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换拨大哥的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大哥,又是我,我收到你送来的调查报告了。”习惯性的挑了挑手机上的星串吊饰,让它们晃动闪亮。

  “有问题吗?”傅昭凡问。

  “没有查到当初那件杀人未遂案是为何不了了之的吗?”

  “没有,完全没有报案纪录,无从查起,我想只有当事人知道了。”傅昭凡建议,“你可以去问蓝正阳,他应该最清楚才对。”

  “我想也是。”傅湘芸叹气。

  “对了,湘芸,我听说蓝正睿已经向你求婚了?”

  “对啊。”她笑得甜蜜。“我会找天他休假的时候带他回家,到时候大哥要负责把人找齐喔,我要次解决,不要分批应付。”她还是不会让正睿哥太麻烦的。

  “我知道了,你这丫头打开始胳臂就是向外弯,什么都替蓝正睿想,却只会压榨我这个可怜的大哥。”他假意抱怨。

  “哈哈,大哥最喜欢我们这样了不是吗?这代表我们很依赖你,没有你不行啊!”傅湘芸开心的笑。“大哥,我现在好开心好幸福呢。”

  “那样很好啊!”傅昭凡欣慰的笑说。

  “我知道。”左转灯终于又亮起,她排进档,加油上路。“只是有时候会想,这么幸福真的可以吗?会不会”

  眼角余光发现左侧快速冲来辆车子,她偏头望去,就见辆闯红灯的联结车车头快速的朝她冲了过来。

  没有煞车,没有喇叭声,速度快到让她连尖叫都来不及,电光石火间,闪过她脑海的,是蓝正睿的脸。

  “砰——”阵剧烈撞击,剧痛袭上,她的车子像是辆玩具车般压缩变形,仅瞬间,她已经失去意识。

  血快速的流下,淹没了她指上的银河,手机掉落,星串吊饰闪动著,隐隐约约问,从听筒传来傅昭凡大喊“湘芸”的声音。

  “湘芸好慢喔!”丁雅馨坐在餐桌,双手托著下巴,忍不住抱怨著。“唉!还是正阳有先见之明,没留下来等她吃饭。”

  蓝正睿看了眼时间。都七点了,湘芸她是不是又工作到忘了时间?

  “湘芸只要忙,就会忘了时间,我打个电话给她好了。”伸手探向口袋,才发现手机忘了带下来。

  “我上楼拿手机,也许湘芸有打电话。”他立即起身离开。

  丁雅馨也跟著上楼,跟在他后头走进屋里。

  “咦,正睿,你有稍微整理过是吗?”她四处张望。

  “对,湘芸要搬过来,所以我稍微整理过。”蓝正睿找到手机,果然看见未接来电。“湘芸有打给我。”

  他回拨,可是电话好像关机了。

  “应该快回来了吧!我们再等等。”蓝正睿说。“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给我杯果汁吧!”丁雅馨走过来。

  蓝正睿点点头,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倒了杯果汁,突然,匡郎声,手上的杯子莫名滑落,摔碎在地上。

  他怔怔的看著碎裂的玻璃杯,心头传来阵刺痛,让他抬手抓住胸口。怎么回事?

  “正睿?”丁雅馨讶异的大喊,抓起桌上的报纸跑到厨房,帮他捡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怎么了?”望著他有些苍白的脸色,她疑惑的问。

  蓝正睿摇摇头。“不,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心口有些痛”他低喃。

  “不会吧?你的心脏没问题吧?你们不是每半年要做次体检吗?”她紧张的问。

  “上个月才交过体检报告,我很健康。”揉了揉胸口,他蹲下身接手收拾工作。“不好意思,我自己来就行了。”

  将报纸包妥的玻璃碎片用塑胶袋装起来,暂时放在垃圾桶里。

  “你真的没事吗?”丁雅馨不放心的问。

  “没事。”他浅浅笑。

  “那就好。”丁雅馨点头,心有余悸。“你刚刚脸色变得好苍白,吓死我了!你最好找时间再去做个检查。”

  “嗯。”他心不在焉的回答。

  心头惶惶然,莫名的,就是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非常不安。

  是湘芸吗?

