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不怕死,很想活(下)(1/2)

加入书签

  锈妹梨涡斩出手没有回头,战刀斩物受力后更是如此。现场,那把无刃的死铁直刀从空中落下来,直接落到了机场外侧的悬崖下面。

  韩青禹依然在敌群的阻隔之下,站在那里。

  “你看,我一早说过他笑起来肯定很好看。”斯特凡妮亚是从侧后方看见的韩青禹的侧脸,所以她并没有看见他此时的眼神。

  其实韩青禹在蔚蓝日常对外接触都不怎么笑,尤其对上女战友的时候,要更加木讷或者说麻木一些。

  但是他本身很好看,笑起来也灿烂。斯特凡妮亚心想着,他现在应该是开心的,只是可惜了,刚那把战刀没有能把直升机直接从空中轰下来。

  此时,空中的直升机依然在继续爬升。

  机舱内的夏尔和埃里克一左一右按住了断臂挣扎中的德尼,一人替他止痛、包扎,另一个继续不断催促飞行员,“快!拉升!快,走!”

  直升机继续向上,300米,400米……

  埃里克终于松了一口气,回身扭头看看他断臂的父亲,“不管怎么样……活下来了。”

  阿方斯家留下了一条手臂。基层指挥官们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应该庆幸还是沮丧。

  可惜了。另一些人想着。

  “可惜了啊!”曹敃看了温继飞一眼,温继飞对他笑一下没说话……感觉那应该是苦笑,曹敃神情沮丧又说:“反正砍都砍了。”

  说完他拍了拍温继飞的肩膀表示安慰,回头遗憾地看向空中。

  直升机已经爬升得太高了,而且韩青禹人还被阻拦着。他来不及了。

  所有人都觉得他来不及了。

  “颂!”猛然间一声源能爆发,这边一直都没有停滞下来的战圈中,吴恤手中黑色长qiāng直刺,分开人群,而后呼一声向右横扫。

  “当当当当……”右侧敌方人立成排,同时递出十余柄战刀,将病孤qiāng架住。

  僵持的一瞬间。

  “轰!”以战圈为中心,四周地面震动了一下。

  现场所有人立即都收回目光,望向战圈那里。

  那里,一道流光璀璨。

  韩青禹背上那把刚几乎已经被人们遗忘了的蓝色星光柱剑,终于出手了。

  画面中,

  流光拖曳着蓝色的虚影,直线而去的柱剑快如闪电,在一条线上,穿过所有正在架qiāng的手臂,继续向前飞射。

  惨叫声中,那些人手上的死铁直刀全部落下来。

  韩青禹快到几乎看不清的身影,此时从那条直线上掠过。

  到人们看清时。

  他的手上已经抱着刀,十余把。

  人没有停下来。快速冲刺中的垫步调整,一步,再半步,现场源能再次轰响爆发,同时韩青禹身体拧转,用全身发力,挥臂甩手!

  “颂!”“嗖、嗖、嗖嗖嗖……”

  当场,十余柄死铁直刀爆发出连绵而强劲的破风声,如强弩齐射,笔直贯向在高空的直升机。

  目测……够得着!

  “这么强?!”这一声很大,喊出来的,曹敃扭头目瞪口呆看着温继飞。

  温继飞表情诚恳向他点头。青子在昨晚和肖恩的那一战后,回来睡觉蜕了皮,又进步了。

  此时现场,韩青禹的身形并没有因为这一次出手而停滞,他还在向前,伸手握向前方他的蓝色星光柱剑。而吴恤和锈妹两个,前冲返身,横qiāng,拔蓝色柱剑,为他阻住后方追来的所有人。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后续的两幕,在场人们的目光,此时已经都转向了空中了。

  那里,一场the青少校招牌锈妹梨涡斩至今为止最为夸张的演出,正在上演,十余柄死铁直刀在空气中哧哧作响,轰向在那架空中的直升机。

  直升机凭躲避不及。

  阿方斯家族第一次正面做出应对。

  “拼了!”

  埃里克和夏尔身上系着绳索,一起从机舱门跃出来,在空中源能爆发,全力挥刀劈斩格挡!

  “吭当当当当当……”

  死铁直刀一柄柄落下来。

  十余柄刀全部落下来。

  “唉!”叹息声。

  “哗!”惊呼声。

  地面上两种声音几乎无缝衔接。

  同时间,悬在空中的埃里克和夏尔同时抬了一下头。

  一道蓝色流光,刚从他们眼前掠过……

  下一刻,“铿嚓!”

  一道响声来从直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