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侠宁为己之私,害同门被困?”

  我的手腕被苏莫飞下无意识地紧捏,生起阵阵痛楚,随后,他意识到慌忙松开,低眸歉意地看向我,目光温润如水。许久后,他启唇道:“小絮,这次,我定带你走。”

  十年前的那幕,不会再重演。

  我听出他话里的隐意,眼眶热,反握住他的手轻声道:“你小心。”话虽如此,我心中也明白,楼袭月练成天神功后已经天下无敌。他若要伤害莫飞,我只能以命相护。

  第六五章我的悲伤

  楼袭月越过我俩身旁,冲屋外正在激斗的双方朗声道:“都住手。”音落,不仅天教教徒,便是紫宸派的众人都停下了手。楼袭月回眸瞥,苏莫飞默然松开我的手迎了上去。

  人忽然越众奔到楼袭月身旁,单膝跪地将手中之物奉上。楼袭月接过,随后抛给了苏莫飞:“这是你的。”

  苏莫飞探手在空中接住,眸光在触及手中的蓝影剑时,亮了瞬。

  楼袭月道:“今日,是我和苏大侠两人切磋,谁若中途敢来搅兴”

  楼袭月没有说下去,可那话语里彻骨的寒意,连我都打了个冷战。

  苏莫飞冲看向他的常与点了点头,握住蓝影剑走上前去,对楼袭月抱拳道:“请,楼教主。”

  楼袭月不慌不忙地拔出幻雪剑,回笑道:“这是十年中,我们第二次正式交手。苏大侠,楼某非常期待。”

  锋利的剑尖,闪着寒光。

  幻雪剑的光芒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我使劲忍着眼睛的胀痛,瞬不瞬地看着两人将长剑握紧,对持而立。

  却在此刻,眼前花。

  电光石火间,幻雪剑已然送到苏莫飞胸前。

  苏莫飞点地跃起,挥剑直击袭来的利剑,身形在空中急促往后退。楼袭月手腕微翻,回剑劈下

  两道身影交错在起,快如疾风闪电,刀光剑影,激荡出花火飞溅。

  我瞪大眼睛盯着,连眼都不敢眨下,只怕错过刹那局势就出现什么突变。

  心头越揪越紧,越揪越紧,呼吸都屏住了。

  还有三招

  突然地,道厉光闪过,剑气划破皮肉激起团血雾。

  “莫飞!”

  我吓得脸色全白,飞扑过去接住重重坠落下来的苏莫飞,自己挡在了他的身前。

  幻雪剑在距我胸口半寸处,堪堪停下。

  我仰头望着楼袭月,字句道:“你不能杀他。”

  楼袭月的目光冰冷如铁,那里面闪烁的嗜血神色让我心底震颤,胸口被层层涌上的寒意冻结成冰。

  “唐絮,”他毫无起伏地道:“如果,今日落败的是我,你会这样吗?”

  我说不出话,眼前被雾气沉沉迷蒙。

  那些彻骨彻心的爱恋,若要真的全部忘记,除非将我唐絮剥皮抽髓,挫骨扬灰。

  我都知道。

  所以这些情感,我不敢去想,不敢去碰,不敢回首。

  我必须选择忘记和放弃。

  苏莫飞抹去嘴角的血迹,伸手将我搀了起来,眼底有种悲恸的自责:“对不起小絮,我护不住你。”

  对不起小絮,我护不住你

  那个可怕的噩梦倏忽闪过我眼前,我猛地扑上去抱住了他,心头被恐惧完全填满。

  “不会的,苏莫飞,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我不停地重复这句,却驱散不掉心中的震悚。

  就在这个瞬间,我听见道有些缥缈的嗓音道:

  “你们走吧。”

  我惊得停住话,愣了片刻,转头向说话那人望去。

  楼袭月言罢,收剑离去,长长的月色袖摆在空中划出道漂亮的弧线。

  我和苏莫飞对望了眼,正要转身离开,耳闻身后道破空之音。苏莫飞稳稳接住飞来的那样东西,看了眼后有些狐疑地递给我。

  我捧住那个糖罐,双手直发抖。

  房门在我身后重新紧闭上。

  “小絮。”

  苏莫飞轻声唤道,我震,望了望他,“莫飞,三生花还没”苏莫飞摇头:“不用了。”说完拉上我,同其他紫宸派的人起往外走去。

  我连回头看眼身后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只是直觉般意识到,那扇房门,再也不会为我打开。

