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恶心!”

  “不嘛,人家就是要让你恶心,谁让你不公平对待啦嘛!”罗逸凡更加变本加厉起來,楚欣然真怕他这副让人汗毛竖立的模样和言语被同学们见到。

  “我怎么不公平对待了?你这话未免也太冤枉我了吧?”

  “你就是那样,就是!”罗逸凡歪头看向已经下了车的黎皓希,那副表情就好像沒有得到礼物而生气吃醋的小朋友样,“同样是三个人挤在起,你为什么偏偏对那个人笑?面对我的时候,就总是这样脸嫌恶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可恶,所以我才会这样对待你!”楚欣然拽起自己的背包,推了把想要帮她拿包的罗逸凡,“要是不想被我那样区别对待,你最好表现得平常正常些行不行?”

  “人家很正常啦!”罗逸凡话刚开口,就自然而然的又得到楚欣然记冷眼,他连忙手捂着嘴眼底流露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好啦好啦,我记得你说过的话不就行了嘛,放心吧!”

  “我能放心才怪!”楚欣然撇了撇嘴,原本是用來放松的三天户外营,真不知道要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度过呢,真是让她的心中充满了忐忑不安。

  楚欣然下了车,黎皓希连忙伸手替她接过背包,对于黎皓希出现沒有回避,而是十分自然的把背包递到了黎皓希的手中,又回头瞅了眼跟在身后走过來的罗逸凡。

  楚欣然心里知道,她这样算是在做无声的抗议,只不过这个抗议多数是无效的。

  “嗨!兄弟。”不等楚欣然松口气,罗逸凡竟然主动跟黎皓希打起了招呼,“路上都沒怎么交谈过,既然大家成了此次户外营的搭档,不如暂时建立个和谐的关系怎么样?”

  第114章怎么可能是保镖哲密莱

  “和谐关系?”

  “什么和谐关系?!”

  黎皓希和楚欣然同时问罗逸凡,不过楚欣然的口气带着明显的怒意,与黎皓希的询问口吻相比,她更多的是不愿意这样做,而不是对罗逸凡发出疑问。

  “丫头,你也希望咱们此行愉快吧?”罗逸凡只胳膊挂在楚欣然的肩上,模样表现得比黎皓希和她更加亲近。

  罗逸凡当着黎皓希的面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楚欣然恨不得脚踹飞他,抬手扒拉掉罗逸凡的胳膊,压低声音哼他,“我这里还有那么多同学呢,你就不能给我注意点儿?”

  “你要是不配合,我也沒有办法哦。”罗逸凡表示遗憾的微微耸了耸肩,他这分明有威胁楚欣然的意思,让她不得不耐下性子來配合罗逸凡。

  “行吧,我來和他说。”楚欣然说完,转身看向黎皓希,“看我的面子,暂时这样可以么?”

  虽说出席人不觉得自己的面子有多大,可是此时她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至于黎皓希是怎样想的,楚欣然只希望他不要和像罗逸凡那样让她感到为难。

  “沒问題,本來出來也是想见见你,大家起散散心不错,多个朋友也会更热闹些。”

  黎皓希爽朗的答应了,差点儿让楚欣然感激涕零给他做大揖,甚至已经瞬间忘记眼前这两个男人到底是为什么而來的了,分明是他们非得缠着她來的嘛。

  临时的组合和这般让人别扭的感觉,就在此时用口头协议把三个人给拴在了起。

  户外空气很好,草木青翠阳光充足繁花飘香。此时临近中午,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照进这个被参天树木围绕的绿地空间,潺潺流过的溪水似乎被笼罩上层金色的黄辉。

  这是个绝妙的世外桃源,楚欣然被眼前的景色给完全惊呆住了,“天啊!这里好美呀!”楚欣然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她在冷夜寒的家里待得久了,似乎已经很久沒有过这样的感叹了。

  “还真是个沒长大的孩子,见到美好的事物,会如此干脆的表达出心中的喜爱之情。”罗逸凡边和黎皓希搭建着帐篷,边笑说着在那边独自大赞自然美好的楚欣然。

  听闻此言,黎皓希弯起侧嘴角,“她直都是这样淳朴的孩子,每次见到她,心情都会莫名的大好,就好像这世外桃源样,让人感觉不到城市的喧嚣与浮躁的气息,很纯净。”

  “诶?”罗逸凡停下手里的活计,带着探究的神色看着黎皓希。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黎皓希瞅了瞅自己,又瞅了瞅罗逸凡,他这样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人,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听你这个口气,似乎是心里面动了真感情么?”

  “我?”黎皓希被罗逸凡这么问,脸上的神色变得十分复杂,“我和楚欣然认识很长时间了,虽不至于是青梅竹马,但是绝对比她和你相识的时间还要久的多。”

  黎皓希的话罗逸凡不是很喜欢听,他也不是那么笨的人,当然听得出外表看似温文和煦的黎皓希,骨子里其实并不是那么平和的个人。

  “认识的时间早,并不代表感情有多好吧,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也对,你这样说沒错。不过,我也不觉得你和她的关系有多好,她似乎还挺烦躁你的。”黎皓希说完,看着罗逸凡的同时,嘴角的笑意在慢慢放大。

  “你这样,算是在和我宣战么?”罗逸凡才不管那么多,他直接挑明了黎皓希的心思。

  “是你想和我为敌的,并不是我在主动挑起战争。”黎皓希拿起锤子,将帐篷钉固定在了土地上,又把锤子递给了罗逸凡,“我知道你也不想让她知道咱们之间的交谈,对不对?”

