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紫嫣走到他跟前,将手臂上垂挂着的件披风披在他的身上,柔声软语道:“恭喜公子得胜。”楼袭月伸出手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紫嫣猝不及防,下对视上他眼眸的刹那,面若印染上淡淡红晕,如同抹了最艳丽的胭脂。

  “公公子?”

  “紫嫣,”楼袭月启唇道:“如果有天,我败了呢?”紫嫣怔,随即嫣然笑语:“公子又在逗趣紫嫣了。紫嫣记得,公子从未败过,以后也不会。”

  楼袭月的指腹在她光洁尖俏的下巴细细摩挲着,笑道:“对,我从未败过。”也永远不会败。我绝不会像我那位父亲,为了区区名女子,败得如此彻底。

  自那日后,唐絮埋头苦练了个多月,就算手掌被摸出了血泡她也不休息。血泡破了,每次拿剑都痛得钻心,唐絮就咬牙用布条缠住手掌,然后接着努力练习。

  直到最后,当着楼袭月的面练完整套剑法时,她从那双莹玉般的黑眸里窥见抹清浅笑意,才终于长舒出口气。

  “剑法算是熟悉了。”楼袭月颌首道,“只是内功心法还得多练。”唐絮忙拜下:“是,徒儿记住了。”“嗯。”楼袭月点头,站起身走开了。

  唐絮望着他背影张了张嘴巴,却没有说出口。

  今天是除夕。在唐絮的记忆中,是个很热闹很喜庆的日子,娘还会做桌子好吃的饭菜,也准许她多吃两颗糖。可如今,宅里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空落落的大院子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让她甚至惶然觉得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日子。

  到晚上,紫嫣将饭菜摆好让唐絮先坐下,告诉她白谦正在煮饺子。唐絮愕然问她:“紫嫣姐,今天真是除夕?”紫嫣揉了揉她的头发,温婉地笑着说:“是呀。”唐絮目光往四处扫,狐疑地问:“那师父呢?他怎么不来?”年夜饭,不都是家团圆起吃的吗?

  紫嫣闻言笑容微收,转而又笑道:“公子说没胃口,不吃了。”唐絮略微想,站了起来:“我们可以把饺子给师父送去的。”“别,别去了。”紫嫣慌忙拉住了她,在心底暗叹了口气。思道这孩子还是和公子相处的时间太短,没摸清公子的脾气。公子都说不要了,谁还敢去送?

  所以,她万万没想到,半个时辰后唐絮会捧着个瓷蛊出现在楼袭月门前。唐絮抬手敲门,壮起胆子说道:“师父,是我。”

  楼袭月应声让她进屋,唐絮慌忙跨进去,把手里的瓷蛊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