟然硬了起来,种尿意的感觉直冲上我的大脑。

  正在这时,听到妈妈在外面敲门,大声地叫着我和姐姐:「之儿,忆儿,该起床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快起来吃早餐,好补补你们的暑假作业。」

  我听到姐姐在她的房间里高声地回答着妈妈,说她已经早就起了。而我还是静静地躺在爸爸和妈妈的大床上,不去回答她,我想让妈妈进来来哄我起床。

  妈妈没有听到我的回应,果然推门进来,房间随即被起跟着妈妈身后进来的光线照得亮了不少。但随后又把门关上了,我清楚地听到妈妈关上小锁的声音,只要妈妈关上小锁,就知道今天早上我有戏了。

  我妈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可算是这小县城里的大美人了。

  妈妈今天穿着件连衣裙,件吊带的中短连衣裙,两个大大的r房把那连衣裙高高的托起,还清楚地看到两个突出来的||乳|尖,看就知道妈妈没有戴||乳|罩。

  妈妈走到窗子边,「哗」的声,就把隔着两个世界的窗帘拉开,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看看吧,太阳都上到头顶上来了,还不快起。」这言语听起来有几分责怪,而更多的是爱意绵绵。

  我还是故意不回答妈妈,在等着妈妈来诓我起床,我从小就喜欢妈妈诓我起床,在这个时候,我可以在妈妈的身上得到好多乐趣呢。看得出来,妈妈也喜欢天天早上来叫我。

  果然,妈妈见我没有理他,就走了过来,坐到了床边,摸了摸我的头,又摸了摸我的脸,然后腑下身来,吻了吻我嫩高的鼻子,嫩嫩的脸蛋,最后把她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嘴唇上「啵」的下,才用力摇了摇我的肩。

  「小坏坏,大懒虫,起床了。」妈妈叫我起床的时候,总是叫我小坏坏,她可能是成心让我在这个时候向她使坏似的。

  「嗯」,我故意把声音拖得长长的,好像还是刚睡醒的样子,其实我都醒了好长时间了。

  「怎么?还没睡够呀?快起来吃早餐,妈妈都给你们做好了。之儿,你的作业做完了没有呀?」

  「妈,你就放心吧,我前天都把所有的作业做完,你不是看过的吗?是不是昨天晚上爸爸把你『杀』晕了呀。」

  「你这小子,昨晚又在偷看了?」

  「妈,什么叫偷看呀,你们就在我的面前丝不挂地撕打,这也叫我偷看呀?更何况,你们昨晚上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着,我能闭得上眼吗?还有呀,妈妈你的叫声又是那样的大,就算我睡着了,也会被妈妈你那像是被爸爸『杀』得很疼,又像是很快乐的叫声弄醒的呀。」

  「小小年纪的,你都在乱说什么呀,再乱说,妈妈可要打你了。」说完,妈妈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拍拍了两下。

  这也叫打呀,这分明是在爱我,我知道妈妈是不会打我的,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和妈妈从来就没有打过我,爷爷和奶奶也不许他们打我。不过我也没有让他们生气过,成绩都是班上第,他们爱都还爱不过来呢。

  我被妈妈拉了起来,毛巾被从我的身上滑了下来,我就赤裸着站在妈妈的面前,那下面的鸡鸡硬硬的挺在妈妈的眼前。

  「噫?小坏蛋,这小玩意好像大了些哦。」妈妈握着我那不小的鸡鸡说。

  我坐到了床上,手从上面伸进妈妈的胸前,小手就在妈妈那两个大||乳|上揉了起来。没会,就明显的感觉到妈妈的||乳|头变硬了。

  过会,我又用另只小手从下面伸进妈妈的裙子里,居然发现妈妈的裙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我就很轻易地摸到了妈妈那长着小草的肥肥的两片肉唇。不留神,个小手指竟滑进了那两片肥唇的中间里面去了,我知道,这个就是昨晚上爸爸的鸡鸡「杀」进去的地方。