  罗逸凡笑着接过锤子,入手的力度让他这个练家子能够感觉得到,黎皓希这个人绝不简单,“沒错,这是男人之间的问題,和女孩子无关。”

  那边吸收了足够大自然气息的楚欣然,回头看着好像交谈得特别愉快的两个人,因为距离有些远再加上这里还有其他的同学在说话嬉闹,她听不太清罗逸凡和黎皓希在说些什么。

  不过虽然听不太清,楚欣然还是可以通过两个人面部的表情來推算谈话进展如何,“看他们说话的样子,好像聊的还挺愉快。罗逸凡,我想我应该相信你,定不会和黎皓希说太多关于我现在尴尬处境的那些事。”

  楚欣然把赌注押在了罗逸凡的身上,其实在她的心里面,还是很相信罗逸凡的。只是平时因为冷夜寒的关系,楚欣然总会和罗逸凡闹别扭。

  然而现在,出席人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了。那是因为,除了罗逸凡之外,沒有人可以让她如此任性的发泄心中不满的情绪。

  户外营的第天是野外生存活动,搭建帐篷和准备各自的炊具等等就用去了上午的时间,之后是在户外寻找可以入料的食材。

  “丫头,都装备好了,可以出发啦!”罗逸凡带着贝雷帽,手里拎了个好看的折叠花篮。

  楚欣然看着罗逸凡这身打扮,再次忍住了想要踹飞他的冲动,“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和你起去采摘?我其实是想和黎皓希起去的。”

  “你看他长得那么细皮嫩肉的,看就是个从來沒有吃过苦的富家少爷,这种辛苦的工作他是做不來的。”罗逸凡直接否定了黎皓希,不希望他跟着两个人起去采摘,更加不想让他和楚欣然单独在起。

  “你吃过苦,我们都不如你行么?”楚欣然白了眼罗逸凡。

  “我都安排好了,你瞧咱们的帐篷搭得这么好,总得留下个人來看家吧?所以就让这位黎少爷待在家里看守着好了,哥哥会采摘很多好吃的野味回來给你吃哦。”

  罗逸凡的言语和口气都充满了挑衅意味儿,并不知道他们之前谈话内容的楚欣然,心中特别反感罗逸凡总是这样针尖儿对麦芒样对待黎皓希。

  “罗逸凡,你这张嘴就不能伤疤锁么?”楚欣然不悦道。

  “不能。”罗逸凡笑着凑到楚欣然面前,差点儿就贴到了她的脸,“不过我也是看人说话的,并不是对待每个人都是个模式,对你就完全不样咯。”

  “你起开!谁稀罕你的不同模式!”楚欣然用力推开罗逸凡,他嘻嘻哈哈笑着,全然当作旁的黎皓希是空气般的存在。

  黎皓希只是看着沒有说话,更沒有像那天在图书馆遇见的霍庭恩那样心生不爽。因为黎皓希知道罗逸凡完全是故意做出样子來给他看的,楚欣然倒是天然个性跟着生气跟着吵。

  “你们的关系还真是要好啊。”许久,黎皓希终于发出了内心的感慨。

  楚欣然下子愣住了,怔怔的望着黎皓希,“这不是的,我我们只是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已,就是这样”

  楚欣然的话说得特

  别沒有底气,类似的话她不仅仅是对黎皓希个人说过,脑海中不禁想起了霍庭恩,还有那次舞会逼问她和黎皓希关系的冷夜寒。

  “喂,丫头!你可不要这样沒有良心!”罗逸凡不甘在楚欣然的心里屈居于后位,连忙开口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咱们可是共度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人呐,怎么可能单纯的是普通朋友关系呢?再怎么说,也应该算是你是我的红颜知己我是你的蓝颜知己才对呀!”

  “呸你个知己!别总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行不行?!”楚欣然整张脸都红了起來,她在心中各种怒骂罗逸凡,看來这丫的不打算把她弄得在全体学生老师面前抬不起來头就不罢休。

  “行了行了!你也别再给我讲什么套关系远近的话,我决定了,你留下看家,我和黎皓希起去采摘能吃的东西來!”楚欣然的话,直接就把罗逸凡给打进了冷宫。

  “像我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花美男,你真的放心把我留在家里么?就不怕你们两个前脚离开,我马上就被群花痴小女女和领导大妈们给围攻吗?大叔也说不定哦。”

  “罗逸凡!你不张嘴说话会憋死自己是不是?!”楚欣然简直快被罗逸凡给折磨疯了。

  “沒错,就是会憋死。我可不像某些人,直不开口表现得很深沉,好像就真的深沉了样。”罗逸凡说完,眼睛又瞄了下黎皓希。

  楚欣然已经北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本以为他俩真的可以暂时和平共处,可是罗逸凡这些话虽然是在说他自己,但是弦外之音还是在攻击黎皓希。

  左右瞅了瞅四周的同学,他们三个不太和睦相处的搭档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经过各方面的考虑,楚欣然强按耐住气息长吁了口气,“把你这样朵奇葩留在这儿,我心里的确是挺不放心的,我看你还是跟我们起去做个杂役也行,走吧!”

  就这样,罗逸凡成功的跟楚欣然和黎皓希起去采摘食材,而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