  他皱了皱眉。别胡思乱想!

  “我们先下去,不好意思让丁妈妈等,先吃吧!”

  “也好。”

  两人下楼,丁雅馨先帮傅湘芸留了菜,然后三人才开始用餐。

  他有些心不在焉,频频看时间,看手机,吃了两口,便没有胃口再吃,起身离开餐桌。

  又拨了傅湘芸的电话次,这次是通话中。

  他不安的阖上手机,没想到手机倏然响起,他立即拿起看,松了口气。是湘芸!

  “湘芸,你在哪里?我很担心”

  “抱歉,我是湘芸的大哥。”傅昭凡的声音沉沉的响起。“蓝正睿先生吗?”

  “是的。”他蓦地握紧手机,心中的不安攀升至最高点。湘芸的大哥为何会用湘芸的手机打电话给他?

  “蓝先生,湘芸刚刚出了车祸,目前人在医院急救。”

  蓝正睿脸色别白,腿软,伸手扶住墙,才免于瘫坐在地上。

  “她湘芸她伤势如何?”他哑著声,艰困的挤出声音。

  丁雅馨见他不对劲,伸手扶住他,担忧的听著他的对话。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赶到医院,拿到湘芸的随身物品而已。”傅昭凡沉痛喑哑的开口。“我只知道湘芸到院时已无生命迹象,虽然及时抢救回来,不过目前还在急救当中。”他的声音难掩伤痛。

  “在在哪家医院?”蓝正睿深吸口气,稳住自己几乎丧失的心魂,专心听傅昭凡说话。“我马上过去。”收线,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正睿,出了什么事?”丁雅馨焦急的问。

  “湘芸刚刚出了车祸,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他低喃,摇了摇头。“我得马上赶过去!”有些踉跄的冲回楼上,他拿了车钥匙就往屋外冲。

  “等下!”丁雅馨急忙拦住他。“我送你过去,钥匙给我。”

  “我”

  “给我!”她严厉的伸出手。“你这种状况根本不能开车,湘芸现在需要你,你若出事怎么办?”

  他将车钥匙交给她。“谢”嗄哑的开口,却发不出声音来。

  “不用客气,走吧!”

  蓝正睿匆匆的跑进急诊室,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挡住他。

  “蓝正睿先生?”

  “我是。”他焦急的回答。

  “我是傅氏集团的保全部门主任,请跟我来。”

  蓝正睿跟在保全主任后头,搭乘电梯上楼。

  来到手术室外,他看见另名男子靠墙而立,手里晃动著阵阵的闪光,那是湘芸的手机吊饰。

  傅昭凡听闻动静,直起身子转过头来,虽然早已知道蓝正睿这个人,也有他巨细靡遗的身家资料,不过这还是他们第次面对面。

  “蓝先生。”

  “湘芸”蓝正睿冲上前,急切的抓住傅昭凡的手臂。“湘芸怎样了?”

  “还在手术中,不知道。”傅昭凡摇头。

  “怎么回事?”蓝正睿放开他,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颤巍巍地开口问。

  “辆闯红灯的联结车,由侧面直接撞上驾驶座,肇事者逃逸。”傅昭凡将短短时间里所调查到的事情告诉他。“就在十分钟前已经找到肇事车辆,被弃置在郊区的省道旁,车主是家货柜公司,今天早上报案车子遗失。找到的联结车煞车并无故障,可车祸现场却完全没有联结车的煞车痕迹。”

  “所以是预谋?”蓝正睿低喃。

  “不知道,不过我会调查清楚,首先,我要问你,记得韩婷萱吗?”

  蓝正睿诧异,点点头。

  “为什么提到她?”问题出口,突然闪过个念头。难道跟她有关?!

  “湘芸前几天委托我调查她”傅昭凡将状况大致解说遍,然后将妹妹车上清出来的物品中,其中个公文夹递给他。“韩婷萱,也就是吴太太,日前委托湘芸的事务所预备打离婚官司,我打电话问过湘芸的合伙人,他说今天湘芸拒绝了这案子,韩婷萱到事务所闹了下,扬言不会放过湘芸。”

  所以又是她,她又出现,这次打算夺走湘芸!

