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准备敬礼吧(1/2)

加入书签

  425团,干部楼上。劳简站在房间窗台前,远远地听了一会儿这飘荡在夜空中的熟悉的歌声,甚至还不自觉地跟着唱了几句。

  传统夜啊,原来今天是……我都给折腾忘了。

  突然间,劳简听见有同样的歌声从侧边近处传来,只是声音很低。

  转头才发现,原来旁边房间的窗台前,一位老相识,现在的团参谋,也站在那里。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笑着,互相点了点头。

  “传统夜,你没去?”劳简微笑着问。

  “去了,不过比他们早一点回来”,团参谋扭头示意一眼身后,屋里,眼神温暖说,“这不,老三才两个月……我再一个多月,又要轮换去一线了,就……想多看着点她长大。”

  劳简缓缓点了几下头。

  “你呢,算时间你差不多应该轮换回团部了?”

  “啊我……”劳简支吾一下,接着岔开话题,问:“对了,今年的传统夜怎么样?我带来的那四个孩子去了没啊?表现怎么样?”

  “是?”团参谋想了想,说,“你带来的人里,是不是有个姓韩的……韩青禹?”

  “对,他去了吗?“劳简有些惊喜和迫切,问,“他表现怎么样?”

  “他……说不清。”团参谋的意思,其实是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才好。

  但是劳简关心则乱,会错意了,以为韩青禹出了什么问题,忙帮着说:“不会?那可是个好孩子啊,老实、孝顺……”

  团参谋:“是……吗?”

  “笃笃。”敲门声传来。

  劳简摆手跟参谋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开窗台,过去开门。

  他其实不算被囚禁审问,除了最开始的两三天时间,被带着做了各种询问和测试,后面的十多天,他就都住在干部楼的这间套房里,等待结果。

  门没上锁,也没人看守,只不过他自己,也没有申请出去而已。

  “团长?”开门,看见团长李王强了,劳简假装没看到他手上的牛肉和黄酒,假装不知道是传统夜,跟老上级委屈说,“怎么还你亲自来审啊?事情真的就那样,就不知道哪去了……同样的话,我都已经不知道说了几遍了,你们总不能让我瞎编一个?”

  九年的老部下了,李王强知道劳简装蒜,顾自进屋,先放下牛肉和酒。

  正好他今天还有件别的事要“审”呢,干脆就坡下驴,说:“不是源能块的事,那事国外有先例,你和小队那边分头把程序走完,基本就算了,上面也说不了什么。”

  战士们拿了金属块是没用的,反而上交提炼后,有少量奖励可以见回头。这一点是共识。

  劳简点了点头,倒也说不上放轻松了什么的。对于425团,他一直都充满信任。

  “边吃边聊?”李王强挑眉问。

  “你还是先说。”劳简看一眼牛肉,笑着说,“不然我这心揪着,不知道又摊上什么事了,我也吃不下。”

  “那也行。”李王强一边开酒,一边平淡说:“你来之前那天晚上,去援救过700储备站,是?”

  事情已经过去好一阵了,怎么突然又提?劳简说:“是啊,怎么了?”

  李王强:“出了点事。”

  “哦,知道……是说当时好像有洗刷派活动痕迹的事?”劳简严肃起来,说:“事情后来查到了吗?情况怎么样?”

  “嗯,查好了,是清白炼狱的人。”

  “哦,是那帮傻x啊。”劳简鄙夷了一句,对于清白炼狱这个洗刷派组织,怎么说呢,因为相对实在太低级,太粗糙了,蔚蓝联军内部一直都不怎么看得上。

  真正可怕和让蔚蓝的人忧虑的,是洗刷派的另一个组织。

  “对,所以这个问题不麻烦”,李王强低头倒酒,“麻烦的是……我问你,你当时除了帮忙砍大尖,是不是还杀过别的人?!”

  其实是调查那件功劳的归属来的,但是李王强按规则,不能直接先说,所以他低头倒酒,语气严肃。

  冷不丁的一句,天大的大帽子扣头上了,劳简一下激动起来,“怎么可能啊?!我,团长……”

  他甚至有些委屈,“我当时帮忙砍大尖,逞强顶正面,我后来还吐了好几斤血呢,不信你问……问医疗点的人?”

  “没有就没有,你激动个屁啊?!有伤还逞强顶正面,还好意思说后来吐血……你是想我夸你还是骂你啊?”

  本就是排除法,不是就算了,李王强以老队长的身份先教训了几句,而后看着劳简,问:“那你有没有见着,当时有别的人出没啊?”

  “当时,我……没有。”劳简在老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