  我将清水和伤药备好,端到房间里,边帮苏莫飞清洗包扎,边对苏莫飞嘱咐道:“幻雪剑的寒气会从伤口渗入体内经脉,你要记住将寒气逼除干净。”

  苏莫飞沉默着点了点头。

  待我将伤口包扎完毕,苏莫飞拉住我的手道:“对不起,我”我用手掌盖在他唇上,不让他在继续说下去。

  苏莫飞不是争强好胜之人,可今天他真的很难受。并非因为他输给了楼袭月,而是他差点保不住我。

  为了不让他继续自责,我换了个话题道:“对了莫飞,你们怎么都下山了?”苏莫飞没做多想,老实地回答我:“几日前,掌门接到份急信,说天教准备去盟主林滋事。掌门让我们几个师兄弟代表紫宸派去,尽量协助铁盟主抗敌。可,”苏莫飞微顿,叹道:“我们还是迟了步。楼袭月废去了铁盟主的功力,却没有杀他。而且他自己回了天教,只留下那个叫赵单的徒弟和数百教众蹲守在盟主林外。掌门怕他还有其他预谋,令我们尽快赶过去。”

  我听赵单,心绪顿乱。在我记忆里,曾经陪伴我渡过那五年时光的几个人,只剩下他了。而今,他要同整个武林正道为敌。

  我握紧苏莫飞的手,试探地对他说:“莫飞,如果你遇上赵单,能放他马么?”天教再强大,要以己之力对抗各大门派,不亚于玉石俱焚。我不想看见赵单也死去。

  苏莫飞看了看我,温柔笑着应下了。

  半夜躺在床上,我又是辗转难眠。侧了个身,我凝目望着侧安然入睡的苏莫飞,心头有种暖暖的感触,却又参杂着丝若有似无的惆然。

  我忽然想起那个糖罐,楼袭月为何在那种时候还坚持将它给我?心中疑云顿起。我尽量轻的翻身坐起,下床走向搁着糖罐的那张桌子。

  手伸出去,在上空顿了许久,终于垂下将那个糖罐捧了起来。我略微迟疑后,探手将盖子轻轻揭了开

  “小絮,怎么了?!”

  苏莫飞半夜醒来,看着蹲在地上抱住那个糖罐无声流泪的我,慌忙走到我身后手足无措地问。好半晌,他反应过来,绕到我面前也蹲下身,捧着我的脸颊柔声道:“别哭了,小絮。告诉我怎么了?”

  我抬起红肿的眼睛望着他,突然头扑进他怀里,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

  楼袭月早就将三生花送给了我。放在了那个糖罐里,他亲手把最后的和好的希望给了我,我生生错过了。

  那时我并不知道,我错过的远不止这些。这年里,我只记挂着,担忧着苏莫飞的伤,他说胸口痛,我就紧张地去帮他揉,巴不得自己替他疼。

  而对楼袭月,我全然不知他这年是怎样渡过的。

  楼澈走火入魔,到最后被痛苦折磨的发了疯,拔剑剑刺进了自己胸膛就在楼袭月的生日那天,就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人看着我手里的那个白玉盒,眼睛都亮了。

  “真的是三生花?!”

  常与终于忍不住迈到我面前问道。

  我点头,将玉盒的盖子小心的打开。

  “真的!真的是!”常与欣喜若狂的大喊,拉着身侧的苏莫飞差点没蹦起来。“二师兄,你不会有事了!太好了!”

  苏莫飞冲他笑了笑,安排说:“好了,常与。你陪着小絮回紫宸派,将这三生花给掌门。”

  “好好。”常与点头如捣蒜。

  苏莫飞抽回被他拽住的手,走到我面前,目光深深地注视了我许久,喉咙发紧地对我道:“小絮,如果你还想去见楼”

  “我不会去见他了。”我截下了他的话,望定咫尺处温润黑亮的眼眸,重复了遍:“我不会再见他。”

  苏莫飞呼吸变得急促,抿了抿嘴唇又道:“小絮,看来你和他之间或许是有误会,你要是想和他解释清楚”

  “不用了。”我低头望着被我紧捏在手心里的玉盒子,目光颤了下,嘴里依旧平静:“莫飞,我感激他,因为他最后救了我的夫君。”

  “小絮!”苏莫飞激动难耐的将我搂入了怀里,双臂用力得瑟瑟颤抖,全然不顾身旁还有谁,声声叫着我的名字。

  我回抱住他,低声道:“莫飞,你要快去快回。我和笑笑在紫宸派等着你。”