  “蓝先生我叫你正睿吧!”傅昭凡说。

  “抱歉,你是湘芸的大哥吧?”到现在才勉强想起些礼貌。

  “嗯,我是傅昭凡,我虚长你两岁,若你不嫌弃,可以跟著湘芸叫我大哥。”傅昭凡表示。

  他点头,知道这是傅昭凡认可他与湘芸的关系。

  “湘芸车祸前,正和我通电话,她才在告诉我,她很开心很幸福,然后就”傅昭凡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伤痛。

  蓝正睿向后靠在墙上。她很幸福,她正在对她的家人说,她很幸福

  “正睿,湘芸伤得很重。”傅昭凡沉痛的说:“你赶到之前,会诊的主治医师就告知过,能不能救活还不知道,若能够救活,是邀天之幸,醒不醒得来,要看运气,而就算能醒来,也定会有很多后遗症。”

  “湘芸不会丢下我的。”蓝正睿眼神空洞,声音嗄哑的低喃。“我们浪费了好多时间,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在起,她不会甘心就这样走了,她很倔强不服输,她她会醒来的!”

  “就算醒来,也不会是原本的湘芸了。”傅昭凡叹息。

  “只要她能活下来,不管是怎样的湘芸,我都会感恩。”

  傅昭凡沉默了,沉痛的闭上眼睛。真是难题关接著关,前阵子是盈琇和力乐出事,现在又换湘芸,他们傅家最近是犯太岁?还是衰神上身?

  “正睿,虽然我很不愿意,可我还是必须告诉你,医生说,要有心理准备。”

  蓝正睿猛地抬头瞪著他,握紧拳头,胸腔剧烈的起伏。

  “准备什么?”他喑哑地问。

  傅昭凡凝重的望著他。“湘芸很有可能就这样死在手术台上。”

  蓝正睿全身颤抖,腿软,靠著墙滑坐到地板。

  “正睿”

  “不!”蓝正睿低吼,双腿屈膝,手肘靠在膝上,抱著头,痛苦得几乎无法呼吸。“不!不会的!”

  求求你,湘芸,求求你撑下去,定要撑下去,你不可以这样丢下我离开!不可以!

  第十章

  手术很成功。

  骨折的肢体断裂的神经和肌肉组织破损的内脏等等,全都靠傅氏紧急召来的各科权威轮番上阵,将残破不堪的躯体“修补”完成。

  然而,受伤最严重的脑部,才是最棘手的。

  因为开颅手术只是解除外在的伤害因素,清除血肿块的压迫现象,以及将出血的组织止血,至于脑细胞的受损,也仅能靠药物的治疗与神经细胞本身的复元了。

  所以,手术虽然很成功,可是醒来的机率并不大。

  “傅小姐目前为四,死亡率很高,若有幸活下来,醒来的机率也不大,就算醒来,也会有严重的后遗症,请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特别加护病房里,以名专科医师,及两名专业的护理人员为组,共四组人马二十四小时轮流照护。

  蓝正睿站在特别加护病房的家属探视区,隔著玻璃看著全身插满维生器的傅湘芸,右手握著挂在胸前的炼坠,那是湘芸的银河戒指。

  “他们都是最专业的人员,有他们照护著,不会有问题的。”傅昭凡走进来,站在他身旁。

  “嗯,我知道。”蓝正睿低应,视线依然停在病床上的人身上。

  “你应该回去休息。”傅昭凡说。

  “这里很舒适。”这个与加护病房面玻璃墙之隔的家属探视区,足以媲美五星级饭店的高级套房。

  “你的工作呢?总不能直请假吧?”

