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不忙是条狗(1/2)

加入书签

  已经两周了,编队训练方面确实很辛苦,但是除去训练之外的时间,渐渐如米拉之前所说,开始有些无聊。

  劳简不得已只能经常开一开会,试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把队员们的神经绷紧,以免大尖真的来了,大家却都已经懈怠成习惯。

  “实话不怕跟你们说,从去年起,因为大尖降落的频率大幅升高,军团已经把小队允许出现的伤亡数字,提高到了百分之五十,其中死亡数字,允许达到百分之三十……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年轻人不吓一下不行了啊,太放松了,劳队长说完几个可怕的数字指标,用沉重的目光扫视全场。

  一只手缓缓举了起来。

  “贺堂堂你说,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劳简在心里期待着,不管他勇敢说不怕,或是说害怕都好,劳队长都有办法引导。

  “意味着……我,不知道啊。”贺堂堂起身后说:“劳队,我举手其实是想问,那个,万一达不到怎么办?”

  劳简愣一下,“什,什么达不到,怎么办?”

  “达不到那个伤亡指标啊,怎么办?咱自己嫩死几个吗?”贺堂堂认真问。

  笑声看着就要起来了。

  “……咳咳,那是允许,允许懂吗?不是必须!”劳简指关节敲击着桌面,镇压笑声,无奈地大声吼道。

  “哦,那我没问题了。”贺堂堂坐下,拍拍胸脯说:“吓死我了。”

  一时间满场憋笑。

  还好,这时候又一只手举了起来,期待着有人能够救场,劳简连忙伸脖子望去,跟着瞬间失落,因为这只手是温继飞的。

  温继飞前几天已经被踢出训练,专门弄装置和练枪去了。

  最开始的时候,劳简还抱着希望,强迫他也一起参加训练来着,但是一次山头拉练,他跑累了,摔惨了,赖在那里……劳简去赶他,他竟然说他掐指一算,发现那座山头风水不好,他就不去了。

  为了严明纪律,劳简只好把人踢出去,让他自己专心练枪。

  “劳队我……”

  “你闭嘴,你不要说话。”

  劳简给他按住了,没让开口,隔一会儿发现气氛已经完全没救了,无奈只能先散会。

  唉,不是都说防御形势严峻,全国普降大尖吗?

  怎么我这里,毛都没有啊?

  小队现在很迫切需要打一场苦仗,把战斗性和紧迫感激发出来啊,劳简出了会议室后望了望天,有些失落。

  同样是出了会议室后,米拉独自走着,突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扭头,发现是韩青禹。

  “米拉队长。”韩青禹喊着停下来。

  “嗯?你找我呀。”米拉灿烂地笑起来。

  “嗯,这个,一直准备给你。”

  “什么……啊,源能块?!”米拉看见韩青禹的手上拿着三块源能块呢,连忙把双手背到身后,摇头说:“这个我不要。”

  “我在尼泊尔挣了很多。”

  “那你自己多用呀,给我多浪费。”

  “怎么会是浪费啊”,韩青禹认真说,“我还指望以后打大尖,有米拉队长的远程阻滞配合呢,而且洗刷派雪莲那边有一种人猴,我以前遭遇过,虽然实力不算顶级,但是速度很快,成群结队的跳来跳去,很难对付……我觉得以后如果再遇上,有米拉队长你在,帮忙火力阻滞,就会好很多。”

  说着,韩青禹直接把源能块硬塞在了米拉手里。

  然后回身,去追温继飞他们几个。

  …………

  吴恤现在住的岗哨,大体是用大块的石块加水泥垒的,垒了两层,空间不大,但是很坚固,吴恤平时睡在二楼,把一楼当作厨房。

  这段时间,虽然大家一直都说让他没事可以下去驻地玩,但是从学会使用收音机那次之后,吴恤就没再去过驻地,他不想让劳队长为难。

  平常大家训练的时间,他就自己练枪,大家休息,他就坐下来一边听收音机,一边通过装置吸收源能块。

  也许是以前真的太缺乏了,吴恤的实力提升得很快。

  然后他自己做饭,洗衣服,以一种很平静地状态生活着,也不着急,也不抱怨……收音机力电台放歌都是随意的,他很少听到大地,偶尔听到了,就会当作是这一天的奖励。

  通常每天,韩青禹他们上来找他玩,有时候带着米面蔬菜之类的东西上来。

  然后韩青禹或沈宜秀,还会和他对练一下。

  其实劳队长这段时间里也来过两三次,问他过得怎么样……但是关于这件事,劳队长不让他对韩青禹他们说,吴恤也就没说。

  “一生何求,常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