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那个骰子(1/2)

加入书签

  之前庞经合觉得温继飞应该跟他差不多菜。  他并不知道温继飞是骰子,判断的依据很简单,因为他用qiāng。

  在这个幕后的源能世界,人们不怕qiāng械已经太久了,惯性思维早已经变成条件反射,快到自动拒绝任何多余的思考。

  另一方面,爬上青石台的温继飞连装置都没有开。他就那么单手拎qiāng,自然摆臂,一边说一边沮丧、郁闷,一边走向渠宗兴。

  这个过程的风险是无法思考预估或回顾后怕的。

  也许只要他稍微给出一个准备拔刀的错觉,就会死,也许只是这样走过去,渠宗兴就会突然间决定一掌拍死他,用以向韩青禹和吴恤施压。

  总之主动权全在渠宗兴,在他一念之间。

  为此温继飞另外做了一个铺垫,就是他在劝吴恤,这个铺垫大约能让他多说几句话。

  他说到那个“渠”字。

  字音落下的一瞬间,持qiāng手臂的摆动,正好自然向上。

  用半个“宗”的音收住呼吸节奏,温继飞手臂起,qiāng起向前,转腕下压,开qiāng,“砰!”

  本就没多大的间距加上长qiāng往前递的那一下,最终qiāng口离渠宗兴的心脏,不超过50厘米。

  几乎就是抵着击发。

  子弹击发的那一声响,给人一种荒唐感他在干嘛?开qiāng吗?向一个人超级战力开qiāng吗?!

  不管是敌人还是吴恤身边的蔚蓝战友,此时都是一样的感觉,但是,没有人来得及开口。

  因为青石台上,刚刚惊艳亮相的真渠宗兴,超级战力渠宗兴,已经应声倒飞,落下石台。

  源能世界里射向超级战力的第一颗源能动力死铁子弹,在渠宗兴毫无防备的状态下从他心脏射入,穿过,透体而出。

  血在凌空喷溅。

  温继飞站在那里,等了两秒,面无表情收qiāng,转身。平静的,完全波澜不惊的样子。

  但是,是他杀的,溪流锋锐对上的第一个超级,他杀的。一个骰子杀的。

  而且根本就不用像什么青少校、吴中尉那些菜鸡那样,上去砍得死去活来,浑身是血,温少尉出手,只要走过去,开qiāng,就好了。

  正所谓一贱更有一贱贱。

  贱人还需贱人磨。

  偷袭与反偷袭的故事亘古至今。

  全场的错愕声中,落地的渠宗兴踉跄站住,缓缓抬头,先是茫然地看了看温继飞的背影,再低头,看到自己胸口的血洞。

  “我……”渠宗兴用生命源能暂时锁住生机。

  他是超级。

  但他还是会死!

  如果稍有一点的提前警惕和源能防备,如果他是超级战力里的巅峰人物,这一qiāng就算打中,大概率都不致死。

  可是现在什么假设都没有意义,子弹已经穿透了心脏。

  这种情况比子弹在心脏里面直接爆开要好一些,他能多支撑一会儿。

  但是,除非渠宗兴接下来能有锈妹那样的运气,得到改造并成功建立源能内循环系统,否则,等到疯狂流逝的生命源能耗尽,他就会马上死去。

  “这,什么啊?”老头嘀咕着,似乎有些沮丧,但是更多无法理解和难以接受,很不甘心。

  温继飞回头,平淡说“qiāng啊。”

  渠宗兴喃喃说,“qiāng?”

  “嗯,这个世界一直都在进步啊,渠村长……我就是进步。”

  温继飞笑了一下。

  至此,现场其余的人终于都回过神来了,他们今晚的表现看起来很不应该,因为整个过程,他们都在旁观,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忙。

  但是这似乎又怪不了他们,因为整个过程里的每一件事,都来得很突然,很让人意外,转折得太快。

  那么现在冲上去吗?

  渠宗兴还没死,但是就算他拼尽最后的生机上去搏杀,也杀不了人了,对面另有两人能战,而且,那个人会把他打成筛子?

  那把qiāng……能杀超级战力啊。人们想着。

  “牛逼啊!兄弟!”庞经合从侧边台阶上跑下来,说“哥们不放心你们,压根就没走啊,还好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