  我只感觉妈妈的那里面湿湿的,滑滑的,而且还是很柔柔的,暖暖的。这地方我虽然不是第次摸,但今天小指头却是第次进去。这时,我看到妈妈的脸上出现了几朵红霞。

  「妈,昨晚爸爸那大大的长长的鸡鸡『杀』进你这里面去,你是不是觉得很疼呀。」我的小手指仍是停在妈妈的里面问道。

  「你怎么知道妈妈很疼呀。」妈妈轻轻地拧了拧我的嫩脸问我,也不叫我把手指从她的肉洞里面拿出来,而是任凭我的小手指存放在她的肉肉里。

  「我看妈妈你叫得好厉害呀,就这样问呗。」我带着关心的口气,认真地回答着妈妈。

  妈妈见我很认真的样子,于是也很认真地问我:「那你疼的时候,也是这样叫的吗?好了,起来吧」

  「嗯——」我向妈妈撒起娇来,「小坏坏要妈妈抱抱」

  「昨晚还没抱够呀」

  「妈,你搞错没有呀,你昨晚是抱我还在抱我爸。」

  「你这小色狼,好的东西你不看,偏偏喜欢看爸爸和妈妈的这些事。」

  「妈,我可是天天在看课本哟,难道这些不是好东西吗?妈,抱抱之儿嘛」

  没办法,妈妈只好把裙子后面的拉链拉开,将裙子退到腰下,就把我抱在了她赤裸的怀里。

  这就是我要求妈妈抱抱的方式,从小到现在,妈妈总是这样抱我。

  妈妈的r房很大,我总是将自己的小脸蛋深埋在妈妈的肥||乳|之间。

  这时,我只手捻着妈妈的个||乳|头,而另个||乳|头被我含在嫩嘴里。

  「好了好了,小坏坏,再不起,早餐就要凉了。」妈妈轻拍着我的脸说。

  「妈,昨晚怎么是你在爸爸的上面呀?从前不都是爸爸在你的上面吗?」我把小脸贴在粉脸上,小嘴对着妈妈的耳朵轻轻的呵了几下后,才对妈妈问道。

  「小坏坏,你知道什么谁在谁的上面呀,你难道也懂?」妈妈轻轻地拧了下我的耳朵回答道。

  而妈妈的另只手在握着我的鸡鸡,在自言自语地说:「是大了不小,不过比起他的还是小了点,短了点。」

  「妈,你说什么呀,我的鸡鸡比谁小了点,短了点呀?」这时,我的小手在妈妈的小|岤里动了几下。

  妈妈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但在我的逼问之下,也只好回答了我:「还能比谁的?比你爸爸的小点,短点呗。」

  「妈,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我爸多大,我才多大,你现在就要我的赶上爸爸的,这不是在为难之儿吗?再则,爸爸的鸡鸡天天进到你这肉肉里去吃东西,它当然要比我的大得多,长得多了。妈,你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呀,要不爸爸的鸡鸡为什么总是进到你的这里面去呢?」我边问着妈妈,边将停在妈妈肉洞里的中指又往里探进去些。这时我感觉到妈妈的肉洞缩了下,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手指头上传到我的大脑里。

  「会有什么好东西呀,什么也没有,只是肉洞罢了。」

  「我不信,妈妈的肉洞里定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妈,能让之儿看看吗?」

  「你真是个十足的坏坏,妈妈的洞洞你也要看呀。」

  「妈——,看看嘛,之儿就看下,就下。」

  「你呀,妈妈拿你真没办法。」

  妈妈说完,就把还挂在腰上的连衣裙脱了下来,赤条条地平躺在大床上,温柔地看着我说:「看吧,要不,你还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出来的呢。」

  妈妈的阴沪很美,黑黑的荫毛,但只长在肉洞的上。这时,我看到黑毛的下面是两片肥肥的厚厚的像嘴唇样的肉片紧紧地靠在起,形成条迷人的肉缝。我不知道这肥肥的厚厚的像嘴唇样东西是什么,就问妈妈:「妈,你下面这肥肥的厚厚的像嘴唇样肉片是什么呀,好好看哟,它叫什么呀。」