  苏莫飞重重点头。

  到下午,苏莫飞将我和常与送到了门外,他嘱咐常与路上要好好照顾我,而后松开了我的马缰。

  我回首再看了他眼,苏莫飞站在那里对我挥了挥手,笑容温暖如风。我忍不住心暖,展颜回了他笑,转回头策马而去。

  三天时间匆匆赶到紫宸派,我第件事就是将那个白玉盒子送到清远掌门手中。掌门没有多说什么,可是那双素来平淡冲和的眼眸里,隐隐带着笑意。

  给出三生花后,我迫不及待地冲去红叶那里接笑笑。只觉得那段路怎么这么远,这么久还不到,真恨不得身上长出翅膀。

  当我进屋时,笑笑正在哭闹,红叶抱住她急得团团转。我慌忙上去抱过孩子,只看了她眼,泪水就忍不住滚了下来。

  我这哭,笑笑立马不哭了,睁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我,咧开嘴就乐。弄得我又想气又想笑。

  我抱住笑笑谢过红叶前辈,在她明显松了口气的表情里,忍住笑反身往外走。

  路上走着,我意外地发现,后山遍野开满了种淡色的花。

  猛地打住脚步。

  凌霄花。

  就像根线扯住心尖,狠狠地拉了下。心中忽然生起的疼,我根本压抑不住它漫延至全身。

  怀里的笑笑依依呀呀的闹,唤醒了我走神的思绪。我低头看着她,心神慢慢平和下去,在她额头吻了口。

  无论曾经如何,我已经选定了莫飞,便不能回头了。

  就算我再也无法像爱楼袭月样去爱谁,又怎样?

  爱的浅些,却久些,不就是辈子了吗?

  我直想要的这种细水长流,是苏莫飞给了我。

  离开了个月,我实在对笑笑想得紧。这两天就呆在屋里,陪着笑笑哪儿都没去。

  屋外那颗桃树花事已尽,只见绿叶葱郁。

  我抱着笑笑在院内溜达了会儿,正打算进屋,霍然听见身后急乱的脚步声。我转头看向跑过来的常与,瞧见他神情间的异样的,诧异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常与的脸色煞白如纸,嘴唇噏动了好几下对我说:“二师兄,回来了。”我听,喜难自禁,忙急问道:“莫飞在哪儿?”

  “大殿。”

  我抱住笑笑欣喜地快步跑过去,抬脚踏进殿门的瞬间,冷不丁瞧见所有人都在,时愣住了。

  “唐絮,你过来。”把苍老的嗓音唤我道。其他人为我让开了条路,我愣愣地迈步走过去,当瞧见躺卧在他身前地面上的那人时,整个人如被雷劈了,僵住了脚步。

  那人紧闭双眼平躺着,动也不动。

  清远掌门眼中全是悲痛,强自忍住劝慰我:“唐絮,你要节哀顺变。”

  四周响起隐约的抽泣声,哭声越来越大。

  我眼前阵阵发黑,身体软倒了下去。似乎有人从我怀里接过了笑笑,我像傻了般,全没有反应。

  恍惚间,我听见常与嚎啕大哭的声音。

  声声,撕裂了心肺。

  哭什么哭,莫飞又没死,你哭什么。

  我摇摇晃晃地挪到莫飞身边,跪了下去,手指颤抖着抚上那张清俊的脸庞,嘴里喃喃说:“莫飞,你醒醒呀。你听,笑笑在哭了”

  没有回应,我就遍遍不停的说。

  手指停在了他的胸口上,顿时,我欣喜若狂地对四周的人大喊:“你们摸摸!快来摸摸!莫飞没事,他的胸口还是暖的,是暖的。”我扑身过去将苏莫飞紧紧抱在怀里,拼命挽留着那丝温度不要它逝去。

  我的莫飞,只是睡着了。他马上就会醒来的。因为我和笑笑直都在等着他

  第六六章我的师父

  我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人影晃来晃去,全没了知觉。

  笑笑似乎知道了什么,哭个不停,我抱住她看着她通红的小脸,想对她说,别哭了,别把爹吵醒了,他睡够了就会起来的

  可是我个字都说不出,滴泪也流不下。

  没有了,没有了。

  那个红着脸送给我小猫面具的男子,那个包容我,爱惜我,会与我厮守生的他,再也没有了。

  身旁的常与不停嘶声吼叫着,哭骂着个人的名字,楼袭月。

  罗青告诉清远掌门,莫飞是为了救他,被天教害死的。他向我道歉,发誓定会替莫飞报仇。我只愣愣地看着他,没力气说话。

  所有的眼泪和悲伤,仿佛都随莫飞而去了,只剩下我个空壳在这个世上。

  当他们把莫飞抱入棺木的时候,我眼前黑昏了过去。

  在那长长的个梦中,莫飞笑吟吟地推开门走了进来,对我说“小絮,我回来了”,然后他抱起笑笑逗她:“笑笑,给爹笑笑。”

