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更多章节尽在八月居b2

  第章初遇楼袭月1

  无论过去多少年,我也不会忘记与楼袭月的那次初见。那是我所有噩梦或者美梦里,永远最鲜活的幕。

  我记得是娘抢在那些人闯进来前,把我藏进了水缸里面,然后娘的哭声在我耳畔响了好久,等我奋力扒开顶上沉沉的缸盖,从那条小缝儿里往外瞧时,娘就那样丝不挂地光着身子瘫在地上,布满惊恐的眼睛瞪大了看向我,再也没有了气息。

  那时的我读懂了娘没来得及出口的话。所以我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把所有的酒缸砸碎点燃,火舌被大风鼓起倏忽腾高,整个客栈瞬间变成汪洋火海。火光映在那张张狰狞的笑脸上,仿若我已经身在炼狱。

  那些盗贼做完这些后,像什么都没发生样嬉笑着走出了客栈。我藏身的水缸被大火烤的发烫,甚至已经能闻到尸体皮肉被烧焦后的恶心味道,我忍住胃里的翻涌,使尽了全身力气去推开那块铁盖,然后爬了出去趴在地上不停喘息。直到,双精致的锦履出现在我片血红的视野里。

  那鞋面上绣着的暗纹,好看的仿佛天边最漂亮的云彩,不粘半点纤尘。我不由得抬起眼往上瞧,却在这时,听见上方道如同仙乐般的嗓音柔柔地道:“竟然还有活口。”

  我肩膀猛地抖,低下头整个人往后缩去。

  原来是盗贼的同伙!

  两根微凉的手指粗鲁地勾起我的下巴,那人的脸庞猝不及防地撞入我的眼帘。对上他清澈眼眸的那瞬,似乎四周烈烈的火光都黯淡了下去。

  那人对我浅浅笑,“你姓唐?”

  我浑然忘记了呼吸看着他,许久后嘶哑着声音问:“你是神仙?”

  那人听我这么说再笑了笑,眼眸里光华流转如波,“我帮你杀光了那些害死你娘的人,你”

  “楼袭月,你又大开杀戒!”

  忽然间,道蕴含着怒气的温润嗓音从天而降,自火光后飞掠进个天青色的人影。来人瞧见我时,脸上神色顿变,手腕转剑刺出!

  犀利的剑风直击他的后背,连我的脸颊都被刮得生疼。我害怕得闭上眼睛,下意识的往身前那人的怀里躲去,只觉腰际紧,接着身体轻盈地腾起。

  我感觉到那只环在我腰际的手,震惊地睁开眼望着他微尖的下巴。那人抱着我在空中转了个圈,似鹤舞般轻灵,披散的黑发随着他这个动作划出条漂亮的弧线。

  “楼袭月,放下那个女孩!”

  那人闻言低眸瞧我,抬起对说话的人道,“苏莫飞,是你让我放的。”话音未落,他抱着我的手臂猛地垂下。

  “啊!”感觉到仅有的依托突然消失,我吓得双臂死劲的圈住他的颈项,拼命把自己挂在他胸前。

  那人轻笑出声,“苏大侠,你吓到小孩了。”

  他的声音若深涧清泉般动听,我却是真的被吓到了。心脏砰砰直跳把脸深埋在他胸口,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他身上的味道比娘用的胭脂还要香,想到娘,我眼泪止不住落了下来。娘死了,李妈死了,小麻子也死了,这世上就剩下我个人

  第章初遇楼袭月2

  后背衣服忽然紧,那人像拎只小猫样把我扯了下来悬在空中,我边哭边扭头看向那张神仙般好看的脸,垂着手脚愣愣的没有挣扎。

  “楼袭月,你要做什么?”青衣人低沉地问。我听出青衣人语调里的紧张,不由得又调头看向他。火光耀耀中,袭青衣清洌俊朗,星子般的眼眸紧盯我,目光里满是关切,甚至还微微皱着眉头。

  我当时不懂他为什么皱眉,却觉得身旁这个笑得那么温柔好看的大哥哥定会救我。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那时的自己离死亡只差步之遥。

  两人就那样僵持着,烁嗾陆诰≡诎嗽戮觲b2

  第章初遇楼袭月1

  无论过去多少年,我也不会忘记与楼袭月的那次初见。那是我所有噩梦或者美梦里,永远最鲜活的幕。

  我记得是娘抢在那些人闯进来前,把我藏进了水缸里面,然后娘的哭声在我耳畔响了好久,等我奋力扒开顶上沉沉的缸盖,从那条小缝儿里往外瞧时,娘就那样丝不挂地光着身子瘫在地上,布满惊恐的眼睛瞪大了看向我,再也没有了气息。

