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依然说错的成语(1/2)

加入书签

  喜朗峰,数千米坡面展开的浩荡战场上,一个个小型的战团已经或正在形成。

  血肉与铁的碰撞和厮杀,生死和胜败,斩破和嘶吼,血在染雪……从山顶往下三分之一处的环形阵地,一直延伸到山脚附近。

  这一片原本圣洁宁静的冰雪世界,现在已经成为人类文明抵御大尖入侵近百年抗争史上,最残酷和血腥的战场。

  高处:精锐小队们正用最快的速度,最不计生死的阵型,肃清在自己阵地周边的大尖,同时抵御来自高处的冲杀……

  铁制的旗杆刺破脚下冰层,战前布置中定下,用于代表小队存亡的旗帜,一面一面嵌下。

  从现在开始,这些旗帜就代表一道铜墙铁壁,只要这些旗帜不倒,就不会有任何一具大尖从下方战场回去恢复,或回守主舰。

  下方,被分割的战场上:争分夺秒,不计代价的斩杀,正在每一处上演。

  站在任何一处四顾,皆是血战的身影。

  山下,前线指挥所侧面高台上。

  一阵低声的议论过后,来自联盟总部和各国分部的战地记者二十余人,突然全部跃下高台,然后装置爆发,手上拿着照相机、摄影机,奔向战场方向。

  负责这事的军官措手不及,在身后慌张而愤怒地大喊:“你们做什么?!危险!回来!”

  战地记者们的源能融合度基本都不高,此时穿着装置也不过是为了防止突然有意外情况出现,方便撤离而已。

  而现在,他们要去战场。这一刻的战场绝不会安排战士分心给予他们任何特殊的保护和救援,若有,就是对这场战争和战友这个词的侮辱。

  这一点是军官早就已经专门做过交代的,记者们自己,也全都清楚。

  “可是这里距离实在太远了。”一名短发的女记者手指着前方战场,回头说:“他们应该被更清楚地拍下来,他们的样子,他们的战斗,都应该被更好的记录…记住。”

  “总有一天,蔚蓝的人民需要知道,有人曾为了他们的生活和生存,做过些什么!”另一名记者接下去说道。

  女记者点头,“战斗和牺牲,就算要暂时埋藏,永远不应该被遗忘。”

  说罢,两人转身继续奔跑,毅然追逐他们的各国同行,朝战场奔去。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奔跑中,两个并不熟悉的记者异口同声对对方开口道。

  “请帮忙把我的照相机{摄像机}带回去。”

  “……好的。我叫艾希莉娅,乘今天最后那架从瑞士过来的飞机刚到,你呢?”

  “伊恩,来自澳洲,昨天晚上到的,很高兴认识你,艾希莉娅。”

  “我也是。”

  …………

  韩青禹没有在眼前这具垂死的大尖身边再做停留。伤到这种情况,把它交给周边小队解决就可以了。

  伴随着源能装置不断的震响,他奔袭的身影,开始覆盖周边整一片战场,切入一个又一个陷入绝望的战阵。

  而比他的身影更快的,是那两柄几乎不断交替在空中飞旋的死铁直刀。手中的刀和空中的刀不断地交换……他甚至有时候,可以同时救援和帮手两处战团。

  “呼呼呼呼呼……”死铁直刀在凌空飞旋。

  温继飞仰着头,在战场中不断寻找着位置和角度,你很少能看到瘟鸡这么认真,更绝少看到他露出这样沉静如冰川的眼神,“砰…当!”

  没有失手,目前为止,一次都没有。他的表现夸张得刘世亨和贺堂堂都有些惊诧。

  战场上,锈妹梨涡斩一次次出手……米拉9特制狙击步qiāng一声声qiāng响。

  被斩开或击飞的战刀总是会再回到韩青禹手中,然后再次飞旋而去。

  这个温继飞,旁人不知,也缺乏了解。

  这一刻大概只有贺堂堂、刘世亨、沈宜秀和吴恤他们这些走得最近的人才知道,或可能劳简也知道:

  这一幕对于骰子温继飞而言,其实是多么重要和了不起的一件事,又是他用怎样顽强的心态和坚持才换来的。

  虽然等回去后他肯定不会这样说,他大概只会嘻嘻哈哈地吹牛,完全不要脸地说,你们看,主要还是靠我……如果大家都可以回去的话。

  就这样,韩青禹的人和双刀,在一声声米拉9的qiāng声,一次次源能装置的轰响和音爆中,穿梭笼罩周边整一片战场。

  他这样的打法是特殊的,就算是别的顶级战力,甚至大多数的超级战力,都不可能复制。

  此一刻在周围的小队,华系亚的,不丹的,印德度的……在战斗间隙看见,或实际被帮助后,不自觉都有些茫然和震撼。

  他们没有人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也没见过有人,能凭几乎一己之力,形成这么大的战力覆盖面。

  如果最后能离开这里,他们会努力尝试去描述,然后告诉很多人,那天的情况,就像是有一股风暴,一直在反复肆虐,卷击那整一片战场。

  “我想我拍下他了,伊恩,我拍下了那个无敌的华系亚方面军战士。”

  艾希莉娅趴在一块冰岩中间的凹槽里,低头看了一眼手上刚刚完成连拍的照相机,有些激动颤抖说。她刚捡来的一把染血的战刀,就放在身边。

  “不。”伊恩在低处,他的脸从摄像机后面偏出来,抬头小声说:“你只是拍下了一场风暴。”

  那个人的移动太快了,连摄像机都无法捕捉到足够清晰的影像,伊恩不认为艾希莉娅能拍到清楚的照片。

  “是吗?呃……也许是的。”艾希莉娅不甘心,再次端起相机,小心翼翼探出头。

  但是那个身影,已经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了。

  短暂的失落过后,照相机和摄像机转向其他人,此刻这片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值得记录。

  这时间距离战斗开始,其实还没过去多久。现场解决掉任务目标的小队没有停留,开始寻找新的目标。韩青禹也在战斗中,渐渐离开1777越来越远。

  两个身影出现在他身边。吴恤和沈宜秀此时也已经解决掉不止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