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喵的情缘(后记)(1/2)

加入书签

  严家二公子和莫家小姐的婚礼, 办得低调又奢华。

  莫悠悠不喜铺张浪费,最终两家决定,将婚礼现场定在了马尔代夫的一座海岛上,邀请的亲朋好友都包了来回机票。

  这点小钱, 对于莫家和严家来说, 都微不足道。

  婚礼现场, 布置得十分浪漫,阳光沙滩, 雪白的玫瑰环绕……

  新娘一身雪白的高定婚纱, 将她曼妙的身材和优雅的气质显露无疑,看呆了到场的所有人。

  季梨对着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的新娘子拍了好几张美照,这才意犹未尽地放下相机。

  被动着由着化妆师化妆的莫悠悠, 透过镜子, 看到香槟色礼服的少女,笑着招招手:“现在还早,你先去吃早饭, 我这里还要好长一会儿呢。”

  “待会儿吧,顺便陪你等等严伦,今天这么好的机会, 我得多跟他要点红包~”

  莫悠悠顿时失笑,惹来了季梨一脸的怨念。

  哎, 你们这些人不懂,当初为了帮女主,她跟系统欠了不少债, 债台高筑,不财迷不行啊。

  “你总是催着我们结婚,不会是为了红包吧?”

  之前,每次一见到季梨,这姑娘就总催着他俩结婚,那焦急的模样,比他们双方父母还要急切,吵得他俩脑仁疼。

  现在终于可以耳根子清净了,回想起来,小姑娘就跟老妈子似的碎碎念,还是很逗的。

  其实,这真的不能怪季梨啊。

  她以为早就能完成任务了,结果这俩死小孩愣是谈恋爱不结婚,等她上完高中,上了大学,又紧接着实习,催他俩结婚都快成了她的怨念了!

  【终于等到他们结婚了,我差点以为这任务完不成了。】

  系统都惆怅地直叹气。

  季梨:说真的,她差点以为他俩是不婚族了!

  【等他们结完婚,我们就能功成身退了。】

  季梨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莫悠悠:“后来,你有没有见过莫纤纤……不对,陈纤纤?”

  莫悠悠她爸跟莫纤纤的妈离婚后,户籍移出,莫纤纤就跟她妈姓了。

  莫悠悠没有想到她会问起陈纤纤的事,微微一楞,蹙了下眉:“前年,她妈还找我爸要钱呢,今年倒是没消息了,我也不太关注,不怎么清楚。”

  陈女士离婚后,虽然拿了不少钱,可那些钱哪够母女俩挥霍?

  两人一开始倒还不至于落魄,毕竟手上捏着好几千万,可日常花销却是不低,买首饰、买衣服,甚至买名牌包包,还有两人隔两三年给自己换辆豪车开开,根本供不了她们几年……

  从第二年开始,大约也意识到了不能坐吃山空,于是一部分用来投资,一部分用来做生意,可惜,两人都没什么经验,投资有赚有赔,勉强保个本,做生意的钱几乎就打了水漂。

  季梨知道她们的消息,还是前年的事了。

  那对母女辞退了家里的两个保姆和厨师,把那套以前跟着莫父他们住的别墅买了,兑了好几千万,说是投资了一个大项目,结果让人给骗了,到最后,手里的现金早就已经见了底,只剩下市区的那两套公寓,一套自己住着,另一套租出去了。

  放普通人堆里,她们的不低,哪怕是租出去的那套公寓,每个月拿个五六千块,已经足够一个月花销了,可对原来的富太太、富家千金的母女来说,却是捉襟见肘。

  几千块,都不够买一个包、不够办个美容卡呢!

  不过,即便她们找上门跟莫父要钱,莫父也没有理会她们。

  离婚协议写得清清楚楚,而且当时她们拿钱拿得爽快,要是会经营,钱生钱,就算不去工作,也绝对足够她们这辈子用了,更别说还有那几套房、几辆车呢!

  可以说,莫父对她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撇开这件事,莫悠悠拉着她的手,突然贱兮兮地嘿嘿直笑:“不说别人了,你跟严叙怎么样了?”

  严叙?

  季梨满脑子的问号。

  “严叙那么多年都没找对象,你也是,长这么漂亮,高中、大学,身边却连个男孩子都没有,整天围着严叙转……”

  “大哥。”

  季梨翻了个白眼:“他看着我长大的好吗,要是对我有意思,那他得有恋童癖了吧?”

  “他有没有恋童癖你不知道啊?”

  莫悠悠也跟她一样翻了个白眼:“年龄差确实是个问题,可问题也不是太大,年纪大的会疼人,我看你们俩挺般配的。”

  年龄差距何止一点点?

  两人差了十多岁,走在路上,是个人都不会把他俩看做一对好吗!

  季梨还没反驳,穿得十分风骚的准新郎已经手插裤兜进来了。

  他的身后,还有个规规矩矩把衬衣纽扣纽到脖子根的伴郎,严叙。

  “我也觉得你俩挺般配。”

  严伦显然听到了刚才他媳妇的高谈阔论,赞同地点点头:“季梨都要大学毕业了吧,反正你俩男未婚、女未嫁,要不试试?”

  结婚的人,总有一种想要撮合单身狗的冲动。

  再说,严叙长得帅,人也显年轻,绝对看不出都已经超过三十了,现在又是副主任医师,别说其他人了,光他们医院那都是有名的黄金单身汉。

  严叙扫了他一眼:“我是看着她长得好吗。”

  然后,视线就落到了季梨的脸上,勾起了唇角,轻轻一笑:“要是对她有意思,那不得成恋童癖了。”

  莫悠悠&严伦:“……”

  刚才说话被偷听的季梨:“……”

  ………………………………………………

  莫悠悠的婚礼,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还是悄悄地在好友圈里发酵了。

  参加婚礼的人,有不少将照片和视频放到了朋友圈和微博里,将海岛美景和梦幻般的婚礼现场记录下来,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捧着脸暗搓搓地羡慕。

  莫纤纤……不对,现在应该叫陈纤纤了!

  陈纤纤也是透过朋友圈,看到别人镜头下的这场美妙的婚礼,在白玫瑰的簇拥下,明艳的新娘被俊朗的新郎拥在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下一秒,她狠狠地把手机压在桌面上。

  “干什么啊?”

  男人粗犷的声音里有些不满:“这么贵的手机是你非要买的,坏了我可不管。”

  陈纤纤也是今年刚结的婚。

  她是看男方自己开公司,虽然不能跟莫父比,但说起来总归是自己当老板,不至于太没面子。

  可惜,她的婚礼完全不能跟莫悠悠比,别说去海岛举行,就是蜜月也只是去比较便宜的东南亚五日游……

  咬着牙,在五星级酒店办了二十桌酒席,到现在她的丈夫都对此很不满。

  她在婚后,没有想象中的富太太的生活,没有保姆司机和厨子,家里在市中心住着一套三居室,过着普通的柴米油盐的生活……

  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不明白,可从小到大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买东西从来不问价格,看中豪车只要跟父母撒个娇就有了,每天的日常就是踩着高跟鞋

章节目录