  那时的我读懂了娘没来得及出口的话。所以我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把所有的酒缸砸碎点燃,火舌被大风鼓起倏忽腾高,整个客栈瞬间变成汪洋火海。火光映在那张张狰狞的笑脸上,仿若我已经身在炼狱。

  那些盗贼做完这些后,像什么都没发生样嬉笑着走出了客栈。我藏身的水缸被大火烤的发烫,甚至已经能闻到尸体皮肉被烧焦后的恶心味道,我忍住胃里的翻涌,使尽了全身力气去推开那块铁盖,然后爬了出去趴在地上不停喘息。直到,双精致的锦履出现在我片血红的视野里。

  那鞋面上绣着的暗纹,好看的仿佛天边最漂亮的云彩,不粘半点纤尘。我不由得抬起眼往上瞧,却在这时,听见上方道如同仙乐般的嗓音柔柔地道:“竟然还有活口。”

  我肩膀猛地抖,低下头整个人往后缩去。

  原来是盗贼的同伙!

  两根微凉的手指粗鲁地勾起我的下巴,那人的脸庞猝不及防地撞入我的眼帘。对上他清澈眼眸的那瞬,似乎四周烈烈的火光都黯淡了下去。

  那人对我浅浅笑,“你姓唐?”

  我浑然忘记了呼吸看着他,许久后嘶哑着声音问:“你是神仙?”

  那人听我这么说再笑了笑,眼眸里光华流转如波,“我帮你杀光了那些害死你娘的人,你”

  “楼袭月,你又大开杀戒!”

  忽然间,道蕴含着怒气的温润嗓音从天而降,自火光后飞掠进个天青色的人影。来人瞧见我时,脸上神色顿变,手腕转剑刺出!

  犀利的剑风直击他的后背,连我的脸颊都被刮得生疼。我害怕得闭上眼睛,下意识的往身前那人的怀里躲去,只觉腰际紧,接着身体轻盈地腾起。

  我感觉到那只环在我腰际的手,震惊地睁开眼望着他微尖的下巴。那人抱着我在空中转了个圈,似鹤舞般轻灵,披散的黑发随着他这个动作划出条漂亮的弧线。

  “楼袭月,放下那个女孩!”

  那人闻言低眸瞧我,抬起对说话的人道,“苏莫飞,是你让我放的。”话音未落,他抱着我的手臂猛地垂下。

  “啊!”感觉到仅有的依托突然消失,我吓得双臂死劲的圈住他的颈项,拼命把自己挂在他胸前。

  那人轻笑出声,“苏大侠,你吓到小孩了。”

  他的声音若深涧清泉般动听,我却是真的被吓到了。心脏砰砰直跳把脸深埋在他胸口,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他身上的味道比娘用的胭脂还要香,想到娘,我眼泪止不住落了下来。娘死了,李妈死了,小麻子也死了,这世上就剩下我个人

  第章初遇楼袭月2

  后背衣服忽然紧,那人像拎只小猫样把我扯了下来悬在空中,我边哭边扭头看向那张神仙般好看的脸,垂着手脚愣愣的没有挣扎。

  “楼袭月,你要做什么?”青衣人低沉地问。我听出青衣人语调里的紧张,不由得又调头看向他。火光耀耀中,袭青衣清洌俊朗,星子般的眼眸紧盯我,目光里满是关切,甚至还微微皱着眉头。

  我当时不懂他为什么皱眉,却觉得身旁这个笑得那么温柔好看的大哥哥定会救我。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那时的自己离死亡只差步之遥。

  两人就那样僵持着,谁也没动下。火势越来越大,屋顶的横梁被大火烧成了黑炭,燃烧着的碎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被烈焰灼的额头全是汗水,颗颗汗珠滴在地面,“滋”的窜起团青烟,渐渐的我眼睛被熏得看不清东西了,我害怕起来,开始挣扎,张嘴想叫嚷却先忍不住猛烈地呛咳,滚滚浓烟,我用手使劲捂住口鼻也没有用,胸口痛苦憋闷得快要窒息。

  那个青衣人终于忍不住了,挥剑刺了过来,情急地大声喊道:“楼袭月,我不信你是那种卑鄙小人,连个孩子也不放过!”

  我耳畔响起道清越嗓音徐徐地回答他:“苏大侠不怕看走了眼?”

