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遇见和归来(1/2)

加入书签

  阿历克塞比米拉强,强很多,但是论对大尖群的吸引力,反而有所不及。整个大尖群在他接手之后开始进入一个混乱、bào luàn的状态,四向乱窜。

  阿历克塞带着一部分大尖绕侧面山梁俯冲而下,并没有直冲后方追来的敌群,而是从他们面前,径直横拉而过,拉出一道防线。

  黑暗中,又是一柄小号的廓尔喀弯刀,呼啸着,精准避过成群的大尖,凌空刺向他的后背。

  阿历克塞听声回身,双刀交错硬挡了这一下。

  “当!”剧烈的碰撞声响彻山谷。

  这一刀比之刚才袭击米拉的那一刀要强悍很多。

  “顶级!”阿历克塞身形弹射进树丛的同时大喊,“跑,都快跑!”

  在这种形势下,对方有顶级在场,就意味着己方因为阿历克塞的存在而可能存在的,仅有的一点优势,全部丧失。

  山梁上的十余名军官团成员第一时间带着米拉攀山而去。

  山谷中,1777小队的绝大部分人也终于冲过了注意力被吸引,稀疏分散的大尖群。其中多数身上带伤。

  “走!”

  劳简拉了贺堂堂一把,身体略微有些踉跄的,带着队员们沿山谷侧面翻出去。

  往他预定中最后的撤退通道,那条峭壁峡谷跑去。

  那里很窄,通道很长,就算是大尖群追来,也很难形成有效的追击和围攻……敌人绝不敢和大尖群一同进入峡谷。

  而从那里出去,他们就有机会进入华系亚主力所在区域。

  …………

  雨渐渐停了,四周依然一片漆黑,而地面泥泞,草叶湿滑。军靴连续不断踩在泥水滩里,哗哗作响,泥水溅到人身上,甚至脸上。

  不时有人“pia”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双臂刚做支撑,已经被跑在后面的队友拎起,继续往前跑去。

  地面上他们摔过的地方留下血迹,但是很快,又被泥水掩住。

  “跑,不要落队,跟紧,不要跟丢了。跑啊!”劳简的声音,一次次在黑暗中响起。

  1777仓皇的逃亡,狼狈不堪。

  没有人知道自己到底跑得快不快,又到底跑了多久。地图上看着不远的线段实际距离却很远,很远……这段路,他们来时走了两天两夜,而回程,在装置状态下,要用不到一夜来完成。

  这种情况别说战斗了,实力稍弱一些的队员,单只这样一直在装置开启状态下奔跑,身体就难以负荷,自己扛不住吐血。他们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

  “哈哈,这下,血葫芦娃入队仪式全都有了啊!”秦国文人在队伍中段,停下来,大声打了个趣。

  “放心,在咱1777,吐血不算受伤,吐口血大吉大利。噗!”

  他的作战服胸前,泥巴干了一层,被掀落下来……血水涌出。在之前的冲锋中,这位来自金色板擦的1777现任队副抢了劳队长的主锋位,被柱剑剑尖划过前胸。

  齐柔柔从他面前跑过。

  “要不,柔柔你边跑边给我们唱几句?你想一想,看有没有合这样场景的选段。”秦国文抬头,抹了嘴角的血,笑着说。

  齐柔柔回头瞪他一眼,一如过往的日常,说:“滚!”

  战士们疲惫的笑声,在黑暗中低低地响起。

  “跑!”劳简在队尾,揪着一名年轻队员的衣服,拖拽着他,“跑起来啊,快,跑起来。”

  “队长,劳队……别,别管我了。”年轻队员双腿已近无法直立,身体弓着,说:“我跑不动了,劳队,我肋骨断了……留下来,还能拼一刀。”

  劳简怔住,扭头看了看他。

  “跑前面的别回头,被追上的回身阻敌……劳队你说的。”年轻队员扯开他的手,移动几步,靠在一块石头上,一边艰难喘息,一边把战刀拔出来,说:“放心,劳队,我绝不会当俘虏。”

  劳简猛地转身,“齐柔柔!”

  “到!”齐柔柔的身影从前方奔回。

  “能带着他跑吗?”

  “能。”

  “走!”劳简一把拎过那名队员,丢向齐柔柔。

  “别乱动。”齐柔柔几乎是把人挟在肋下,开始疯狂奔跑。

  这样的奔跑,一直在持续……终于,天开始有些亮了,是灰蒙蒙的那种亮,同时雾气很重。

  视线依然不清晰,但是山体的轮廓,开始逐渐拉近……那里有一座山,高耸陡峭,当中裂开。

  “到了!”前方,老马识途的火斗叔带着巨大的喜悦高喊了一声,而后站下来,催促:“快,快进去,埋头跑。”

  “别管后面,埋头一直跑。往死里跑。”

  人从他面前经过,一个又一个……齐柔柔在谷口停下来,把手上的年轻队员交给他,说:“火斗叔,人交给你了……我回头看看。”

  跟他一起回头的还有秦国文。

  1777的绝大部分人进入峡谷。

  “来了!”几乎同时间,一直跑在队尾的贺堂堂和劳简听到了身后不算很远,空气中源能爆发的轰响。

  “你……走,走啊!”劳简转头乍然看见贺堂堂,似乎突然才意识到,这家伙今晚几乎一直跟在他身边……立即吼了一句。

  贺堂堂看看他,点头,跑进浓雾里。

  而后,劳简自己最后一个启动,一边奔跑,一边再一次朝峡谷中大喊:“记住我说过的,不管后面的人是否被追上,是否陷入战斗,前面的人,跑。被追上的人,回身阻敌。”

  这段话很残酷,但是从为将者的角度,又是必须要有的理智和决断。劳简在突围行动开始时,曾郑重说过一次,现在,他又连续喊了三遍。

  齐柔柔和秦国文的身影迎面而来。

  劳简好不容易看清楚了,站住怒吼:“你们特么的回头干嘛?!”

  “帮你。”

  劳简其实不是为将的性格,这一点,秦国文和齐柔柔一直都了解。

  所以当他说出那么残酷的话,并且一再重复,他预设中落在最后阻敌的人,只能是他自己。

  原来早被看透了……要是韩青禹那小子在,你们特么的肯定不会想这么多!劳简神情僵了一下后,突然疲惫地笑起来,说:

  “那也不能一下都堵上去啊……这样,我也不拦你们,咱一个一个来,一段一段阻。”

  “先我,然后国文,再柔柔,就这个顺序。”

  “这样也许能多争取一点时间。那些毛头小子,经过这次,以后一定比咱们出息。”

  秦国文和齐柔柔迟疑,互相看了看。

  “走!”劳简猛地踹了秦国文一脚,又推了齐柔柔一把,“跑!”

  小队在峡谷中疯狂的奔跑,也许因为谷口并不那么显眼,他们跑过了三分之一,跑过了一半。

  终于,“颂!”

  “唰啦!”

  一声激烈的源能爆发的声响从身后传来,泥水被一道激射的身形带起来,飞溅射向空气和岩壁。

  劳简回头的一瞬间。

  “颂!颂!”两声源能爆发,在他身后响起,从他身侧掠过。

  秦国文和齐柔柔同时回头,一左一右举刀迎击后方激射而来的那道身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