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你的星光在路上(1/2)

加入书签

  “你有机会赢的,但是你自己好像没有所谓……所以,就当帮我赢一场,可以吗?”

  这一句到最后,语气和眼神都已经弱得不行了。

  反正从刚刚决定追上来那一刻起,就已经是这样,米拉队长干脆先破罐子破摔。

  至于威严什么的,就下次再从头建立……反正这次也是刚才才开始建的,还没建太多。

  因为先前拉扯胳膊的关系,两人之间的距离现在很近,韩青禹看着她,看着她,看到米拉都有点虚了,才犹豫着开口,说:“那个……”

  这一刻他眼睛里乍然有一种贪婪直接,赤果果的光。这让米拉突然感觉心慌,继而有些愤怒。她慌忙把手松开了。

  “那个,米拉队长你……有存款吗?我是说,既然部队没有奖金,那咱们自己……”

  韩青禹似乎根本没察觉米拉的反应,他只是态度诚恳的,终于把话说得更完整了一些。

  “啊?”米拉回过神,愣住了。

  “……开玩笑的,我试试。”

  韩青禹悻悻地走了。

  米拉依然愣在那里,开玩笑吗?可是他刚才的样子看起来明明就很认真。

  …………

  11宿打听到到了一件事,关于将来新兵出营双向选择的规则。

  于是,很多问题就都变得很容易推理了。比如米拉这情况,基本确定就是很快要当队长了,因为是新人组队,这回下来就是来挑人的,或者说拉人。

  这样,她之前的种种古怪举动,在11宿各位这里就也都有了虽然令人无语想笑但是勉强合理的解释。

  这小心机耍的……唉,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啊。

  “原来米拉xiao jie真不是看上我们里面哪个了哦?”盗墓哥赖石头的声音在黑暗中悠悠响起,听这感慨,大约已经在心里思考和纠结许久了。

  他这个人有一个特点,能用诚恳的语气说出哪怕再荒唐的事。只不过这一回,他说的,是事实。

  大伙说:“是啊。”

  多么痛的领悟。

  幻想破灭,11宿的各位纷纷失落痛心了大概两秒钟……

  然后,气氛突然间就变得欢乐了起来——一起出局好啊,比起这里最终有一个混蛋得手,这结果简直太好了。

  这一夜的11宿是失恋阵线联盟,但是并不哀伤,欢快过后,每个人都安静地躺在床上,但是每个人都没睡,在想一些事情。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几天我会好好练……我不耍滑了。”杨清白突然开口,认真说道。

  “嗯,我也是。”

  “我也会。”

  几个人回应他,然后,回归安静。

  “真想让米拉xiao jie开心一下啊。”这一次,是刘世亨突然说。

  “嗯。”

  “她其实真的很努力在教我们。”

  说完,11宿又安静了下来。

  “我们大概再努力也是赢不了的……”隔一会儿,盗墓哥说,“我不是说我不会努力,我会努力的,只是结果……可能这样。”

  “至少表现得好一点。”

  “是啊。”

  再一次短暂的沉默。

  “但如果有些人明明有机会赢却不努力去赢。”温继飞咳,清了清嗓子,“某个人知道我是在说你?”

  “别装死啊,不然我把你高中干过的糗事全说出来。”他带着笑意,继续威胁说。

  韩青禹在黑暗中会心笑了笑,“放心,我会尽力试试。”

  他的尽力,是指不动用体内最后那点儿残余源能,只凭身体的最大努力。

  “那,青子加油。”

  “嗯,加油,我们也会尽力不给队长丢人的。”

  这一晚11宿的对话似乎总是这样的,突然来上几句,然后又突兀地停止,但其实谁都没睡着。

  这一次间隔时间稍微有点长。

  “米拉队长的源能融合度大概并不高,可能很普通……”杨清白小声说。

  “嘘。”七个声音同时制止他说下去。

  其实,每个人都猜到了,从传闻中她一直提不上队长,从她用枪如神却说不希望队员成为她,从她的担心和因为担心选不到队员而做的种种傻事,从她略嫌过度的认真努力和那份太过想证明自己的心思……