  “楼袭月!”暴吼声后,剑锋急遽逼近,激起漫天刺目的蓝色光芒。

  我只觉得眼前花,自己被拎着拔地跃起冲破屋顶飞了出去,身子像飘在云端上般轻盈平稳的落在客栈外的空地上,接着被他随手丢在了旁。后背坠地的瞬间我浑身都像被撞散了,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手边却忽然触到个冰凉的东西。我收回手,揉了揉被烟雾熏得难受的眼睛,努力地往身边瞧,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

  这真的不是地狱?

  地上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缺手断脚,没了脑袋的,各种死状极其可怕,而我,就坐在这堆尸体中间

  我猛地死死咬住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尖叫出声。他们都是坏人,他们害了娘,他们都该死!我不停的对自己说,可那股浓烈的血腥味和心中无边的恐惧仍然勾得我想吐。

  “小姑娘!”

  那个青衣人迅速结束打斗朝我飞扑过来,探出的手却在碰到我的那瞬间,被另人悠悠然伸臂拦下。

  “苏莫飞,是我先看到她的。”温柔清软地嗓音,不容置疑的口吻。

  “我不会让你伤害她!”同样坚决的口气。

  “我怎么会伤害她呢。”话语间,衣袂翩飞,那人仿佛乘风徐步到我的面前,伸出他修长的手指在我呆滞的脸上抚了抚,勾唇笑,“她可是我楼袭月选定的弟子。”

  “楼袭月你休想!”青衣人身形晃,人已经袭到那人身旁,言辞决断:“放开她,我带她走。”

  “你们紫宸派什么时候收女弟子了?”那人眸光转,透亮的黑眸里闪过促狭的光芒,“还是,你苏大侠守不住清规,看上这只‘小猫’了?”

  第章初遇楼袭月3

  “楼袭月,你”

  只的手优雅地递到我面前,修长白皙的像玉雕做的样,话却是对那个青衣人说的:“不如,我们让她自己决定跟谁走?”

  我蓦然愣住,来回看了身前的两人好久。眼前熊熊的火海,焚毁了我的家,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黄沙戈壁,还有野兽的可怕嘶叫隐约传来。我知道,我必须选择他们中的人才能活下去。

  不知不觉,目光定在了那张美得惊人的笑靥上。我仿佛被蛊惑了般,颤巍巍地将自己的手放入了那人的掌心。

  “乖,我的好徒儿。”那人赞赏的口吻说,将手脚僵硬的我拉了起来,柔笑着揉揉我的发顶,转身要带着我离开。

  “等等!”青衣人猛地拦在我们前面,清俊的脸上正色道:“我”话没说完便被返袖挥逼得直往后退去。

  “苏莫飞,别逼我毁了那八年之约。”那人嗓音就像结上了冰,冷得吓人。

  我不知道青衣人为什么要来拦着我们,不解地扬起头看向牵着我的他,当看到他此刻的脸色时,心底生生打了个激灵。

  我从未见过谁能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似乎察觉到我在发抖,那人收回与青衣人对视的目光,低垂下浓长的眼睫瞧着我,忽然微微笑,宛若春风拂过褪去了脸上所有的阴冷戾气,还柔声问我:“对了,你叫什么?”

  “唐絮。”我对上他莹玉般的眼睛,脑子下懵了,“你”

  “你该叫我什么?”他打断我,眼眸弯,眼角好看的往上微翘着。

  我愣愣地回答:“楼袭月”话音未落,额头突然生疼。原来是他屈指在我额上敲了记,随后板着脸责备般地说:“笨,连师父都不会叫。”

  我捂住痛处发怔地盯着他,却直觉的觉得他并没有真的生我的气。瞧我这般反应,他乐得笑了起来,眼眸弯弯如新月,清越的笑声像股清泉将我心中的恐惧驱散的无影无踪。我顺从的被他牵着手,跨过那地令我毛骨悚然的残肢断骸,往前面漆黑的沙漠中走去。

  夜晚降临的沙漠里凶机四伏,仿佛只怪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可以吞噬所有闯进他禁区的旅人。那是每个来客栈住店的旅客最经常谈起的话题。可今日

  我收回望向身后滔天大火的目光,泪流满面的随着那人步步往这可怖之地行去。奇怪的是我心里并不觉得有多害怕,因为有他在。

  他是我的师父,从今以后,这世上我唯的亲人

  那二十多日里,我和楼袭月走过的许多地方,与自小待惯的戈壁沙漠真不太样。阳光总是柔柔暖暖的,鸟儿的叫声是清脆宛转的,连风里都带着甜甜的味道。

  楼袭月路都将我裹在披风里,搂坐在马上。他的头发很长,拂上我的脸颊,顺滑如水像清凉的雨丝飘过,带着清新的水香。这是楼袭月身上的味道。每晚我便是靠这种清香的安抚进入梦乡。它淡雅却压过了我梦中最浓烈的血腥味。

