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S-19(1/2)

加入书签

  用之前涂紫闲聊时候的话说,洗刷派的雪莲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领先蔚蓝,同时掌握着一些连蔚蓝都不知道的秘密。

  毕竟它的创始人,叫做ne,那是那个时代,承载蔚蓝科研希望的人。

  就算后来出走站在对立面,他曾经的研究发现和贡献,也依然无法被否认和抹去。

  所以他为什么突然出走?

  为了生命的长度?

  为了对宇宙和未知的探索?

  其中,前者对于人类的you huo,是亘古的,至于后者,对于一名站在巅峰的科学家来说,也许you huo比生命更大。

  两个小时,也许更长。

  除了没有暴露关于雪莲的任何具体信息,那个黑暗中的声音艰难而缓慢地一直讲述着他秉持的理念,关于淘汰、选择和进化……

  像是一个循循善诱的导师,不断在尝试启迪和引导韩青禹。

  虽然韩青禹几乎不接话,更不询问。

  所以,祁山铜为什么要让我听这些?他也是洗刷派么……这是在招揽我,以一种这么不隐秘的形式?!

  这是心底的困惑,韩青禹有些饿了,起身,转身,往回走。

  “你,不杀了我再走吗?”等他走出一些距离,身后的声音问。

  韩青禹没有理会,这不是他需要做的事。

  他在黑暗中继续往前走。

  “愿你见到新世界。然后你就会知道,我们才是对的。不要妄图抵抗……神的降临。”

  那个声音在背后如同得了癔症一般,用祷告的语气说着。

  这种语气和姿态让韩青禹在这一瞬间感觉极度的恶心。

  “忘了告诉你,其实按照你们的理念,我不该是你口中会被选中的人,我来自那个你们认为不重要,应该被牺牲、奴役和淘汰的人群。”

  “去尼玛的优秀的人类。”

  走过长长的甬道,韩青禹再一次见到了祁山铜。

  他在甬道入口下来的一个房间里,坐在木制的沙发上,前倾身体独自抽烟,这里有光,他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常。

  “回来了?听了挺久的……所以,你现在想问我什么吗?”看见韩青禹出现,他扭头笑着问道。

  “你是洗刷派,雪莲?”

  “……不是,哈哈哈,当然不是。”祁山铜把烟灭了,大笑着站起来,“我们也一样在在抵抗大尖,在为蔚蓝流血、牺牲。”

  他的话听着是在陈述一致性,但是又分明割裂了一些东西。

  所以韩青禹问:“你们?”

  “对,我们,一些站在蔚蓝共同的目标和原则下,但是持有部分不同观点的人。”祁山铜坦然承认了,仰头伸展一下,解释说:“你要明白,蔚蓝很大,所以哪怕是为了同一个目标,也有人主张不同的实现方式。”

  他说完转头,看着韩青禹。

  “哦,既然那些大人物觉得没问题……那就行。”韩青禹说:“但我只是一个拎刀上去砍大尖的兵,我想,我不需要知道这些。”

  他想说告辞,没兴趣听更多。

  “你需要的,普通的联军战士大概确实不需要,但是以你的表现和潜力,你接下去几乎肯定会成为蔚蓝青年军官里的中坚力量,所以,你就必须,有自己的理念。”

  “我的理念就只是源能块和活下去。”

  “……哈哈哈”,祁山铜大笑,“不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