  已经都猜到了,只是都不愿意说出来,也不愿听见别人去说破……就好像那样去戳穿,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可是终究是有人说出来了。

  “所以她才这么努力想找一些强力点的队员,大概老兵那边,也在费心思联系……毕竟是战场,肯定会担心。”温继飞难得一次不闹腾。

  今天晚饭后,他走在路上,米拉竟然专门找他说了抱歉,这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当时他说没事,总教官他们还不是有事没事就揍我们一顿?米拉说那不一样,我今天,其实应该可以找更好的办法来说明惯性和制动的问题……

  “问题她干嘛这么想当队长啊,实话说就蔚蓝这一线的死伤率,这也不是什么加官进爵的好事情……一个女孩子,这么逞强跟自己较劲。”

  刘世亨这么不解了一句。

  这一次,没人接话,11宿保持沉默,因为没人能给他答案。

  “大概是因为她的哥哥。”突兀但是平和的声音,在宿舍门外响起,张道安也许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他说:“米拉一家在华系亚生活已经很久了……她唯一的亲哥哥,十年前就是以一个外籍队长的身份,牺牲在华系亚目击一线战场。”

  然后是脚步声,渐远。

  …………

  第二天早上,在韩青禹吃完早饭后,从军里下来的几个人找到他。

  来人先是把700储备站事件相关的事情又从头到尾询问了一遍,仔细追问了很多细节,而后提取了他的指纹。

  因为劳简早一步的劝告,韩青禹忍耐住了,没提奖金的事。

  “对了,米拉乔少尉,现在是你们班宿的直属教官,对?”正事完成后,一名军官从后喊住已经准备离开的韩青禹,像是突然想到,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对的。”韩青禹站下来回身说。

  “怎么样?”军官笑着问:“相处也有一阵了,从你的角度观察,你觉得米拉少尉适合成为一名队长吗?军里今年……”

  韩青禹认真想了一会儿,抬头,用平淡但是肯定的声音说:“她不合适。”

  军官有些错愕,“嗯?你们……有矛盾?还是你认为米拉少尉在品质上……”

  因为韩青禹现在的特殊,这名军官对他的意见,似乎还颇为重视。

  “不,她很好,我相信她如果成为队长,甚至可以为自己的队员付出生命……事实上,我们整个11宿都很喜欢米拉少尉”,韩青禹知道自己正在打碎米拉的梦,但他依然说,“但是我很确定,她不合适。”

  军官脸上依然有些茫然。

  “我希望你们能重新慎重考虑这件事”,韩青禹顿了顿,说:“对目击战场负责,也是对米拉xiao jie的生命负责。”

  最终,军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的,你先去训练。”

  …………

  韩青禹没把这次对话告诉任何人。

  只是在接下来几天的格斗训练中,作为每天一轮的活靶,他和11宿的另外七个人一样,彻底改变了之前偷奸耍滑的态度……

  他们变得十分认真,不管对手是其他新兵,还是偶尔换上来示范的教官,也不管他们在教官面前的努力有多么无力。

  这些教官都是张道安的人,他们可不像米拉这么容易不好意思,虽然也收着立,但是真的拳拳到肉,而且美其名曰:“只有疼痛能让你们记住以后应该怎么做……记得到时说谢谢。”

  除了韩青禹依然没尽全力,11宿剩下的人都已经拼了。在临近半程训练结束的这些天里,他们终于开始像一个兵,开始每天都累到沾床就睡,乃至睡着后在梦里痛哼出声。

  这期间米拉依然时不时会找理由来11宿洗个澡,因为女战友告诉她,从时间来看,队员们正是从那天后开始努力的。

  她每天都会来给队员们送药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