  第章初遇楼袭月4

  “到了小絮。”

  我还没反应过来,楼袭月已经勒住马缰,抱着我翻身下马。我乖巧的任由他抱着,目光定定的望着前方的座宅院。

  “师父,”我仰起头问他,“你家里还有其他什么人吗?”楼袭月笑了笑说:“小絮,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了。”我听心中不知有多感动,眼眶都有些发烫,不由得攥得他的手更紧。

  就在这时,不远处那扇大门自内缓缓打开。片淡紫色的裙摆像云彩般飘现在我的眼前,随之步出的那抹身影,婀娜娉婷,仿佛天宫里的翩翩仙子。

  我眼都不眨得看着个极好看的大姐姐往这边走进,垂首对着楼袭月款款拜下,“公子路辛苦了。”她说话的嗓音又轻又柔,听在耳中舒服极了。等她抬起头时似乎才注意到楼袭月身旁还多了个我,略带困惑的目光将我上下窥视了遍,随即移开了视线。

  楼袭月将我拉到身前,俯下身笑着说:“小絮,她叫紫嫣,今后就由她照顾你的起居。”

  我连忙点头,叫了声,“紫嫣姐姐好。”紫嫣回我笑,眼眸清媚动人,“小妹妹,你叫什么?”

  “我叫唐絮。”我乖乖地问答。

  “紫嫣,你带小絮下去沐浴更衣。”楼袭月出声接下了话头,“我忘了山中天寒,没有准备合她身的御寒衣服。”说着揉了揉我的头发,嘴角的笑意更浓。

  紫嫣低眸应道:“是,公子。”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拉起我,“小絮随我来。”

  我望了望楼袭月,又望了望紫嫣,有些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的手,随紫嫣牵着往大门内走去,没出几步我就忍不住回头去看楼袭月。他就站在那里,冲我温柔地笑,阳光照耀在他俊美的脸庞上,玉石般灿然生辉。

  我心口像抱着只小兔子砰砰直跳。想到以后能与师父生活在起,路上困扰我的不安和担忧瞬间荡然无存,我甚至还生出些高兴期待的心情

  入夜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这段日子白天晚上都跟楼袭月在起,忽然下不见了他,我只觉得不习惯起来,加上经历那场变故后,噩梦总是纠缠着我不放,就更难入睡了。可我的确是赶路赶得又困又累,折腾了半宿,最后心头默默想着楼袭月,迷糊间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翌日清晨,睁开眼,猝然应对上双黑溜溜的圆眼睛!我呆了下,惊叫着弹坐起来,裹着被子缩到床角,瞪着那个抱着双臂脸老成站在我床边的男孩,“你你是谁?”

  我话刚出口,那个和我差不般大的男孩歪了歪头,沉着脸抢话道:“喂,你是公子新收的弟子?”我脑子转,暗想他说的公子应该就是师父了,于是我点点头,再问:“请问,我师父呢?”

  “师父师父的,叫得倒挺顺。”男孩撇嘴嘟囔道。听出他话里有些不甘心地口吻,我不禁困惑的打量起他,端眉秀目,唇红齿白,长得挺好的,可惜张小脸绷得紧紧的,说话的语气也咄咄逼人。

  在我的注视下,他更是不快,“喂,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下床,是不是要公子亲自来叫你呀!”

  “你才是懒虫!”我裹在被子的反骂句,指着门口,“你,出去!”

  “凭什么!”他大眼睛瞪得像桂圆,冲我傲然的抬起了下巴,“这里,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我被他的无赖气得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屋外响起轻柔的足音,我抬眼看见道翩然步进屋内的紫色倩影。

  “小絮醒了。”紫嫣带着温婉的笑走到床前,“起身更衣吧。”她推了把那个男孩,又道:“小白快出去,你在人家姑娘怎么换衣服。”

  那个被她叫做小白的男孩不服气地哼了声,斜着眼乜我,“她是姑娘?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我怒指着他,气得脸都红了。若不是紫嫣在面前,我真可能跳起来揍他。

  我与白谦的梁子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结下的。背着楼袭月和紫嫣,我和白谦开始了持续五年的‘明争暗斗’。比如,他‘不经意’把冬眠的蛇放在我的被子里,比如我‘不小心’把他最怕的蟑螂丢在他的衣领上。

  当时的我觉得,要天天面对这么张臭脸真是我前世跟他有仇,还定是血海深仇。然而再隔了几年后回头去看,那时能有楼袭月悉心教导我武功,有紫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