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苟且(1/2)

加入书签

  和小卓玛的阿爸、阿妈啦一起,韩青禹、伊克巴尔和温继飞都一样,全都在努力维护着那件蔚蓝军服下,那个懵懂小女孩眼中的世界。

  尽管这种努力和遮掩在成年人看来,有些苍白和脆弱。

  然后,把孩子还给母亲……用刚温柔抱过她的双手,韩青禹重新捡起来草地上染血的死铁战刀。

  嘴角亲切温柔的笑容收敛,目光跟着沉下来,神情又重回到之前,有些麻木的样子。

  同时间,

  伊克巴尔背身抹去了嘴角和唇下的鲜血,用牙齿咬着布条,扎起来手臂上流血的伤口。

  温继飞一手拎着米拉9狙击步qiāng,一手揉着屁股,龇牙咧嘴地笑着,也从草原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

  这大概就是蔚蓝了。是它最初,最平实和简单样子。

  乃威猜的尸体终于缓缓倒了下去。

  清白炼狱仅剩的十几个人正在仓皇逃跑。

  然后,是原野上突然响起来的,急促而密集的脚步声。

  吴恤和锈妹带着巴斯坦小队的人奔袭回来了。

  伊克巴尔奔跑迎上去,流着眼泪,激动地说着什么。

  很快,刚失去了十多名战友的巴斯坦蔚蓝战士们裹着满腔的伤痛与愤怒,开始了对残敌的追逐。那是敌人,这是战争,没有仁慈。

  有锈妹和吴恤在呢,韩青禹没有加入后续的追剿。

  他和温继飞一起,默契地抓紧时间,收拾地上那些清白炼狱们战匣里和身上的源能块。

  小卓玛的父亲远远地看见了,看了一会儿,发现两人似乎很焦急,于是默默走过来帮忙,虽然他的眼神里有很多疑惑,但是什么都没问。

  就只是一板一眼地,学着韩青禹和温继飞的动作,打开金属匣子,搜身……然后把得到的蓝晶源能块小心翼翼合捧在掌心里,轻手轻脚地,放到韩青禹身边。

  他会在目光接触地时候眼神诚恳地点一下头,然后朴实地笑一笑。

  这是一个高原父亲的,有些紧张、木讷和无措的感谢。

  就像他刚才选择去帮韩青禹捡回他的战刀。

  一直到把最后一块源能块放到韩青禹身边,卓玛爸爸才站在那里,有些困难地,用汉语对韩青禹说:

  “卓玛额头和鼻尖上,刚沾了你胸前的血,那是最好的祝福和护佑,她会平安吉祥,长命百岁。”

  “也愿你,你们,我们的战士们……平安、吉祥。”

  “等她长大些,我们会告诉她你的名字,青少校。”

  最终的数字,一共是64块,温继飞把源能块收起来,在巴斯坦小队的人想到和看到之前,放回吉普车上藏好。

  韩青禹找到一处隐在草丛下的小河沟,清洗了战刀,插回背后。

  又把星光柱剑取回来冲洗了两遍,然后捡回窗帘布,裹起来,放回到黑木匣子里,把木匣子背上。

  在一定距离内引导星光柱剑移动,是他吞噬骨源之后出现的新技能,也是他现在的底牌之一。今天第一次试用,就袭杀了一名清白炼狱的顶级战力,效果看似不错。

  但是这种操控,并不是故事里传说的“飞剑”那样子。它没有那么灵活多变,大体只能在人与剑之间,按照直线或者一个简单的弧线做运动。可以扔出去,也可以通过骨源的控制,凭空让它过来,回来。

  刚才,韩青禹就是叫它过来,就把乃威猜捅死了。

  关于星光柱剑这一特性的其他可能和运用方式,韩青禹暂时没有想到,但是内心很确定,它本身,以及它在实战中,肯定都还有很大的开发余地。

  …………

  战场反方向,两三公里外。

  “抓,抓住……”小卓玛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温继飞手电光的指引下奔跑过来,在一处草坑里,找到了趴在坑里的韩青禹。

  “坚普,我抓住你了。咯咯。”

  卓玛的小手紧紧抓着韩青禹身上她刚才盖过的蔚蓝秋装外套。等到坚普站起来,牵着他的衣角,仰头开心地笑着。

  在场包括她的阿爸、阿妈啦……吴恤、锈妹,温继飞,伊克巴尔,以及巴斯坦蔚蓝小队的全体队员们,全都站在不远处,安静而眼神温柔地,看着这一幕。

  “是啊,小卓玛好厉害。”韩青禹伸手,揉了揉她的脑瓜,送给她一盒蔚蓝特制,铁盒包装的泡泡糖。

  “再见,坚普,两个,三个坚普,四个……咦?”

  “再见,小卓玛。”

  “再见,温少尉,沈少尉,吴中尉……青少校。”

  “再见,伊克巴尔……还有大家。”

  挥手。巴斯坦小队和小卓玛一家会向外脱离战场,先到蔚蓝设置的集中点安顿下来。而韩青禹等人,要继续向昂拉仁错方向前进,一边追逐金属块,一边寻找1777所在的大部队。

  越野吉普车发动,向高原深处驶去。

  “话说这次不是有泛蓝吗?你们俩砍得挺快的啊。”温继飞一边开车,一边问了一句。

  锈妹扭头看一眼吴恤。“黑甲一下就死了。他就跑来抢我的泛蓝。”她埋怨说。

  “我是,帮忙。”吴恤认真说。

  “我都没让你帮,我还想多打一会儿呢。”锈妹低头,拍了拍膝盖上横着的小号黑色木匣。

  在有了小号蓝光柱剑之后,锈妹的战斗力提升很多,虽然不到能单挑泛蓝大尖的程度,但是也有了一战之力。

  吴恤因此而感觉有些压力。

  韩青禹才不在意这些东西呢,只顾覥着脸道:

  “话说,砍完大尖,那个金属块你们俩捡了吗?不会被巴斯坦小队捡走了?”

  锈妹和吴恤一齐扭头看看他,没吭声。

  “不是,真的被他们捡走了啊?……得,你们这俩败家玩意。”

  哀怨地数落了一句,韩青禹语气难过起来,他刚用掉了两块金属块,却只收回来64块蓝晶块,算下来这一战最少也亏损26块蓝晶块。

  “说好是来发财的,结果金属块一块没捡着,先丢两块……现在只剩24块了。”

  “吗了个头,自从遇到那个叶简,我打架就开始会亏本了。娘的衰神。”

  一边嘀咕骂着,怪在叶简头上。韩青禹一边掏出来放在衣服内兜里的小账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