  我在那瞬间,幸福地哭了出来。

  整整昏睡了天夜后,我醒来的时候,罗青他们已经把灵堂布置好。我换上孝服,表情木然地跪在灵柩旁,耳边有人唤了我好几次,我才转眸看了过去。

  视线晃动了好半晌,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我还了礼,抬起头哑声道:“多谢董王爷来吊念亡夫。”

  董紫轩叹了口气,面色凝重地道:“苏夫人,请节哀。”说完微顿,“有件事,本来不该现在提,但是本王怕那人撑不了多久了。”董紫轩望着我道:“苏夫人可还记得叶灵这个人。”我应道:“记得。”董紫轩说:“本王受陆家堡所托,近日协助他们救出了叶姑娘。只可惜呀唉。”蹙眉声长叹,续而道:“叶姑娘临死前想再见苏夫人面,她说有些话,她想要亲口告诉你。”

  我摇头,“不必了。”我和叶灵之间没什么话可说。

  “苏夫人还是去见见吧,本王已经把人带来了。”董紫轩很随意的口吻道:“或许那些事,和苏少侠的死有关呢?”

  我推开那扇紧闭的房门时,被迎面扑来的恶臭腐烂气味刺激得胃部翻涌。我勉强忍住想吐的冲动,步步走向躺卧在床上的那人。

  “你来了。”

  床上那人转脸看向我,我惊得下顿住脚步。

  那还是人的脸吗?

  纵横交错的伤疤像条条蜈蚣爬在她的脸上,五官扭曲,早已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那人咧嘴,似乎对我笑了笑:“吓人吧?都是楼袭月让人干的。还有我的双腿”我看向她空荡荡的下半身,捂住嘴才没惊喘出声。

  “为什么?他”

  “他气我害死了你们的孩子,可又不能杀了我,只能这样折磨我。”叶灵猛烈咳嗽了几声,从喉咙里咳出血沫又强咽了下去,痛苦喘息着说:“反正我们就是在熬。我熬着看他怎么死,他熬着”叶灵话语顿下,颇含深意地瞥向我。

  也只在这短短个顾盼间,还依稀残留着那双让人惊艳的灵动眼眸的影子。

  “唐絮,楼袭月根本没中独情蛊。”

  我脑子里轰的声,个闷雷炸响。

  “你你又在骗我。”嗓音抖得不成调。

  “我没有骗你。”叶灵望向前方,目光不知穿透我看见了什么,慢慢柔和了下去:“我将独情蛊用在了展鹏身上。唐絮,你知道我为何要逃婚吗?我受不了展鹏是因为蛊毒才爱上了我。我下蛊时以为,只要能得到他的爱,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可是到后来,当展鹏真的‘喜欢’上我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接受不了。我爱了展鹏整整十年。为了他,我做了耶摩族的叛徒,害得爹郁郁而终。可到最后,我却连他丝真心都得不到”

  泪水汩汩涌出她的眼眶,叶灵顿了许久,情绪似乎稳定了,看向我接着道:“我当初将独情蛊偷偷用到展鹏身上时,还是有些后怕的。怕被楼袭月察觉出来,他无法爱上谁,那时他绝对会细查下去是我动了手脚。直到,楼袭月将你送到我那里来,我才安了心。他楼袭月也会舍不得。舍不得看你痛,他只好每天在你痛晕过去时,进屋去看你。甚至,我说解三生花要用恋人心口的血为药引子,他也情愿让我去取。”

  我猛然想起记忆深处的那幕:影影绰绰的竹林里,对男女相拥在起,男子衣衫半褪,女子的手紧贴在他心脏跳动的地方

  我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我原本打算辈子都不告诉他真相。他若真那么爱你,自然下不了手杀你。如果他真下了手,独情蛊对他而言也无需解了。可是他那样鞭打羞辱展鹏,我怎能不报复?那天我去天教找他,告诉了他,他没有中独情蛊。哈哈哈,你不知道楼袭月那时的表情,有多震惊多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