  「那是女人的大荫唇。」

  「大荫唇,我知道了,那为什么我没有呢?」

  「你怎么会有呢,如果你有的话,你就不是男人了,那就跟妈妈和你姐姐样,是个被男人操的女人了。」

  听到妈妈这样说,我又联想到爸爸和妈妈打架的情景,于是又问妈妈:「妈,你和爸爸不是在打架呀,那是爸爸在操你,是吧?」

  「你小子,说什么呀你,什么操不操的,好难听。」

  「妈,这不是你刚说的吗?怎么又难听了?」

  「是吗?是妈妈说的?,以后可不许乱说了。」

  「是妈妈,之儿是很听话的,之儿以后不会乱说的。,妈,这是大荫唇,那定还会有小荫唇的,是吧?」

  「哈哈,你小子还真聪明,,当然还有小荫唇了。」

  「那在哪里呢?能让之儿再看看吗?」

  「你这么聪明,看到了大荫唇,怎么就不知道小荫唇在什么地方了呢?大的都看到了,小的还会远吗?自己找找吧。」妈妈说完,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身子动不动的两眼看着我。

  「对呀,小荫唇,那定是在大荫唇的后面了,可是,这后面什么也没有呀。」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小荫唇在什么地方。

  这时,妈妈提示了我下说:「之儿,你分开妈妈的大荫唇看看就知道了嘛。」

  于是,我轻轻地分开妈妈的两片大荫唇,果然看到了里面有两片嫩嫩的像耳朵样的小月儿,我猜这可能就是妈妈的小荫唇了吧,就问妈妈道:「妈,这嫩嫩的两片就是你的小荫唇吗?」

  妈妈也不直接回答我,而是反过来问:「你说呢?」

  听妈妈这口气,我就知道那东西定是妈妈的小荫唇了。

  妈妈的小荫唇可爱极了,红红的,嫩嫩的,而且还有点湿湿的。于是,我又问妈妈说:「妈,为什么你这小荫唇上是湿润润的呀,就像我小时候流口水样。」

  「小坏坏,什么流口水呀,还不是你刚才给弄的,现在还好意思来妈妈。」

  「妈,你有没有搞错呀,我刚才又没有向你的里面吐口水,只是把细细的中指放在里面而已耶,难道我的手指也会出水吗?」我有点天真地,又有点好奇地拿着自己的中指在眼前看了看。

  我的这动作,不禁让妈妈大笑了起来,「哈哈,你真是笨呀你,世上有手指会出水的吗?哈哈。」说完,妈妈又大笑了几声。

  我像被潮弄了样,于是,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了妈妈那两个肥大的r房之中,好会,才抬起头来,对妈妈说:「妈,你骗之儿」

  「你这小子,不懂反而来怪妈妈,妈妈刚才也没有说什么呀,只是你自己要这样猜的,我有什么办法。这下好了,反说妈妈骗你了。」妈妈轻轻地拍着我的脸说。

  过了会,妈妈又叫我起床了,「小坏坏,该起床了,妈妈都进来快有半个小时了,你爷爷和奶奶他们早锻炼可能也快回来了,他们还没有吃早餐呢。」说完,妈妈就想坐起来,可是我那重重的身体压在妈妈的上面,她动了几下都没有成功。

  「妈,之儿知道了,爸爸的鸡鸡为什么会比我的长,比我的大。」

  妈妈也觉得好奇,已为我又发现什么新大陆,于是,带着种疑惑的目光看着我,「小坏坏又知道了什么呢,说来妈妈听听。」

  我把上身支起来,静静地看着妈妈的脸,半天也没有说出个字来。

  「小坏坏,你是不是在骗妈妈呀,不说,妈妈可真要做早餐去了。」

  「妈,你好美哟」

  听到我说的这话后,妈妈的脸不竟又红了起来,「你说什么呀,小小年纪,知道什么美不美的。」

  「妈,你真的是很美嘛。比我们的班主任美多了,在学校里,老师们都说我们班主任是个大美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