  工作?蓝正睿偏头望向傅昭凡,会儿才点点头。

  “对,谢谢你提醒我,我是该回去处理下。”

  “去吧,有任何状况,我都会马上通知你。”

  蓝正睿又点点头,将炼坠塞进衣服里,转身走向柜子,拿起钥匙,看著柜子上湘芸的手机和星串吊饰,他解下吊饰,走向傅昭凡,将吊饰交给他。

  “麻烦你,请他们把它吊在湘芸的床头。”

  “好。”傅昭凡接过,他不知道这个吊饰有什么意义,不过既然蓝正睿这么说,就这么做了。

  蓝正睿转身面对玻璃。“湘芸,我马上就回来。”他低语,转身离开。

  踏出医院,他拿出手机开机,看著萤幕上闪动的简讯以及语音留言图示,他选择忽略,拨打电话给弟弟。

  “大哥!”电话马上接通,蓝正阳语气焦急的喊。

  “正阳,这几年帮你存的那些创业基金,大哥要先挪用,还有那两张定期存款单也要提前解约,可以吗?”没有任何寒暄,蓝正睿直接说明这通电话的目的,语气平静到让蓝正阳感到诡异的地步。

  “那是大哥存的钱,大哥有动用的自由。”蓝正阳说,他本来就没打算接受大哥为他存的那些钱。“不过大哥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傅湘芸的医药费傅氏不可能负担不起,也不可能让大哥负担才对。

  “我解约需要赔偿金。”

  “解约?你要辞职?”蓝正阳错愕。大哥要辞掉最热爱的飞行工作?!

  “对,我要陪著湘芸。对了,不要打电话给我,我不想电话占线。”

  “大哥,傅湘芸情况怎样?”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目前在加护病房观察。”

  “手术很成功,那太好了!”蓝正阳松了口气。

  “嗯。”蓝正睿沉默了会儿,才淡淡的应了声。“正阳,我问你,当初韩婷萱刺伤我,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放过她,没有追究?”

  “因为她的父母有钱有势有关系,威胁我放手不准追究,否则他们有办法让这个杀人未遂事件,变成我们兄弟强犦未遂,女方是自卫。”蓝正阳咬牙道。

  原来如此。蓝正睿闭上眼。“对不起,正阳,连累你了。”

  “那不是大哥的错,我也早就了解,那也不是我的错,我们只是倒楣,被那个疯女人给缠上。”蓝正阳安慰他。“大哥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因为湘芸的车祸,很可能跟她有关。”

  “如果真的跟她有关,那她这次死定了!”蓝正阳怒道:“以前我们无钱无势没办法和她父母斗,可今天她惹上的是傅氏,傅氏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那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

  “正阳,我还有事要办,再见”

  “等下,大哥!”蓝正阳立即喊。

  “什么事?”蓝正睿问。

  “大哥,我后天要入伍了。”蓝正阳打断他。

  蓝正睿顿,闭了闭眼,他都忘了正阳入伍的日子了。

  “抱歉,正阳,我忘了。”

  “没有关系,我告诉你,是怕你到时候找不到我。”

  “我没办法送你。”

  “我了解,你就陪著傅湘芸吧!”蓝正阳说:“大哥,她定会康复,不会有问题的,她是个很有毅力的人,不会被轻易打倒,你要对她有信心。”

  “谢谢你,正阳。再见。”

  “嗯,再见。”

  蓝正睿切断通话,走到停车场,坐上车,直接往全球航空台北总公司驶去。

  傅湘芸在加护病房住了三个月,这期间因为出血致使血块迅速变大,造成病情恶化,又合并其他部位的出血,多次进出手术室做紧急开颅手术减压止血,好几次都是从鬼门关硬将她给拉回来。

  好不容易伤势渐渐稳定下来,逐日改善,慢慢上升至九,终于能离开加护病房。

  至于医院外的世界

  听说事务所暂时停止营业,所有案子都转介出去。

  听说肇事者自己跑到警局自首,出乎意料的,不是韩婷萱,而是她的丈夫。

  他对那些消息以及后续如何结果怎样都没有兴趣,因为那些对现在的湘芸没有丝毫帮助,就交给傅家人和警方去处理就好。

  他唯开口问的,是在李思佳和林幸雨来探望湘芸时,问她们肇事原因。

  “肇事者姓吴,就是那个韩婷萱的丈夫,是我们事务所之前位客户的朋友,经由那名客户介绍,想委托我们接下他的离婚官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